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0年4月

友谊价更高

大宝在学校交到了朋友。回来告诉爸爸,我今天跟我的friend 讲bye bye. 予大宝而言这可是天大的事,对别的小孩,这没什么;在大人听起来,也没什么嘛。但是大宝,那是一大步。
 
过了几天,大宝又告诉妈妈,‘建顺给我吃东西,只给我一个人吃他自己吃三粒,我吃两粒,他叫我不可以给弟弟。我就没有给弟弟。然后我就一直跟着他。’
妈妈听了心里面不是滋味。为什么牺牲弟弟呢?为什么跟着别人呢?
看着大宝兴高采烈的摸样,妈妈不忍心给他浇冷水。就静静的,笑笑的,看着大宝为友情喝彩。
 
妈妈心里盘算着,如何扭转局面。是不是可以做个小测验,让大宝明天换个角色呢?
于是,妈妈问,你也可以带东西去学校给朋友,让朋友跟着你呀。
大宝答,‘妈妈,你没有给我带食物去学校呀’
妈妈从零食宝盒里拿出了一包巧克力饼干(那是妈妈的珍藏,孩子睡后,妈妈独乐乐的贼赃)。大宝亮了眼,问,我可以给朋友吃吗?
妈妈奸笑,‘你给朋友吃,然后,自己一个人玩’。
 
第二天,妈妈问大宝测验结果。
大宝说,妈妈我给三个朋友吃了。
妈妈紧张,那你的朋友有没有跟着你?
大宝答,有,三个都跟着我。
 
哈哈哈。妈妈狂笑。
可是感觉不好。卑鄙感油然而生。
 
人家说,爱情诚可贵,友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这样贿赂回来的友情,即不高贵,也不自由。情愿当个跟从者。
 

Read Full Post »

友情食物

爱翔邮寄过来的友情蛋糕。听说这是上过‘阿贤人情味’的美食。
 
除了这些,还有琼琳给的友情面包,面条,来不及拍照就下肚子了。
 
因为有这样的友情滋养,妈妈越来越茁壮。谢谢你们。

Read Full Post »

大宝学算钱。

听说所有的银行家,经济学家让孩子从小就熟悉‘钱’。所以用的都是真钱。这样孩子长大了,摸到伪钞马上可以辨认。
 
妈妈对钱不太有概念。尿布,奶粉的价钱都印在爸爸的脑海里,爸爸很厉害,可以一分一毫的记住。妈妈看见有减价就打电话问个究竟,这样才不会买贵了。爸爸常说,如果靠妈妈养家,大家会饿死。
 
为了让大家不饿死,总要栽培个接班人呀。发觉,大宝对钱的概念也很好。买卖,钱财,一下子就摸出个所以然了。
 

 

Read Full Post »

吵架

大宝小宝之争已经渐渐白日化。无论大小事,他们如果没有争吵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旁边有一位拿着藤便凶巴巴的妈妈。
本来的大打出手到现在的吵嘴,不知道算不算是进步?
 
在家里,妈妈忙家务,不太有机会听他们开骂。
在车里,大宝小宝坐在最后一排,那一个开始不顺气就骂人。妈妈坐在前排就可以听到他们广播式的吵架。
‘我长大了不要买礼物给你’
‘我买到sword不要给你’
‘如果你不见了,我不要带你回家,你不会认路,我会’
‘我要杀杀杀’
‘我给你一个人’
‘我不要陪你去厕所,给你很怕很怕’
‘我叫妈妈不要疼你’
‘我叫爸爸给你去坏坏老师的学校’
 
大宝是很细心的人,小事他注意到了,就拿来气弟弟。
弟弟是很粗心的人,小事他不可能察觉,他只好重复哥哥骂他的,把哥哥骂一遍。
换句话说,他们兄弟俩吵嘴的内容由哥哥当篇辑,弟弟拷贝。
 
孩子吵架的内容,妈妈不太以为意,因为,他们无心,用词也有限。往往骂了人也不太清楚自己骂什么。而且,内容都是听周遭大人,电视学来的。
小宝骂,‘you are stupid’,’oh my God’这是学校学来的。
大宝骂,‘神经病’也是学校学来的。
小宝骂,‘笑什么笑?’那是妈妈罚哥哥时,弟弟在一旁偷笑,妈妈骂小宝的话。
大宝骂,‘岂有此理,放肆’那也是妈妈骂他们的话。
 
