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搬家了

 

搬家了

http://benedictanddominic.blogspot.my/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每一天都是恩典

Read Full Post »

写给大宝十岁

大宝,

妈妈觉得你的生日在十二月蛮好的,它就好像一年的回顾,年末给自己一个评估,然后重新起步。

今年你学会了骑脚车

今年你开始弹教会的歌

今年你爱上画画

今年你爱上youtube 看魔术

在韩国,旅行车上,导游突然在到达济州岛的时候拿来一粒点上蜡烛的蛋糕。你坐在第四排,惊慌失措的,努力越过一个又一个的椅背看向前面,毫无把握,那是属于你的惊喜。过去你数次庆祝生日,因为都是策划过的生日庆祝,最大的惊喜不过是包在礼物纸底下的东西。在这个跟首尔比较起来,不怎么寒冷的济州,你第一次体验真正属于你的惊喜。

今年,妈妈迟了给你写信,旅行,生病,加上一大堆的家务,再次坐在电脑面前显得意兴阑珊,于是一拖再拖,终于在你练琴的时候,妈妈打开电脑了。

孩子,你十岁了,你依然喜欢在言语上,数字上跟妈妈打交道。

“妈妈,恐龙五米高啊”–“五米?跟妈妈差不多哦”–“什么差不多?是五米哦!!!你150cm还差不多”–“哦?好象是啊!五米好像很高啊”–“是啦,你五米,爸爸难道八米?几层楼高哦?你很好笑哦”

‘妈妈,我好了’–‘什么好了?功课好了?偷懒好了?’–‘就是。。。好了’–‘练琴好了?’–‘没有练琴,反正。。。我就是好了’–‘你说什么?我没听懂’–‘我反正就是好了啦’

这样的对白,常常发生,你不是笑妈妈在数字上的糊涂,就是没头没脑的在语言上跟妈妈打转,弄得妈妈翻白眼,你唯一不变的依然是mommy boy。好好的一张椅子你不坐,偏挨到妈妈的身上来;好好的一本书不看,偏抢着妈妈的书;好好的食物不吃,专跟妈妈share着吃。

对了,今年你还学会滑雪。当妈妈还在努力学习步行的时候,你已经“吁~”的划过去,”休~”的划过来了。你也体验了让你冷得无法举步的的零下。穿了6层的寒衣,看过去依然瘦小,哆嗦在冷风里,孩子,我知道你的背影有一天会长大。现在,很多事情你还在摸索,拿捏,推敲。你就好像半液体的水,希望定型,却也害怕会倒翻了,流出去。

没关系,慢慢来,那是一个过程。十岁的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爸爸妈妈依然爱你。

妈妈字

Read Full Post »

寻找文字

放学载孩子的时候,车子停下来就看到大宝裂开大牙冲着我笑,他敲敲车窗的玻璃,做出‘妈妈’的口型。妈妈一看,突然就吼他,‘牙齿这么黄,回家给我刷牙!!!’。大宝顿时泻了气。

弟弟爬上车,上气不接下气。‘妈妈,你猜哥哥作文拿多少分?’

‘哦。。。是作文考卷分下来了。。。’ 妈妈拉着长长的哦,一副了然的模样。再看看大宝依旧黄黄的大牙,‘70分?’。

兄弟俩异口同声,‘不是!!!’ 非常震撼的回应。

大宝的作文一直是妈妈和他的拉锯战。上一次考试,妈妈坚持他写自己的作文,不要写在学校死背的作文。每天陪着大宝写文章,从‘很久以前。。。’到‘如果不是那一次。。。’,我们经过了很长的沙漠干旱期。大宝不能走出框框,妈妈也无法把它根深蒂固背好的作文拔起来。在学校,大宝一样背作文,家里却要避开背过的作文模式,自己创作。也就是说,大宝一直在思想里打战,无论是学校或是家里,写文章成了相当歇力的事。

上一次考试,大宝本来打算写自己的文字,却在考试的时候紧急刹车—写背过的文章。后来却又因为题目不完全跟背得一样,努力的回想再加插一些句子,写了一篇不牛不马的文章,拿了个丙等。

这一次考试,据大宝说,他写自己的文字,心却是空空洞洞的,非常茫然。

妈妈似乎有听到他那么一段描述自己心情的话,由于忙碌自己的事,把他的文章彻底忘了。

‘80分?’

