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3月

小小琴童-大宝

大宝小宝学琴已有至少半年之久。

大宝在眼泪中练琴的事已经过去。那是半年前的事。

妈妈总是千催万请,大宝小宝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练琴。如果把它当成喜剧来看,这跟起初学琴的热忱比较还真的是相印有趣。

妈妈在旁边打拍子,唱和,帮眼看豆芽,一段日子过后,妈妈再也无能为力了。跟不上孩子的进度,在一旁指指点点只有让孩子生气,‘妈妈。。。不是这样的。你这样教,等一下爸爸听了,会骂我’。

再不然,爸爸在一旁听着妈妈打拍子,孩子练完之后,爸爸才在孩子不在场的时候说,‘你的拍子算错了’。

事实证明,妈妈能力有限,只好被逼把陪琴的工作卸下。

爸爸放工回家,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也要坐在沙发上,听大宝弹琴。妈妈听了很好,赞不绝口的,爸爸总是凶凶的,‘弹什么东西?乱七八糟。。。拍子算不对,不会弹就不要弹这么快。’

大宝红着眼,望一望妈妈,僵在那里,不敢弹,也不敢不弹。

爸爸‘喝’一声,大宝眼泪滚滚流下,手却更勤快的在黑白键上跳跃。爸爸远远的坐在沙发上,铁青着脸,‘错。。。错。。。错。。。staccato…..什么是 staccato….’

大宝总是用尽心力的在弹。一遍,两遍,三遍,无数遍。。。

到老师那里的时候,大宝得到了老师无止尽的赞美,‘他弹得很好。。。进步很快’。琴谱放在大宝面前,他有能力把音乐翻译出来,这是一个大进步。

有礼物,有sticker, 有拥抱,有喝彩。。。。大宝可是受之欣慰。

妈妈不断的跟大宝说,‘你现在学音乐,将来你伤心和苦闷的时候,音乐可以帮你化解’。孩子哪里知道这样的道理,他现在觉得,练琴是他最大的伤心和苦闷。

现在,大宝可以弹得爸爸满意的程度,他懂得看谱,跟上拍子。学琴,他依然是开开心心的,背着书包,站在楼梯口,说,‘妈妈你不是要买东西吗?你走你走。。。等一下再来载我。。。我自己上楼梯’。

看着大宝的背影,妈妈想说,‘苦还没尽,大宝就已经享受回甘的喜悦了。’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教师节截稿

稿件要求,希望我写一篇‘教师节’,五月好刊登。我一直无法写出只言,半字更是没有。

夜深之后,家人都睡了,拿着电话,翻阅电子书本,看看几段好文字,喝杯茶,是享受。自得其乐的事,各人有自己的解析。

我是夜猫子,月亮升起,我就觉得安然。这样宁静的时刻,心中充满的烦躁和悲哀,都可以自然的沉淀下来。夜幕低垂,自己的心静下来之后,就明净了。古人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他们为的是功名。摸摸我的心,我为的,是己心。

我一直称自己可以宁静的地方–克西马尼园;宁静的时刻–警醒片时。不就是片时而已嘛?

今夜,我想到了教师节这篇文章。

警醒片时,我看到了很多不公义的事在发生。

我生气了,我流泪。我自问不是一个非常清廉,高善,正直的人。我必须承认这一点。但是,我看到有人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罔顾别人长远的公义,扭曲了事实,我惊骇。

我又看到人与人之间,如何的从自己的角度,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满足感,去抹杀别人的好处,和别人的感受,我竟然疲惫。

厌恶这个社会文化,我是的。爱旁边周围的人,我也是的。

圣经说,我们从听到的日子开始,神希望我们有悟性,知道神的心意。好叫我们行事为人对得起神,凡事蒙他喜悦,在一切的善事上结果子,渐渐的我们就认识神了。

我听到了,但是我没有悟性,没有良善的果子,所以我一直不能认识神。

这样的心情让我切切的疼痛。看到自己的学生,扭曲了事实真理。我责怪起自己来。是我不曾将道理教会我的学生;我以为我一直教授孩子对生活应有的明净和透彻,我以为他们学会了辨别是非。事实上,连最基本的‘谢谢’,对人的称呼,他们都没有学会。

黑白分得清吗?

如果分得清,为什么要去麻木自己的神经,将它看成是灰色?

是老师不曾教会你对生命应有的承载力吧?老师是如何失责,五年的中学生活,没有教会你黑白的辨别?

