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8年5月

dict update

Dict get his 48 pcs jigsaw puzzle done today.
proud of him

Read Full Post »

Dict update

Dict can plays 24 pcs zigsaw now….
He get 4 sets 24 pcs jigsaw done this two days.
Is really an enjoyable activity
 
Oh Yes….he did it alone

Read Full Post »

敢敢教导

关于打不打这问题,是剪不断理还乱。妈妈们明白我的话。
读过很多文章,研究,报道。。。各坚所持,各持所坚。打,怕对孩子有负面的影响;不打,怕收不到教养的效果。
我的心理学讲师说,不可以打, 那是 aggressive behavior 的榜样; 我的同事说,不打不成器。
朋友多数都不赞成打, 他们说, 什么年代了还打孩子?; 学校的老师, 赞成父母给予孩子一定的教导和惩罚。
真是相映成趣。
 
我个人, 打。
 
老大还小的时候,我常以道理教导(reasoning), 他有任何不是,我跟他讲道理,很少打他, 他似乎明白又好像看不见整幅图画。
是认同了?是否定我的教导? 不得而知, 反正,他是静了下来。我当时认之为教导收效, 后来, 老大年日渐长, 才发觉是另一回事。
两岁, 老大开始会顶嘴。 每当我开始对他讲道理, 他同时也与我理论,“弟弟也是 ”, “为什么不可以? ”, “Dict 不要 ”,“妈妈没有讲”Dict 云云。
我才惊觉,‘讲道理 ’的日子必须过去, 因为,他顶嘴的语气与我跟他讲道理的语气是一样的。所谓的讲道理不过是在教他回嘴。
我是老师,在学校, 有太多的学生是‘讲道理 ’专家。
老师:[为什么没有做功课?]
学生:[他也没有做。]
老师:[为什么空白?]
学生:[老师你没有教。]
每位老师都常听到这样的话,
老师,你不觉得考试题目太难是不理智的吗?
老师,功课太多,我们做了也学不到什么。
老师,你教太快了。
老师,我们根本不明白。
其实还有很多学生的言语是很粗鲁的,并不是像以上写的这么文雅。
很难才找到有礼貌的学生,老师是珍惜如此珍宝的。看见自己孩子有着一样的态度,真是心惊。
我不是在说,功课该不该给太多, 老师是不是会教书的问题。 我不过从‘礼貌’的角度在探讨我们孩子的态度。
以往我们常说,外国的孩子比较没有礼貌等等, 因为他们是“讲道理”的社会。
其实,当我们与他们讲道理,他们就学会了‘讲道理’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当他们无法再言语上胜过父母时,他们就哭就闹,因为哭闹也是言语的一种。
 
儿童在两岁和七岁之间虽然表面上明白很多道理但是思考方式还是与大人不同。
儿童无法在内心合理的篇排次序。 (Philip,1969)提出这样的例子。
他问一个四岁的男孩:[你有个哥哥吗?]
他回答,[有]
再问, [他叫什么名字?]
他答, [吉姆]
然而, 再问他时, [吉姆有没有弟弟?]
他答, [没有]
孩子在表面上可以很成熟但是实际上他们的思考方式还在进展中。
我不过想说明,道理不可以是教导的全部,它只可以成为教导的补助。
 
孩子犯错时并不懂得行为后面的动机,他们看的是后果。 两个孩子,一个不小心打破花瓶,一个故意撕破书本,对孩子而言,打破花瓶的错比较多因为破坏较大.
所以, 在孩子对错不分的时候我们讲道理, 当然,并不能教他什么道理。
 
Dr James Dobson 对于教导说了这样一句话, 孩子在不小心碰到火, 感觉到痛, 从此不再碰火, 这是教导。
当孩子犯错,他们感觉痛(父母打),这也是教导, 自然定律的教导是不偏私的,更是无情的。
自然定律的教导是幼儿也明白的,不必太大,不必太聪明; 而讲道理, 是讲也讲不清的。 我并不是尝试抹煞道理的地位, 不过想强调,道理不应该是教导的全部。
 
我的孩子在百货市场予我哭闹,我尝试讲道理,你认为孩子在哭闹时听你的一套吗?
你所能做到最好的不过是安慰,哄骗,最糟糕的就是让他得到他所要的。
我吃过苦头,明白过来。
老大在百货市场哭闹我会问他,妈妈回家会做什么?
他答,打。
打几下? 他答,一下。
如果再哭,打几下? 他答, 两下。
这就停止了一切的哭闹。 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打, 回家就打。他尝过了苦头过后就乖乖就范了。
我当然舍不得打他,严格说起来,他蛮听话的。 我不过要让他知道,妈妈的权威和他的就范。 因为,但我看见青少年的悖逆和反叛, 我就了解那是他们对父母权威的不了解。 我不允许我的孩子没有礼貌的回话,更不赞赏以哭闹威胁父母的行为。 为的是他们将来懂得礼貌和尊重的道理。 我害怕他们将要面对的青春期, 如果, 现在, 当他还年少都已不尊重父母,将来, 他们面对自己叛逆时期的时候, 谁能成为他们的指导呢?
话说回来,当然,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听话的傀儡,他们同时亦需要主见和独立。 所以,取舍之间有时候是有灰色地带的。
我打孩子有一个原则是紧紧记牢的, 生气的时候不可以打。 我是个急性子,发起脾气是牛一样的倔强,我知道自己在发脾气的时候是不能自制的,所以, 我不在生气的时候打孩子。
看见外子打孩子的时候不动声色, 就一下,两下打下去, 然后看报纸,我学会了,打孩子是为了让教养收效, 并不是自己脾气的发泄。 过后,孩子哭完了,静了下来, 外子才好好跟他讲道理。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气质,我的两个孩子,在教导方面就已经有出入, 无可避免。 我在这方面吃尽苦头, 哭过,烦过,累过, 现在还得走下去。
我深信,只有母亲自己对自己孩子的需要最敏感也最了解,父母对孩子的教导真的责无旁贷。
我们可能不舍得严厉管教, 所以, 我只能说, 敢敢管教。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