兄弟俩又一次震撼回答,‘错!’

‘那怎样猜?这么多号码?自己说!’妈妈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83!’妈妈眼睛依然看着前方,开着车子,却似乎看到大宝骄傲的模样!

‘你偷看啊?’故意逗他。

‘没有!我自己写的!’透过窗外的光,大宝的表情凝住了,那小小的尝试和进步,对他而言是难能可贵。

‘老师派考卷的时候,我的手会抖啊!’ 大宝笑着说。

考卷上,大宝这样写着—-

爸爸说,我长大了,要自己收拾东西。。。。

纸上的字跳跃着,我看到了大宝找到属于自己的文字。

 ×××××××××××××××××××××××××××××××××××××

写文章能够那么引人入胜,因为它不仅仅表达个人思想的差异,他也帮助写字的人整理自己。

我希望孩子能够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思想,整理自己的思绪,不一味的人云亦云。将来有一天,他懂得文字可以很有力,也可以很温柔,游刃之间。

时下学校让孩子背作文的风气吹得盛,孩子在自己写文章时变得非常害怕,毫无自信,更不可能进一步的在文章里着了迷。

总觉得不去写却选择背别人文章是一件很可惜的事——它让下一代错过很多意境。

Read Full Post »

抽奖

大宝说,“妈妈,儿童节十月啊!老师说要带食物去学校庆祝。”

妈妈眼睛盯着电脑,不专心的“唔”了一声。

大宝边写功课边说,“妈妈你做寿司给我吧。我带去学校庆祝儿童节。”

妈妈转过头,看着大宝亮晶晶的眼睛说,“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呢!如果没空我就买给你吧。”

第二天,大宝再提起学校儿童节庆祝的事宜,非常兴奋,“我们有燕窝吃哦,可是只有二十份,老师说要抽奖,谁抽到就有燕窝。”

妈妈这时候好像抓到了什么,却不言,听着大宝继续口沫横飞……

“那燕窝二十份值两百多块钱呢!还有烧鸡,汽水,礼物…..”

说着说着弟弟露出羡慕的眼神来。

“是这样吗?妈妈,我也要带寿司!你也给我班做一份。”小宝突然也参与儿童节食物讨论。

“妈妈还没答应呢!两班!我还不知道有没有空呢!”心里思绪乱糟糟的。

妈妈灵光一现,“不如这样吧,你们跟老师说妈妈的寿司只做三分,让同学们也抽奖吧!”

第一名

第二名

第三名

我统共不就做那么六粒寿司吗!

大宝小宝在一旁打哈哈……

×××××××××××××××××××××××

母职,一直不是完美的。放学后,陪伴孩子的除了母亲还有母亲从学校带回家的工作。孩子跟妈妈讲话也是断断续续,不断的提醒又提醒,妈妈才听得见。

在写这篇生活小品的时候,写着写着,发觉电脑荧幕居然出现这样的句子,‘我发觉,孩子不被理解不被聆听的心情彼此呼应。我们的孩子是一群表面上被重视,实地里却被抛弃的族类—在这一片阴霾的天空下,被尘土烟灰遮掩的岂知是我们的视线。还有那仅仅坐下来聆听的安抚呢?’

Read Full Post »

满地的玩具,小宝一边收拾一边喃喃自语,突然,他提高嗓子,“妈妈,我觉得哥哥不是家里的一份子”

“哦”这样的调调妈妈最明白,妈妈常说,我们都是家里的一份子,每个人都有义务保持家里的整洁,家务是每个家庭分子的责任。

哥哥咧开嘴冲着妈妈笑。

关于份子,妈妈想了想,“哥哥是破坏份子”

弟弟可开心了,丢下手上的玩具,拿把枪向着哥哥狂射

“消灭破坏份子!

*****************

清晨妈妈捏手捏脚叫哥哥起床。

大宝露出大牙给妈妈一个微笑。黑暗中妈妈说,“真像土拨鼠”

大宝回答,“是土拨鼠,叶师傅”

numb chucks的偶像。哦,这话妈妈也听懂。

*************

小宝喜欢bigbang,一天到晚一一呜呜的唱着dance dance dance …妈妈看了看mv, 老实说,欣赏不来。

妈妈一头雾水,“为什么一堆烂铁穿在身上?”

小宝笑笑,“美啊!”

