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4年1月

IMG_7794

IMG_7809

IMG_7800

IMG_7769

IMG_7784

IMG_7824

Read Full Post »

好帮手

孩子长大了,大宝小宝确实是好帮手。妈妈放手的东西,他们可以独当一面,将事情完成,没有假以人手,也不必妈妈善后。

20140114_112920

20140130_100947

20140130_165554

20140130_165608

整整齐齐的书房和书橱都是孩子自己的功果。大宝闲闲的收,不急不缓;小宝边捣蛋边收,工还是做完了。

妈妈时时为孩子对自己家的责任感欣慰。

一个家庭是一个家庭,大家都动手做,就不再有理所当然。

是以,责任感从家开始。

DSC_0510

DSC_0538

孩子烘培,是他们的兴趣。妈妈一旁工作,孩子一边烘培。工作完毕,孩子自己收拾。

如果不是阿力帮忙洗

如果不是孩子帮忙收拾

所有的事妈妈一个人担

妈妈累极之余

新年还真的会养成一群懒惰的人。

Read Full Post »

新年遇见自己

吃饭的时候,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响炮声,是哪家不甘寂寞也跟着‘噼里啪啦’起来,夹着车声远远近近,饭桌上讲话的人都提起声线。满桌丰富的菜肴,一块一块的吃进肚子里,突然感觉到, ‘新年来了’。大宝突然又发烧,闹着,吃了药,又静了下来。吃了团圆饭,天已经暗下来,今天不急着家务,不急着学校的工,蛋糕已经切好,洗一洗手,走到孩子面前摸摸他的头,‘到外面走走’。到了屋外,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温温的空气,深呼吸,进入肺里。

屋外,本来不结果的芒果树突然又结果累累,新气,不禁欢欣。

屋内电视机里是中国台湾的电视节目; 屋外是大宝小宝玩烟花吵架的声音。生活,就是这样踏实。我无所事事,眼睛越过篱笆,看着孩子手上的烟花一根一根的殆尽,我呆了,那不正是自己吗?

这一开学,死死的被绑在令人费解的纸工和数不清的会议里,到了面对学生的时候已经无力将知识倾倒于他们。 心灵是蒙了尘,静下来的时候,摸摸自己的心,这不是我要的生活,再也活泼不起来。大大的气压锅盖盖上来,那令人发狂的压力,排山倒海,却没有人真正发觉压力。所有的工作一件一件的理清,不可以埋怨,再埋怨连最基本的能量都耗殆了。不压力,是不压力的。那么被感染的一群,机械化的一起走在生产线前面。每天的工作就好像我们这些本来在绿洲生活的人,努力的翻过沙丘,喝了一口水,再回到原地,一般无聊。

工作不算少,枯燥寒苍之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特性可以称赞它。这或许就是廉价。那种要喝什么的问题,回答‘随便’一样的无所谓。有人却识之为安全感。深怕漏了什么工作,自己就不再是重要的老师,于是不断的出主意,让本来无所谓的工作再加上一些琐碎,一些浪费。

‘同学们早安,坐下’, 不能不回应, 不回应学校会破一个大洞。同学也知道老师忙,寄来的短讯也是安慰老师不要太压力等等。清晨,大家笑眯眯的,又是一句‘早安’彼此安慰。突然联想一句老话,‘年年难过,年年过’。

咳嗽,像机关枪一样拼命的扫射,咳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又将食物一批一批的往外吐。清洗水槽的时候,水力往外射,衣服弄湿了,已经面无表情。

烟花如此璀璨,新年的颜色金黄得伧俗,我已经失去自己,或者,我遇到了真正的自己,新年。

2014-01-31 05.58.41

Read Full Post »

禁忌这么好

小美放学回到家,说:好热啊,讨厌这个地方,如果这里有冬天就好了,那么我可以一边看雪景一边凉快的读书。

吃饭的时候,小美又说:饭好硬啊,如果有粥吃就好了。
喝水的时候,小美还是皱眉头,说:如果来杯椰水就好了。
冲凉的时候,小美又说:水好慢啊,如果我可以在酒店里冲凉就好了,水花多急啊!
休息的时候,小美瞪着风扇说:风扇啊风扇,如果你是冷气就好了,我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做功课啊!
看电视的时候,小美却希望自己坐在戏院里,可以有大荧幕,环绕的音响。

小朋友,你觉得小美奇怪吗?小美好奇怪哦。跟她相处的人,都觉得小美有不知名的奇怪——浑身上下就是奇怪。

小美愁愁的脸,并不美,她当然不是一个快乐的孩子,她常埋怨。对了! 她喜欢埋怨。
怨言让小美变得格格不入,无论在什么环境,小美都是不受欢迎的。

小美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小美不喜欢过年。过年的禁忌很多——不可以扫地,不可以骂人,不可以甩破东西,不可以穿黑衣。

