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8月

约会空闲

终于坐在沙发上,电视前,享受自己。

一直看着电视,嘴边喊叫,‘Nic, 魔术。。。’

小宝快步跑来,挤在妈妈和爸爸中间,。

妈妈的另一边还有大宝依恋的靠在手臂上。

那窄窄小小的沙发正好挤满了一家四口。

将脚挂在茶几上,摇摇晃晃,摇晃出清闲。

享受的是在一起的实在和明晰。

一个家,通常只有两件事。

一件,吃饭。

另一件,赚钱吃饭。

空出来的时间,就应该是在一起,让笑语充满家的每个角落。

终于,爸爸饿了,‘吃饭吧’

大宝小宝也饿了,‘我们要吃饭’

医好肚腹,爸爸小睡,妈妈看书,

孩子吵闹的声音,扰人午后的清梦,

在,

这个空出来的日子。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小宝原住民

××××××××××××××

对我而言,小宝是不用研究的人。

他的情绪,喜怒哀乐,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

每一个微笑,有每一个不同的姿态。

每一个笑声,有每一个自己的喜乐。

每一滴眼泪,有自己的担心。

他是那么的原始。

妈妈总是觉得爱他不够。

Read Full Post »

治国

 

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大宝小宝学校带回来的‘爱国’。果然啊。。。所有爱国的精神都是小学培养出来的。

国家的生日,姨姨的生日。看!我不是也一样做了蛋糕给你庆祝了吗?哈哈哈哈

生日快乐姨姨。

妈妈教的中学。。。也挥旗 jalur germilang

Read Full Post »

桃李之远方来

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十三岁。今天,他站在我的面前,已经是医学院的学生,22岁。

他从砂朥越的首府一路沿海飞来,来到油城。我电话里头听到他说,会到百货市场逛逛,像是听到什么大笑话一样。油城的购物商场,不会是他的目的地。然后,再摇个电话给他,他说,他一天都是自由的,没有任何活动,等我闲下来了,见个面。 那时候,我还在努力的抹地板,灭蚂蚁,电话里头,他说,‘只逗留一天,今晚上飞机飞回槟城’。

终于,师生见面了,来一场‘那些年’的欢聚。

这个大孩子,当年总是叽叽喳喳在身边,像只苍蝇一样。我怀孕的时候,边吐边教书,他也在身边嚷嚷,‘老师,快吃香蕉!’(香蕉是我吃了不孕吐的食物)。后来,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他长大了。

娓娓道来当年一段段的趣事,读书忘我的情节,海风吹来,我看到这弱小的学生,依然弱瘦,我望着他,问,‘还是那么努力读书吗?’

他奇怪的看着我,回答说,‘现在更该努力了,不然,当医生了,如何救人?’

那时候,他毕业了离开原来的学校到另一间学校上form six, 我也离开了原本的学校,到女校教书。当时我教的form 5 的学生很困惑,该不该读form 6, 我把他请来,给我的学生讲解读form 6的课程和该有的态度。他总是愉快地答应。

在拥挤的图书馆里,满满的学妹,他第一句话,‘Pn Huong 有叫你们两个月交上五本model paper 吗?你们要听她的,不会后悔’。

我傻了眼,你是那么细心,那么体贴老师心肠的孩子啊!

当年的我,是校园新鲜人,所有的课程和学习都不熟悉,教书,实在不懂得!他们努力和认真的态度,教会我每一步走出去都为了下一步可以走得更稳,经验的累积才是生活之道。是这一群孩子不仅教会了我读书该有的态度更教会了我看见生命不该有的马虎。

这个孩子心脏有两个洞,一直以来,他都是小小的身形,笑眯眯的脸,没有太多的抱怨,唯一,他不可以太过操劳。而他呢又结结实实的把历史课本背得精通,然后,一份一份练习好好的做,这样的操劳,不比劳力来得省工。实心的他,一直执着,然后他看着我,‘这样读书不累的。相信我,只是要和不要而已。’

我们谈政治,谈前途,谈教育,谈他生活的点点滴滴,谈我教书的苦与乐,甚至谈他如何追女孩子。云淡风吹。。。我们都笑开来。
医学院里他看到了真的器官,他笑着问我,‘老师。。。生殖器官是你逼我们画的啊!那一课,我们把生殖器官都画熟了。你记得上课之后,你把全部男生赶走,让女生留下上特别一课吗?’

