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my self’ Category

这样过日子

站在一片旷阔的海边,望着远远的蓝天。心境突然明白过来。

这些日子,身兼数职。每件事都尽心的去做,最多得个平均六十分。差强人意。

不是偷懒,没有闲下来的功夫。手头上的事一件一件的做完,在记事本上,一样一样的删除,却又在时间的巨轮下,一样一样的新添。除旧迎新,日子似乎过得非常热闹。忘了我是需要很多时间偷懒的人。

精神上,我一直催眠自己,‘能够胜任的’。身体却告诉我,自己需要休息了。

吃完了药,午睡起来,头疼得几乎裂开。还是拖着身子来到了海边。

阿力说,‘你太贪心了,不如就放弃,不要读书了吧。’

一个人不能侍奉两个主,不是轻这个,就是重那个。我算算,大件的有四件,小件的有五件。不能再自欺了。

告诉学生,日子见功,一个人的时间花在哪里,时间会给他发成绩表。现在回问自己,竟是哑口无言。鱼与熊掌,从来都不可兼得,又何必贪心。

只好沉默下来。

这样过日子,日子怎么走过,我迷糊了。

Read Full Post »

宁静海

 
张信哲
 
一片宁静海
潮水正静静推动着爱
我陪你走在这海岸
享受午后的温暖
和你轻轻诉说我们未来
紧紧拥着你
倾听你过往的点点滴滴
伤痛是一定会过去
宽容是一种美丽
忘记昨夜等待明早的晨星
想与你洗尽铅华梦
共度每一个黄昏
让空气之中充满真爱
海天一色亲密唱歌
不管未来日子如何 悲伤或是快乐
和你共度生命每一刻
和你真爱生命每一刻

Read Full Post »

母亲节礼物

母亲节,阿力给我买了盏台灯,锁在床边的茶几上,说是让我可以夜里看书,又不怕吵人。

年轻的时候,对幸福有一个形状概念。入夜之后,身边坐着心爱的他,我看我的书,他看他的书,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一字一句的将爱情读进书里去,然后再将它吐出来,舞在纸上。没有时间的限制,他累了,他睡;我累了,我睡。爱情予我,当时,没有太多物质上的奢求。但求嫁个好郎君,相知相惜,当神仙伴侣。如今回想,当年,觉得阿力是值得深交的朋友也是因为他有阅读的习惯。

结婚的时候,我买睡床,除了要顾虑阿力的身高,买张最阔,最长的床,还要求床头要有软软的背垫,好让我可以靠着看书。床的两旁要有两张桌子,随手高高叠起书本,放着笔,纸,发饰,眼镜和手表,水壶不等杂物。我曾跟阿力调笑说,不如放些鸦片,吞云吐雾,应该很快活吧。

孩子出生之后,我们再也没有力气一起阅读了。孩子睡了之后,我通常还在客厅拖地,再不然,阿力就已经挤在两个孩子中间呼呼大睡了。大家都错过了如此一段安静的相处时间。

对于阿力这份礼物,我十分欣赏。觉得那是一份理解,一片知心,一把相惜,也是他对家庭爱情的诠析。

今年,我的生活忙得无法让我再将时间挥霍予文字之间,所以我选择了放弃这份与我共同成长的闲情,将自己交在生活实实在在的步伐当中,希望可以当个现实的人。在我以为自己已经习惯在时间夹缝里生活的时候,我惊骇的醒悟自己失去了与生活争长短的能力。对生命亏负了踏实和责任。偶尔涌上来的茫然让我一而再的迷糊和害怕。我这在外表上看来糊涂的人,对心灵的自由是要求十分的。

灯台锁上之后,我连连两夜挑灯阅读,的的确确得到了莫名的满足。这份知己重逢的感觉,雨后甘露一般,饱和了我的心。这是我无法抗拒的欢愉啊!