可是今年外地的姨姨回来了,小美喜欢姨姨,喜欢姨姨的故事。姨姨有说不完的故事,小美破天荒的太希望新年快点到来。
妈妈把小妹叫到跟前跟小美说:小美,姨姨就快回来了,跟我们一起庆祝新年,妈妈希望新年的时候,你一句埋怨的话都不说,让大家开心的一起过年。

小美愿意为心爱的姨姨不说不好的话,一句都不说。小美憋着不埋怨。

姨姨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衣裳从外地乘飞机来到小美的地方过年。小美看着美丽的姨姨非常开心。

吃团圆饭的时候,小美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腿,鸡腿却被表弟抢去了。小美憋着气不说一句话;小美刚想喝汤,却给汤烫着了,小美二话不说,憋着气,拼命的扒饭;这时候叔叔却夹了一块小美最讨厌的鸭肉,往小美碗里放,小美的两腮,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气鼓鼓的。

吃完饭,小美的脸涨得红,鼓鼓的。
小姨看着小美气鼓鼓的样子,觉得非常有趣,抱一抱小美,小美却像是有委屈要发泄出来似的,哇哇大哭起来。
小姨等小美哭完之后,抱着小妹美说:小姨知道小美为了什么哭。妈妈说了:小妹不喜欢过年的禁忌。
小美点点头,是啊,那么多讨厌鬼的禁忌,不可做,不可吃,不可说一大堆……我不喜欢!

小姨开始说故事了:

以前的人非常穷困,他们的饭碗都是宝贵的。过年的时候,菜肴比较多,弄破的碗碟相对的也比较多。为了让大家更小心一点不打破碗碟,所以,就有了“打破碗穷吃饭”的禁忌。

过年不可以扫地的说法,是因为以前的客人很多,大家互相拜访联络感情,有些人却不喜欢别人到访,就拿起扫把做状扫地,为要赶走客人。长辈们觉得这样不妥,就有了过年不可扫地的禁忌了。

小美似懂非懂,点点头,问:为什么过年不可以说不好的话呢?

阿姨摸摸小美的头说:宝贝啊,不好的话大家都不喜欢,过年,人跟人互动的时候很多,说不好的话会得罪别人。过年,自然是说好话咯,这样自己才会快乐啊。当然,不是过年我们也不可以说不好听的话。

小美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埋怨一直让自己不开心。小美希望自己可以像过年一样,天天都说好话,不埋怨,这样的禁忌是希望自己快乐。

小美问小姨:禁忌这么好,,我可以天天活在禁忌里吗?

Read Full Post »

这时大宝跑到我面前,气巴巴的。我放下手上的早餐听大宝说话。大宝一脸埋怨,‘很讨厌弟弟,他慢慢拖,弄到我要迟到了。’

墙上的钟,五点九。妈妈愣一愣,笑了起来。

大宝的迟到相等于没有早到。大宝要每天六点出门,六点十五分到学校,那是他的理想‘不迟到’。实际上,上课时间是六点五十分。妈妈不费任何力气就可以叫大宝起床,敲敲房门,他就醒来了。

想起过去两年,每个早上轻轻松松的起床,我和大宝不受干扰的准时出门,相比之下,现在实在是太累了。要面对赖床的小宝,还要面对大宝的埋怨,心情一团糟。“ah nic…….快点起床了”大宝几乎是尖叫的 “我迟到了——–!!!!!!”

妈妈在厨房内弄早餐被惹毛了,往楼上喊去, ‘ah nic….你最好给我快点滚下来!!!!’; “ah ben….你不要吵。。。闭嘴!!!!”

每天等不及太阳起床,我就气呼呼的靠在栏杆,一家人喊来喊去!

大宝总也不厌倦的登步走下,‘我迟到了!!!我迟大到了!!!我跟你说。。。。我这次真的迟大到了!!!’

小宝自然也不愿其烦的乌龟状爬下楼梯,‘我很累~~~~~’一路还赖在阶梯上。

这样的闹剧,每天总是上演,而我们却像第一天上学那样新鲜,日日上映,真是好演员。

有一天,阿力再也忍不住了,跟大宝说,‘明天你不用叫弟弟起床,妈妈敲敲门,弟弟要是不起床,让我来收拾他。’

大宝不肯相信的模样,吼弟弟,‘明天开始,我不叫你起床了’

我被这句话吓得厉害,大宝不叫弟弟起床,这责任肯定是我的。这么有趣又喜乐的工作,我做起来必然无趣又气愤。如果爸爸阿力,那肯定是正面的。我瞪一瞪阿力,阿力明白的说,‘我来。。。’

那一天,妈妈敲敲门,小宝一样的咦咿唔唔,‘我很累。。。。’

爸爸阿力敲敲门,小宝就坐起来了。没有动用任何藤编,也没有吼叫,甚至不必发言,真功夫也!