我不好意识的望一望远方,说,‘我到现在还是这样教.’

大家又一场大笑,师生再一次不可言喻的会意和理解。

我幽幽地说,‘当年,几乎全班同学都拿到奖学金离开了,唯独你拿了好成绩却被逼留下读form6, 老师一直很担心这样的打击,你承受不了。’

学生大大眼睛的说,‘是啊!大家都离开了。我是唯一留下的。但是我还是读到了医科,我并不伤心。’

我的好孩子,你的道路并不平坦,而你是怎样的超越了生命的苦难,坚毅的走下去的啊!?

他轻轻的说,‘我form6的时候拼命的吞书,所有的书我都吞下去了。走路的时候,就回想,如果记不起了,再回去重读。每天这样,牺牲了很多的娱乐。而在医学院里,我不是唯一这样读书的人。’

我看到风吹动了他的头发,他似乎在我眼前渐渐的扩大。老师是那么的为你感到骄傲。

我想,我或者该学学几米的兔子,将眼睛蒙上,‘世界别为我担心,我也不为世界担心’。

孩子,老师不为你担心,老师只为你骄傲。

Read Full Post »

杂七杂八

puzzle

第一副拼图完成之后,就疯狂爱上拼图。untraman 的拼图。一百零一副。。。很难买到的。

放着,要明年才拼成吧!

龙猫totoro

有没有想大声喊叫?有的!我很想遇上多多龙。痛快的喊叫。

老老实实的喊,‘不要骗我!!我不是笨蛋!!!’

深夜食堂

土豆网一直有播的深夜食堂。憋见日本文化,日本美食,还有日本的生活价值观。

小店开在深夜,只要老板能够煮出来的食物,任你点。

边看边饿肚子,同时又惊讶日本的文化信仰竟然如此差异。不敢苟同。

三毛

唯一一本我没看过的三毛。

走遍书展,三毛可怜的落在一角,亦舒却不见踪影。

这可是文坛上的大师啊!

只见文笔烂得不能再烂的言情小说,卡通封面,一本本放在书架上,挤了一大堆人!

我抓狂!!!

有利叔叔!!!

排了长长的队伍,都是小孩子,妈妈我可是为了大宝小宝才挤入队伍的。

有利叔叔莫名其妙的看看我,又急着签名,书本。。。海报。。。然后拍照。

有利叔叔不知道,有一段时间,妈妈大喊,‘有利叔叔来咯。。。’ 大宝小宝一溜烟就跑到电视机前面看有利叔叔的漫画啊。

他是左撇子!

啤酒+猪脚

把自己装进相机里是最难的事,因为,拿相机的总是我。

Read Full Post »

悬疑

真正熟捻起来是在大家都结婚生了孩子之后。大学毕业之后,朋友大半零落。大家往自己向往的人生路走去,恋爱,工作,然后组织家庭。生活认真的埋首依样画葫芦,那是社会给我们生活的一套,可能它合乎情理,但是它也让人与人之间无法过于热情,更无法亲厚。

我们都是爱孩子的人,并且有一个爱自己的丈夫。对于婚姻生活,彼此间多了一份无法言喻的无奈和体谅是可以了解的。生活的转变在走过之后,赫然发现,它竟然如此差异。大家又突然搬了家,换了工作,日子看似越过越好 ,却又无法看清是那一环的改善。

物质的缺乏,富足了灵命。

物质日益壮大,却养出了慵懒的生命。

生活上的难题和苦处在孩子渐渐长大之后也成出不穷。生活里不能讨个明白的,里面自然有眼泪,也有开怀。

当孩子日渐长大,母职也变得那么不勤快。吵吵闹闹就这样铺过多少繁华的童年。我的朋友一再的提醒我,用各样方法,日子是不是可以不这么含糊?再清醒一点,不匆忙路过,谁都不看谁的脸?