再抬起头,天竟然亮了。我一如外在旅游的人,一路玩累了,疲倦了。即将结束旅程,心里竟是,怅然。

Read Full Post »

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

我在生活上有很多缺点,优点都不怎么样。阿力常常叹息说,‘秀啊!生活是容不得我们随心所欲的’。

我自己不觉得,自己常常为所欲为,反而觉得生活有太多的小细节把我绑得失去了心灵的自由。手总是做一些生活上的事,扫地,拖地,折衣。。。心却飞得老远,毫无方向的想东想西。有的时候会突然想起很久不见的同学,或是刚刚分开的同事,眼前看到的人和事都不入脑,不进心。一次乘飞机,身边坐着很久不见的舅母,我专心的拿着食物,让孩子吃喝。。。冰淇淋传来传去,竟然认不出舅母就坐在旁边。直到舅母双眼大大瞪着我,我才惊叫,‘舅母’。这是两年前的事了,今年团圆饭又被提起,恰恰好给阿力对我的评语拍响了手掌。

心总挂着小事,大事却记不得,是最常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学生要我带红包袋给他们,我记得牢;而我需要站岗值日的大事却给忘了。赶到学校,看到一大群老师学生等着我开门,连我自己也想狠狠的敲自己的头一记。

在打算暂停教书的时候,心里有太多的不放心和隐忧。于是,接下了很多工作,补习之外还有一些跟自己的学习和职业无关的事。本来下决心这一次的改变,不可以像以往一样,让自己一头栽进忙不完的琐碎事,以致失去了自己最需要的时间和安宁。但是,兜了一圈,自己还是因为心理的混乱,胡乱的抓一些飘过眼前的木桐当成是救生圈。理由是让自己的零收入再平衡一点。

阿力看见平时懒散,视钱财为粪土的妻,突然转性勤奋起来,很怀疑。

‘你一定不会习惯自己那么忙的日子,以前你总是说自己是需要很多时间偷懒做自己的闲事的人,现在会不会太闷一点啊?’阿力试探的问。阿力的‘闷’是指我失去了做自己闲事的时间,实际上,我的时间都被填满了。

‘我有自己的世界要忙,不会闷’

‘你不上网?不跟面子书里的朋友,学生打交道?’

‘不理了。每天自己生活的琐事也够忙了。我已经下决定,跟所有新欢旧爱,老死不相往来’

对于这样的决心,阿力从来没有相信过。而我却煞有其事坚持起来。

虽然日子是忙碌的,心里因为觉得有盼望–不久,不久的一个月自己将要离开工作,心,可以完全释放,自由,不再需要面对太多的不公平和越权–因此,工作再怎么剥夺,我依然可以吹吹口哨过日子。

那天下午,接到了信,我欢呼叫了起来,‘可以放假了!!’

阿力在一旁说,‘先开信再说’

信打开之后,脑袋‘轰’的一声,心是往下沉沉沉。。。这不成理由的理由,让我不禁愤怒起来,心是火烫烫的。

阿力紧张的得看着我,我哽咽不能言语,情绪激动,头也痛起来。然后,沉住气,做平时手上的工作。思绪当然又瓢远去了。

平时对于工作的不满,排山倒海的倾泻而下,更觉得自己被那么不人权的工作制度欺负得可以。这一次,像是再度被狠刮,却做不得声。

晚上,关了灯,触到了伤口,眼泪便狂泻而下,这么一哭,只得下楼去把牛油,奶油拿出来,准备做糕点,让自己再忙下去,再忙下去,再忙下去。想到阿力已经尽力安慰,于是,又把牛油收起来,不可以再让他担心,不好再不合作。

一整个星期,头疼退不下去,眼睛里的泪水总是忍着,也有那么一两次,偷偷流下。每天上学的路途,都在祷告,然后,很无奈,很愤怒,很不甘心。

后来,阿力说话了,‘你的性格总是那么飘’。语气深长的,看尽了我的眼里,我的灵魂,说,‘这世上没有随心所欲’。

打电话给讲师,讲了好久;打给朋友,打给妹妹。。。大家都让我明白一件事,‘请相信天意’。

那几天,想了很多。上帝既然把使命放我的生命里,我走的每一步就成了必然的事。越是艰难的事,越是让我蒙上眼睛,看不到前方。然后,我告诉自己,机遇并不是荒谬的玩笑。我需要的是一再丢落的信心。

再度投入生命,试探看看坚韧能成就多少事?形成了强大的张力,一如上玄的弓箭,只要再加一点力量。。。待发!