妈妈脑海里闪过的是变形金刚—-一个妈妈跟孩子说过一个科幻故事。2095年,人类一样贪婪和爱炫耀。志民参与同学会,同学们在欣赏女班长的金手臂,‘哇!这可是功能卓越的金手臂呀,你太成功了。不少钱吧?’。志民问,‘本来的手臂呢?’。大家七口八舌的说,‘谁在乎那软弱无用的肉体?志民,你不会吧?连最基本的铁手臂都还不起吗?’。志民默默地离开同学会。门口停了一架车,‘很沮丧吧?我能让你扬眉吐气,免费的。但是,我们的产品属于实验阶段,不一定成功。’。志民上了车,车子一啸而去,街上静了下来。一个月后,志民又参与同学会,志民在同学中间把头一扭,拿在手上,‘这就是我的金刚不坏之身’。

我顿时明白,金刚的时代已经到来。所以破铜烂铁穿在身上,叫—美。

************

大宝小宝爱上金庸。其实是爱上武功。

九阳真经,降龙十八掌,打狗棒,蛤蟆功,天罗地网,黯然销魂掌等等,偏偏玉女剑法和玉女心经是兄弟俩的禁功,说会削薄了他们的男人气概。

小宝爱喝豆奶,话说豆奶喝多了娘娘腔。小宝早餐豆奶,午餐豆奶,茶点也豆奶。如何让小宝稍微控制喝豆奶的次数呢?这个。。。妈妈懂。

妈妈一旁闲闲的说,“杨过变小龙女了。玉女心经。。。”

这小气鬼,一旁生气,大声说”我要喝milo!”

*****************

大宝说,“canteen 的laksa 好贵啊!三块半。老板说,吃完后把盒子还给他,可以拿到五十仙,我算算,还可以啦!”

妈妈忙着穿鞋子,大宝继续说,“我把盒子还给老板,老板却假装不知道,不还我五十仙,这个老板不诚实”

妈妈开门后转过身,“你还要吃laksa吗?”,边说边把零用钱递给大宝,‘三块钱。’

大宝亮晶晶的双眼看着我说,“吃!但是不还他盒子了”

妈妈想了一下,边走边说,“还老板盒子因为环保,我们应该依然还盒子。”

这事卡在妈妈的心里,不舒服。开车的时候,妈妈跟大宝说,“这老板真的不诚实”

老板啊,您别以为孩子不懂,您的诚实卖了五十仙。

*********************

小宝的十块钱不见了。

他说,我怀疑两个人。甲每天都问我带多少钱,今天我从书包拿钱的时候,他站在旁边。

甲知道我的钱不见之后说是乙偷。甲看到乙在我书包旁走过。一定是乙。

甲乙皆可疑。

妈妈说,我们没看见只好选择相信不是他们偷的。但是,我们要远离不诚实的人。

小宝想了一下,甲不诚实。他拿了我的笔就不再还我,还放在自己的笔盒里。

孩子也有自己的判断力。我们可能是不同的人,但是本质上我们却是如此相近。我们都渴望公平的砝码。

请还我清洁。

************************

跟阿力闲闲谈起前途。我们是担心的。

我说,人有三衰六旺,好运是歹运的双倍,别太担心。

阿力自言自语的说,嗯,三衰已过,应该剩下六旺了吧?

三衰?什么三衰啊?哪三衰啊?

娶了老婆,生了两个猴子啊!

三衰?

我回过神来,阿力却在一旁哈哈狂笑了!

我告诉你厚,我听懂哦!

Read Full Post »

王子摩西

清洁与肮脏根本是笔烂帐,它没有可能一次摊还,分期付款怕是要经年累月的事,更无法结帐。

那一份不快乐,在受了委屈和悲伤时,却不肯醒过来,因为我们实在爱我们的地土。看到一张又一张的相片流传,那份付出就算是白白的,也在所不惜。

今天跟孩子们讲故事–摩西过红海。前有大水,后有来兵,是绝望了。很少人能够在绝望里看到希望,讲到这里,眼泪忍不住掉下–摩西过红海。绝望最大的建设性在于那份明白,它修补生命的不忿。摩西带领以色列百姓离开的时候,也是那么不可能。上帝确实有他工作的方式。

我们依然抱着希望。

请相信,那密密麻麻的黄蚁–你们就是王子摩西。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