于是,我收到了她寄来的书!那一直给不出去的惊喜!总是要明明点破才收到的心意。

我们的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怎样开始的?似乎没有一个明确的起点。

这成了至大的。。。悬疑。

*********************************************

衰婆,讲我没有天线!!!!

Read Full Post »

海边胡掰

小宝,我跟他同样酷爱这片土地,这片天。他依着我靠,我说,‘我要看流星’说着坐直身体,希望他可以靠得舒服。他转转眼珠,问,‘什么是流星?’。我忍不住把他抱住,闻一闻他独特的味道,‘星星从天空跌下来,今晚你们睡了我自己看’。他深深的看我一眼,亲一亲我,也坐直身体,‘留一点给我,不要都捡完了,那我明天去海边看star fish’。

×××××××××××××××××××××××××××

到了海边,望眼过去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心疼得不得了,疼这一片海被人污染了,疼这里的螃蟹失去了沙白的家,也疼人类一直罔顾地球。这地球只管钱,不管后果;这地方只赚钱,不赚心。且管得那么自然,赚得那么自在。

两个孩子蹲在地上挖木屑,堆成一堆,说是要搬回家当肥料种菜的。我觉得有理,下一次要买一个大袋子,装起木屑。

小宝说,‘妈妈,你快拍照,放上facebook, 让人家来帮忙收拾,我们收不完啊!快!一!点!’

大宝埋头苦干,也抬起头说,‘我们学校一直做回收,不要污染啊。一个塑胶瓶可回收RM0.20’.

是啊!为什么小学生都不参政啊!让小学生来管,这片海就是黄金了。

不然,让政客上小学吧!然后我们给他RM0.20的垃圾回收费。

教育该从幼教开始,那是首相夫人说的。

×××××××××××××××××××××××××××××××××

收拾累了,小宝走到海边大声唱起歌来,还翩翩起舞。

我亲爱的,‘红蜻蜓’在你身上活了起来!

于是,我们三人嘻嘻哈哈又唱又跳,小宝是导师,妈妈和哥哥是学生。

红蜻蜓老师,把你的短片放上网好不好啊?

×××××××××××××××××××××××××××××××

回家的路上,大宝小宝说起辈份来。妈妈管大宝叫哥哥,管小宝叫弟弟。大宝说,‘那。。。妈妈该是姐姐才对’

小宝说,‘姐姐和爸爸结婚了’

妈妈存心来个胡掰派对,‘是爸爸和妹妹结婚了’

风,夜深似的凉,车窗外吹来。

大宝乱七八糟的又发问了,‘婆婆的婆婆的婆婆的婆婆叫什么?’

我从车镜望去,淡淡的阳光,金线般的照在大宝小宝身上,‘婆婆的妈妈叫针婆婆;婆婆的婆婆叫线婆婆,婆婆的婆婆的婆婆叫剪刀婆婆。’

兄弟俩哈哈哈大笑。管他呢,这等事,他们大了自会晓得。我只教他们创意。

×××××××××××××××××××××××

车子停在路旁大树下,我们吃干面,喝云吞汤。把刚才海边一起跳舞唱歌的短片拿出来看,我们三人先是哈哈大笑,小宝马上抱过来,我想向他轻轻摇头,不用抱了,要吃面了。零零落落的桌子只有两个客人单独的各自坐两张桌子,被我们闹得都看过来。老板娘斜斜的屋顶层层节节的一如我们的身体排行。。。妈妈,大宝,小宝。

老板娘咪咪得笑,跟妈妈攀谈起来,‘双胞胎吗?’

大宝马上拉长了脸,小宝护着电话荧幕不让老板娘看他的跳舞片段,三个人都坐得歪歪斜斜的,真像一片片的瓦片,屋顶上。

云吞汤来了。。。小宝看一看,‘这个皱皱的,很像脑袋哦’

听到歪理妈妈最开心了,笑意汤漾开来‘这是猴脑。。。你要几粒猴脑?’眼睛瞪着大宝看。

大宝笑嘻嘻的,哪里不懂得妈妈的谜语啊!

×××××××××××××××××××××××××

回家的时候,大宝小宝挥别老板娘,‘拜拜’。老板娘说,‘你们就留下来帮我做工吧!’

孩子,我们是那么的开怀啊!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