Read Full Post »

处卑贱,处富贵,处生活

2011年的脚步声像是已经在楼梯口响起,嗒,嗒,嗒。。。一声一声吵醒了2010年。

夜里,我像是2010年不肯清醒的庞大怪物,伏在自己的角落,睁大着眼,黑暗中看不到前方,心里却是清楚的。 于是,很多生活上琐碎的事,断断续续,没有纹路的,映在脑海里。辗转难眠,吵醒了阿力。

明年,自己将要离开工作岗位,开始一个人孤单的读书路程。面对这样的转变,不是不害怕的。 生活本来是被钉在学校时间表的架子上,脱离了这样不自由的框框,心里意外的有惧怕。正如杯子里倒出来的水,完全失去了形状,失去了安全感。自己将是时间暴发户,时间任我挥霍;另一方面,自己却被负担牵绑着,每一天都必须在学习上有进展,才能安抚心理的害怕。

研究的路,是自己完全策划,自己承担,自己耕耘的过程;没有同伴可以扶你一把,没有友人可以给你建议,没有任何的人知道你在电脑面前敲敲打打的内容,没有限期,只有一直往前走,或快或慢,没有依据点来衡量自己的速度。孤单的感觉,不用经历,就已经丧胆。

遇上突发事件,孩子生病了,紧急家事,朋友到访,学习就得停下来。回头望,学业往往就漏在后头,和后悔的心紧紧牵着,却没有丝毫拉力。再加上自己的性格,本来就不太有规律,总是随着遇到的琐碎事,停下脚步。回头,又懊悔万分。

那天,在路边的档子,买猪肠粉,等着等着就和档主老婆婆谈起来。恰好,在旁边唯一的桌子看到了多年没联络的学弟。老婆婆手里忙着蒸煮食物,学弟吃喝着,我闲站一角,就谈起来了。心里着急,因为,时间不可以这样花费,但是,又与大家谈得起劲。突然间,我就说,要走了。是红着脸,逃出来的。

一直以为自己对生活游刃有余。岂不知,真的面对空白的生活,竟然手无缚鸡之力。对时间的安排,自己像是掺稀了的泥浆水,既不能定型,也不成气候。

使徒保罗说,他知道怎样处卑贱,怎样处富贵。我并不害怕卑贱,也不希罕富贵,倒是对生活上的小事耿耿于怀。害怕忙碌一天之后,躺在床上,回顾一天,竟然是一无所成。我没有希望一步登天,以两个月就把学习做出形状,但是,我也不想自己的生活都在奶粉尿片里,锅里来锅里去。

耶稣在忙碌的生活里总是因为一些不期而遇的人而停顿。他天国的的大计划,在生活中,因为太多小人物,无关痛痒的小事,停停走走。走在大街,有人偷摸他,有人哭喊求他医治,有人千里迢迢跟着他,有人求他赶鬼,有人打破香膏抹他的脚,有人爬树偷看他,有人挖破屋顶,把朋友赫然吊到耶稣面前,打断耶稣宣讲天国的福音。而耶稣总是停下脚步,温柔安然面对。杨腓力说,如果生活的见证是在停下手中的家事开始,我们实在没有时间做见证了。

阿力轻轻的抱着我,不发一言,听我,一句一句说着。对于这样的改变,我竟然怕得悲伤。在阿力的怀里我竟然有点泪湿。

Read Full Post »

一位朋友,苦着脸跟我说,‘我的孩子迷上网’。我听了,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哦,这我可以理解。我也是addicted’。朋友经我这样一说,似乎找到一线生机,喜出望外,‘真的吗?’。我的上瘾似乎把她孩子的上瘾合法化了。我再怎么说也是贵为人师,生得昂藏英伟,一表人才嘛。岂不知,‘老师上瘾的东西,不会坏到哪里去’的思想最要不得。
 
晚上上网,爱翔看不惯我这天兵妹,屡屡犯错,大头到极家的笑话。好言相劝,‘快点睡觉’。奈何我还在面子书口若悬河跟人吵架,这时,电话俏来留言,还是那句,‘快点去睡觉’。上瘾的事已露出角来。
 