后来,小姨告诉妈妈学校老师投诉大宝在学校骂人,说‘I kill your mother’
小姨问,‘谁这样教你的’
大宝答,‘我自己想的’
 
妈妈听了,这可非同小可。就严厉的给大宝教训一番。现在还会自己发明骂人的话了。
妈妈告诉大宝,你的名字是‘皓言’用意就是要你讲好话。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讲合宜的话,只有智慧人会讲好话。爸爸妈妈给你这样的名字就是要你讲好话。所以,你是一个讲好话的人。
 
小宝听了,问,我呢?
爸爸说,皓文是要你写好字。小宝听了逃之夭夭。
 
讲好话是一辈子的功课。不可能恨铁不成钢的一天教好。
两兄弟还是天天吵,天天闹。想想,如果有一天,把他们兄弟俩分开,他们大概不懂得要怎样过活。
 
 

Read Full Post »

小姨情结

小宝非常喜欢小姨。
 
小姨来的第一个晚上,九点飞机抵达,十点小宝入睡前大哭,‘我要小姨跟我睡’
 
第二天,妈妈带大家外出。小宝上车的时候大闹一场,原来小宝在最后一排要坐在左边靠窗的位置,因为小姨坐在中间一排的左边。小宝要坐在小姨的后面。
 
购物的时候,小宝坐在购物手推车里,妈妈习惯性的推他,他嚷嚷,‘我要小姨’。哟,妈妈也不要啦。
回到家,坐在小姨的身上,粘着小姨,万能胶。
 
第三天,温习功课的时候,小宝显得特别勤快,写了两大篇字,忙里忙外的,客厅书房两地跑,为要给小姨看他的功课。
后来,到吃饭的时候,小宝把妈妈从他身边赶走,说,‘我要小姨喂’
到海边,‘我要跟小姨一起坐石头’
‘我要小姨帮我绑安全带’
‘我要小姨跟我一起玩lego’
‘我要小姨讲故事’
‘我要小姨带我去厕所’
 
小姨小姨小姨。。。妈妈不耐烦问,‘你是妈妈生的还是小姨生的?’
小宝答,我是妈妈生的,但是我要小姨。
 
妈妈说,这孩子,以后娶了新娘,就不要娘了。
 

 

Read Full Post »

怕黑

大宝怕黑。他越大越胆小了。
 
一个人去厕所,怕
一个人去书房,怕
一个人在车,怕
一个人在客厅,怕
一个人上楼,怕
 
最近还变本加厉。睡觉不但要人陪还要脸向着他,他才安心睡去。妈妈一直都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因为通常是爸爸陪孩子睡的。直到昨天,发生了这件事:
 
妈妈习惯性的侧左睡。大宝睡右边。自然就背对他,他就一个人偷偷的流泪。
午夜,妈妈迷迷糊糊的听到一只猫在身边细细呼呼的饮泣。吓醒。
妈妈大骂,这么迟了还不睡,是不是又顽皮,又不想睡,又自言自语?
大宝大哭,哇哇的哭。
疲倦的妈妈更气,往他屁股一巴掌。
大宝停了哭声,又细细的饮泣起来。
 
这时妈妈也清醒了。心里很内疚。不该一口断定他顽皮,不该打他的。
妈妈坐直身体想问究竟。大宝也坐了起来。
 
妈妈问,为什么哭?(其实,妈妈心里还是认为,他任性故意造反,不要睡觉)
大宝答,我怕。
怕什么?
大宝怕黑。
妈妈不耐烦,黑有什么好怕?怕就祷告。
大宝傻傻的习惯性的祷告,哽咽的说,耶稣给我智慧,奉主名求,阿门。
妈妈又骂,怕就祷告不要怕,求什么智慧?
大宝不知所措。
 