我们有多少眼目的情欲?有多少今生的骄傲?要一一把真理和爱廉价的典当,让它来满足我们自己自私的要求啊?

老师不喜欢。

Read Full Post »

stop konny

影片里说,‘把孩子抓来,教他们杀了他们的父母,然后吃他们的父母。。。’

Read Full Post »

岁月

冒烟的咖啡, 呼吸着静好的清晨

琐碎的尘埃,舞出日子的清闲

凋谢的花朵,惹得叶子落泪而去

岁岁朝朝

我欲装成没有情绪的人

让日子潺潺而流

却忍不住,偷窥岁月的步伐

日出日落,从来没有厌倦

白日果然依山尽

我回眸

却成了盐柱

 

开学了。。。。忍不住‘诗人’一下

Read Full Post »

颠颠倒倒

睡前故事一直都是大宝学校的故事。

假期,大宝快乐得像小鸟,没上学,没故事,只有每天唧唧咋咋的鸟叫声。睡前故事又得妈妈来编了。这是一个颠倒故事。

小衫喜欢反着妈妈的意识做事情。妈妈说‘快’, 他就慢条斯理的。妈妈说,‘走’,他就硬是要留下。妈妈说‘吃’,他就说饱了。这样,妈妈很疲惫。尽管妈妈用尽了办法,小衫的坏习惯还是改不过来。就连小衫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唱反调。

一天,小衫起床,看到床边有一件美丽的衣服,衣服上写着‘颠倒衣’。小衫想,‘这可不得了。颠倒衣哟。。。’。小衫二话不说,就把颠倒衣套在自己的身上了。颠倒衣套上之后,再也脱不下来了。

小衫看见妈妈,哭了,‘妈妈,妈妈。。。我的衣服脱不下来啊!’

妈妈回答,‘妈妈,你为什么哭呢?’

小衫一脸疑问,‘为什么妈妈叫我妈妈啊?难道穿了颠倒衣就样样颠倒了吗?这可是太好了,以后换妈妈听我的,我命令妈妈做功课啊!’

小衫清清喉咙,‘妈妈,你现在去做功课吧。’

妈妈眉毛一翘,‘老师说,功课做完就好,老师可没有说现在做啊。我等看完电视节目才做。’

才说完,妈妈一溜烟逃开,扭开电视机,对小衫不理不睬。

小衫不以为意,跟着妈妈也坐电视机前面看他自己最爱看的ultraman.电视里怪物把ultraman打败了,小衫看得没有味道,一气,就溜出街外,不愿意看怪兽打超人的卡通。

街上,什么怪现象都有。

猫追狗。

老伯伯扛着脚踏车,卖菜。

奶奶背着洋娃娃到花园去看花。

猴子把香蕉皮吃了,丢出香蕉肉。

小鸟躲在水沟里,老鼠飞在天上。

有人用水来煮菜。

更有人用火来浇花。

小衫瞪大眼睛,忙着阻止,‘不行啊!不行啊!这可是会火灾的啊!’

小衫知道了,只要把颠倒衣脱下,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小衫很努力的把衣服用力扯下。

再也不敢了。颠倒衣丢了吧。

小衫终于知道了,凡事唱反调,不单单给人带来麻烦,和怪异,它还是危险的哦。

小衫一改颠倒的习惯,当起听话的好孩子了。

Read Full Post »

猩猩家族

大宝拿来一本书,读着读着,问,‘妈妈,1.7metres 有多高?’

妈妈回答,‘差不多爸爸这么高’

过了一会儿,大宝又问,‘妈妈,1.4metres有多高?’

妈妈想了一想,说,‘妈妈那么高’。

大宝笑眯眯的,‘我知道了。。。gorilla的爸爸妈妈跟我的爸爸妈妈一样。’

妈妈一脸糊涂,从电脑里抬头,往大宝的书里埋头看,原来雄猩猩和雌猩猩的高度差那么远。我和阿力还真的是猩猩搭配。

母猩猩,母猩猩。。。。我喜欢当母猩猩。

突然音乐响起。。。

‘微微笑,小时候的梦想我知道

笑一个吧。。。功成名就不是目的。。。

让自己快乐快乐才叫做意义。。。’

妈妈的电话铃声。。。不接电话。。。因为太喜欢这铃声,不想让它停下来。

是的是的,对的对的,家是唯一的城堡。

猩猩家族的城堡。

Read Full Post »

假期二三事

小宝学自拍

大宝爱吃饭团

妈妈做的叫饭团,外边吃的叫suhsi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