一回上网,友人面子书里问我,‘你在做什么?’。我答,‘拔菜,检菜’。友人笑问,‘你上瘾了啊?做家务于面子书?煮菜于面子书?什么事都面子书?’。我心想,不对啊,我上网的朋友名单里,不都是跟我差不多忙碌的同事朋友吗?没过一会,友人又来言,‘哈哈。。。某某也是面子书前做家务’。我有点不服气,悄悄问了几位网上的朋友,‘你在做什么?’。答案不外乎,做家务,看孩子。原来,大家都做家务看孩子于面子书了。
 
这就是,试探。一个人在试探里是不能自己走出来的。于是,跟友人约好,让她督促我上网,希望上网次数可以慢慢减少。没想到友人一盆凉水倒头而下,‘算了吧。。。我赌你必输’。为了让自己有切肉之痛,约好了如果三天以内我上网被抓到,就罚款。也是为了让我万无一网,于是,部下天罗地网,让我的朋友都帮帮忙让我戒掉网瘾。才将血书写在墙上,心里马上就后悔了—哎呀,朋友生日我还没留言;哎呀,讲师不知道会不会把我的功课批改好了寄还给我?;哎呀,忧格比赛不知道有没有最新消息?哎呀,这个。。。那个。。。一千一万个理由,让我浑身不自在,像要生蛋的母鸡,咯咯乱叫,坐也不是,站也不对,让人头皮发麻。悄悄问朋友,’How about one day? test water first?’。友人无情的回答,’no such thing as test water’。 好,你无情,我无义。待我放监,涂鸦你的墙。晚上,阿力上网的时候,我在旁边徘徊,‘你上面子书?可不可以看看我的墙壁有什么东西?’。阿力一脸不置可否的模样,让我再一次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的推也推不掉上瘾的事实。
 
上网除了面子书,乖的时候,我在找研究,读报告;坏的时候,我在写部落格。本来一天所剩的时间无几,经我这样蹉跎,很多事,一推一推的成山成丘。 唉。。。其实,关于试探,圣经讲得清清楚楚,要胜过试探就不要给肉体做安排。把电脑丢了吧。朋友说,送给她。哪时候,我是很有决心的。
 
要戒,要戒,一定要戒。

Read Full Post »

即文章

开会的时候,朋友在旁边看见我涂涂写写于纸上,手摸一摸我的纸,说,‘你写字好用力,一定是很重感情的人’. 同样的事,前一天,阿力看了我写的字,说,‘你写字很多尾巴,看起来软软的,没刚劲’.记得以前一位同事教我怎样看学生的性格,‘你看这学生写字一粒一粒圆圆的,就好象他的性格,还是很幼气; 另外一个学生写字连在一起,就好象他每天拖拖拉拉的烂漫气质’。写字是不是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当然不可用学术研究方式来证明。记得讲师讲过,一个人的性格50%取决于遗传,20%个人经验,30%取决于环境。

从小的自我中心和一点任性让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很重感情的人。这几天给小宝讲友情故事,发觉自己有很多朋友是一辈子都铭记的,讲着讲着,渐渐接受自己其实写字很重,很用力。

几年前,自己正值生命的低潮。小宝病得很严重,又有一些家事纠纷,工作很忙,学业也把自己的一部分扯得几乎分裂。自己很强悍的抵挡着自己其实无法承担的事实,没有留下一滴眼泪。一直到看到两位好友走来,眼泪就不争气的决提了。大宝当时还小,坐在妈妈的腿上,看不明白妈妈的眼泪;朋友跟我认识了这些年,也未成看过我掉泪;大家都无法了解妈妈哭的缘由,但是妈妈心里知道,这哭,是一种关系的信任和委托。这两个朋友,一直是一起胡言乱语的伴,一起分享难以启齿的事的对象;一起讲黄色笑话而不脸红的乌索之众;也是彼此担忧;彼此讽刺;彼此伤害的患难之交。

终归纠底,妈妈要教小宝的只有两个字–分享。朋友要能够分享。

我想,人情练达,妈妈要教小宝的就是这样的文章。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