停了一下。可能大宝不是任性,他是真的怕,他最近变得特别胆小。
妈妈发觉自己错了。为什么骂呢?怕本身是情绪的自然反应。
 
妈妈静了一静。告诉大宝,妈妈在这边没有走,今晚陪你睡到天亮,不用怕。睡觉吧。大宝躺了下来。 过了一会,妈妈几乎睡去,大宝又来闹,妈妈为什么你不要看我?
妈妈答,不要。
大宝的声音战抖,妈妈我怕。
妈妈想到曾有位姐妹说她怕的时候就唱,不怕风浪的歌。妈妈就告诉大宝,怕就唱不怕风浪。但是大宝不愿意开口。
妈妈又想到一位同事分享她怕黑的经验。就依样画葫芦问大宝,警察怕贼吗?大宝说不怕。那么你是耶稣爱的,圣经说,我们是光明之子,光明之子怕黑吗?大宝也认为,光不怕黑。
好,既然可以理喻,就不怕啦,睡吧。
这大宝不是三两下可以打发的。他还是怕怕怕,硬要妈妈脸向着他。但是妈妈如果右侧就不能入睡。
于是妈妈胡诹,妈妈右边有两个耳洞,不能睡右边,会痛。黑暗中大宝伸过手来摸摸妈妈的右耳,又摸摸左耳。哭了起来,妈妈为什么不要这边一个洞,那边两个洞,换一换呢?
喂,大佬啊,妈妈打耳洞的时候不知道你睡在右边好不好?
大宝又哭,妈妈为什么不要一边一个洞就好呢?妈妈答,一边一个洞不美。
大宝还是哭。其实大宝几乎整个人挂在妈妈的身上了,还是怕。
 
妈妈最后无则,只好右侧。轻轻地拍大宝的背。大宝像猫一样的闭上眼睛。
这时候,妈妈说,Ah Ben 妈妈刚才打你,妈妈错了,对不起。怕是对的,等以后你慢慢懂事就不会怕了。以后怕就告诉妈妈,妈妈不在就告诉耶稣。
黑暗中大宝说,耶稣没有给我生胆,所以我很怕。说完就睡了。

Read Full Post »

疯言乱语

外婆和小姨要来探望大宝小宝。
妈妈要好好教大宝小宝‘叫人’。
小时候,大宝小宝叫外婆为‘婆婆’那是因为双重音比较朗朗上口。长大了,就让他学习叫‘外婆’。
妈妈问大宝,外婆是谁?
大宝,外婆就是婆婆。
妈妈问,婆婆是谁?
大宝答,婆婆是奶奶。
很好
 
妈妈问小宝,外婆是谁?
小宝想了想答,外婆是奶奶。
妈妈急了,不对,外婆是婆婆。
小宝爱理不理的答,外婆是爸爸。
妈妈再说,外婆是婆婆;婆婆是奶奶。
小宝答,外婆是小姨姨
小宝好像是故意的哦。
妈妈问,那么,妈妈是谁?
小宝咪咪眼鬼怪的说,妈妈是老婆。
 
×××××××××××××××××××××××××××××××××××××××××××××××××××××××××××××××
 
由于暴力事件不断地在大宝小宝之间发生,奶奶教大宝,‘你要人怎样对你,你就要怎样对人。你不要人家打你,你就不可以打人。’
大宝重复奶奶的话,你不要人打你,就不要打人;要人怎样对你,就怎样对人。
大宝后来告诉奶奶,不一定,你对人家好,人家不一定对你好。人家怎样对你要看那个人。
奶奶后来小声的告诉妈妈(奶奶从来不在孙面前讲他的孙的事),Ah Ben 人小鬼大。
 
××××××××××××××××××××××××××××××××××××××××××××××××××××××××××××××××
 
两个孩子玩游戏,嘟嘟嘟嘟,砰砰砰碰,口龙口龙,呜呜呜呜呜。嘴里发出的都是这些声音。
妈妈在一旁看了,怎么跟妈妈小时候不一样啊?妈妈小时候玩游戏都有正规正举的对话。
吃饱了没有?多少钱?哪里买的?衣服美丽不美丽?我要去Party等等。
为了让大宝小宝语言更全面的发展,妈妈决定参与游戏。
妈妈,来来来,我们来玩开餐厅。
我把masak-masak的厨具,食物全拿出来到后院去,野餐似的坐在一块布上。大宝小宝也很兴奋,把食物‘排好’(其实他们的排好是乱七八糟)。
妈妈也很兴奋,问他们,你们要出什么给客人吃?
大宝小宝,把纸抢拿出来放在每个布的角落,说,我们的餐厅有给人枪的。说完,就碰碰砰砰的追逐了。
真扫兴。算了。
妈妈才不跟你们玩。道不同不相为谋。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