看!赖在桌上的不正是小宝吗?

依我看,爸爸的黑势力必须蔓延到桌上,到门口,到车里,然后,‘哈!’一掌拍出去,小宝就整整齐齐坐在课室里了!

20140101_084713

Read Full Post »

疑心

三只乌龟一起学烘焙。

大乌龟,中乌龟和小乌龟终于把蛋糕做好了。大乌龟说,没有蜡烛,蛋糕看过去怪怪的,不如我们点根蜡烛吧。

三只乌龟都同意点蜡烛, 但是,又没有蜡烛。于是他们决定派小乌龟回家拿蜡烛。小乌龟说,我回家拿蜡烛,你们可不要偷吃蛋糕哦。

大乌龟和中乌龟同意了。一心一意的等小乌龟回家拿蜡烛回来。

他们等了一天,小乌龟还是没有回来。

大乌龟说,小乌龟怎么搞的,等了一天,它竟然一根蜡烛也拿不回来。

他们等到了第二天,小乌龟还是没有会来。

中乌龟说话了,小乌龟这么久没回来,不如我们把蛋糕吃了吧。

大乌龟说,不行。我们答应小乌龟等它回来啊。再等等吧。

到了第三天,小乌龟还是不见龟影。

大乌龟和中乌龟真的有点不耐烦了。大乌龟说,这小乌龟太慢了,搞不好他回来,蛋糕也发霉了。他们商量之后决定把蛋糕吃了。

这个时候小乌龟从门外跳出来,啊哈!我就知道你们会偷吃。我跟你们说哦,你们必须真的不偷吃我才回去拿蜡烛。

这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放着正经事不做,处处找碴。从看门的,到洗水沟的,他一样也不放心。处处找人作对 .

他随时会跳出来,啊哈,我就知道你们会偷懒。

前三年的计划要挖出来,后十年的计划要写出来,然后每年要重写所谓的计划,却不可以跟写过的一样。

啃瓜子,啃饼干,啃酸梅,把计划赶出来, 蚂蚁真赏脸把所有的瓜子壳,饼干碎扛回家,我开始埋头我的头算,算算学生是不是可以多加一分,双手停下,摸一摸心脏这个地方,心安理得。

小乌龟这个时候跳出开,噢厚。。。我就知道你偷懒。

放着正经事不做, 躲在一角等着抓人偷懒, 这种疑心病患,真可怜。

Read Full Post »

乱掰呗

我: kamu jangan rokok o….rokok sangat bahaya o….. nyala itu api a…ba bomb…mati o

学生呆呆的看着我。

下课,我看到班上的ah bui 在食堂跟他的朋友比手划脚,“ka bomb…mati o……..”

朋友大声笑他。

我遮着脸,快步离开。

××××××××××××××××××××××××××××××××××××××××××××××××××××

学生的童子军衣服不完整,纽扣开着。

我严肃的说,kamu nanti kelaur ha….banyak police o….kamu keluar saja….semua police bibubibu…tangkap kamu

这位学生,他笑一笑,将纽扣扣起来

××××××××××××××××××××××××××××××××××××××××××××××××××××

学生喜欢拿计算机当电话,做样子在讲电话。

我气鼓鼓的走到他面前,‘kenapa bawa handphone?’

学生笑笑说,‘calculator la….’

我拿起marker 在计算机的外壳写了。。。S4   ….继续凶他,“nah….ini apa?”

*********************************************************************

一个苦闷的下午,一百零一次的迎新周,我在黑板写下学校的规则,学生边抄着,边谈天,‘我post 她的facebook….她都不要回我。。。她生气liao eh。。。。’

实在闷得不行,我转头,‘ah hong ar…can u please stop sending ur wave energy and momentum over?’

另一个学生在旁边喊叫,‘reduce ur wave amplitude please’

他们将我所教的wave明白的太透彻了!!!

(loudness affected by amplitude)

×××××××××××××××××××××××××××××××××××××××××××××××××

我: 你们知道鬼的frequency 是超低音波吗?

学生:哦

我:去smart phone apps download low frequency … 你就可以制造阴森的感觉了。

学生:咦

我:low frequency, high wave length….diffraction happen easily…. u will fell like…sound come from no direction….

继续的吓他们

我其实。。。。乱掰呗!!!!

××××××××××××××××××××××××××××××××××××××××××××××××

男学生非常老实,我说;你以后写情书给女友记得叫我们帮忙。

指一指旁边的两位女生;她写一段,她写一段,我写一段,你combine起来,rojak,  寄给她。

女同学说,你追她之前,记得先问她;喜欢吃rojak 吗?

哈哈哈哈。。。。我这位女同学真的太有才了!!!

××××××××××××××××××××××××××××××××××××××××××××××××

这一个又一个苦闷的日子,真的快疯了。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