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1年4月

灿若繁星

到海边散散步,将心里的烦嘈和疲惫抖落。

这样的乐趣是很孤单的。孤单两个字在这里写出来并没有贬义,反而,有自私,不愿分享骄傲之感。这样的一个乐趣,实在是很难让别人体会。所有的微风涟漪,清风明月都该是个人的事。

静静的看着一片海,让思绪飘漾,一如大梦初醒的人,对世界的一切都变得那么不真实,却也似乎顿悟,尘世,英雄是非成败,犹如大浪淘沙转眼成空。

如何让自己更接近上帝的心。

牵着小宝,看见脚下一片一片星星样子的摹印,小宝说,‘妈妈有海星’。大宝远远跑来,也说,‘妈妈。。。海星。。。’。妈妈迷惑的看着爸爸,‘是海星吗?’

将泥土轻轻拨开,真的是海星。

心里的兴奋是莫名的。可怜的人啊,对于生命的感动和欢愉竟是如此渺小,也如此艰难。

妈妈告诉大宝,‘这是天上的星星,跌下来了,今晚天空没有星星,如果我们把海星带回家,晚上就可以看见亮亮的星星在我们的家’

大宝笑眯眯,‘妈妈乱讲话’。

大宝是可以谈心的孩子,妈妈常常跟大宝胡说八道。他也听得津津有味,然后,妈妈教他念诗,念词。

妈妈问大宝,‘你喜欢早晨还是黄昏?’

大宝说,‘我喜欢早晨’

妈妈说,‘我喜欢黄昏’

大宝问,‘为什么是黄昏?’

妈妈说,‘因为早晨,妈妈心里有很多的工作,有一天的生计和负担在心里。黄昏了,所有的喧闹都已经告一段落,妈妈觉得,这样才是轻松的时候’

大宝自顾自的念起妈妈教的,‘夕阳无限好,只惜进黄昏’。。。

妈妈又给他问话,‘欺山。。。’

大宝蹲在黄昏下,似乎听不到的声音‘欺山莫欺水’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大宝第一个考试

大宝考试,妈妈出了一些题目让他做。他做了很久,做不出来,原来他是看不懂妈妈画的图画。笑眯眯的问爸爸,‘妈妈画什么?’。

妈妈画的图画真有那么难看吗?

Read Full Post »

just for holiday

先好好享受假期,才投票~~ 是偷来的假期呢


Read Full Post »

Relax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Read Full Post »

我没有朋友

妈妈的手皮很薄,一条条青色的筋浮在表面,每一次打孩子,用手,用藤鞭都好,自己的手一定肿起来,碰一碰都痛。自己在轻轻揉擦浮肿的手指时,痛的当然是孩子的态度行为。将药油倒在手指上,药油滴下,眼泪也滴下了。

小宝说,‘妈妈,我没有朋友’。

小宝是非常人本的。只要有人的地方,他就欢乐。他喜欢跟人互动,他喜欢跟朋友一起玩。以他的性格,他的朋友比他的母亲更重要。从小,小宝就是哥哥的影子,哥哥玩拼图,他不会,但也老老实实的坐看一旁,手里握着一块拼图,希望可以拼上最后一块,哥哥当然不许,两人又哭又闹;哥哥看书,他看不懂,但却是模式样的认真翻阅书本,尽管书拿反了,哥哥笑他,他不许,又哭又闹;哥哥唱歌,他也跟着唱,虽然飞机总变成杯机,妈妈改正他,他不让,又哭又闹;哥哥画画,小宝这粗枝大叶,也跟着涂鸦,用着大胆的颜色彩绘,一次彩上十多张,整齐的排列在地上,谁要说不美,他就,又哭又闹。其实,兄弟俩的图画有着很大的差异,哥哥用的色调浅清,弟弟喜欢用哥哥从来不用的黑色。从小宝的图画,妈妈看到艳丽色彩后面有强烈感情的宣泄。这大概就是老二的宿命吧!

老二一出生就必须像雅各一样,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当然不比哥哥老大幸运,哥哥出生的时候是全家的焦点;弟弟老二出生的时候,全家有两个焦点。蛮横和强悍是小宝与生俱来生存的条件。

小宝是班上最大的孩子,从小就习惯玩哥哥的游戏的小宝,同班的同学予他而言,都不是他玩乐的对象。于是,小宝说,‘我不跟小孩子玩’。小宝只跟哥哥同年级的朋友玩。但是,哥哥的朋友,都不喜欢跟小宝这样的小孩子玩,所以,就形成了一个局面,小宝不屑的人,要跟小宝玩;小宝喜欢的人,又不屑跟小宝玩。

上个星期,主日学,故事讲完了,妈妈忙着分礼物,突然看见小宝坐在哥哥和另一位小朋友的中间,小宝几乎就是坐在他们的腿上。人家不依,他不理,这样的吵闹起来。妈妈见状,知道又是别人不让他坐一起,他强硬的挤在中间,这样的剧码。妈妈将小宝抱起,将小宝抓放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小宝发狂了,他向妈妈拳打脚踢,又喊又叫,全班的父母都在看,看看这位老师要如何处理这发狂的孩子。另外一位老师想要将小宝抱开,妈妈不许,提高声音,‘不可以’。其实,我也很不好意识,对同工讲话那么大声,当时真的情急,不得已。小宝还是不停的在妈妈身上狂打,妈妈将小宝的手拿起,打了几下,看见他的小手掌红了。他停了一下,哭着说,‘我本来坐在那边的’。然后企图从椅子上站起来,妈妈不让他起来,他又再次发狂,又喊又叫,向妈妈狂打。妈妈拿起小宝的另一只手,再用力的打下去。小宝静了下来,妈妈说,‘你坐在这里,不可以动,等一下妈妈来处理’。妈妈转身,好多对眼睛看着我啊!妈妈硬着头皮,对整班学生说,‘你们可以不听妈妈的话吗?妈妈的话你不听,谁的话你要听?’。三十几个幼稚园孩子都一反往常乖巧的回答,‘听妈妈的话’。

回到家,妈妈将小宝环在两只手臂中间,妈妈说,‘nic,  你就是最好的, 你不需要跟别人一起。别人如果不要你跟,你就找其他的朋友。’

小宝是懂非懂,妈妈却懂得。小宝还会在这样的低自我意识里受困一阵子。

Read Full Post »

现代的野孩子

中学的时候,我的志愿是拥有自己的一片稻田,傍晚凉风习习,可以散步在田园间,唱唱歌,做做诗。其实,心里更喜欢的是,渔夫。不懂得游泳,所以放弃了渔夫的志愿。大学的时候,努力的学游泳,那时候,心里不再是期望做渔夫了,倒希望自己可以变成一条鱼。学游泳的时候,朋友在一旁不断鼓励,‘杏秀,你要想象自己是一根木头,漂漂。。。这样才会浮起来’。结果,我就本着这样的信念,我不是渔夫,不是美人鱼,我是木头,而木头终于在一个学期后学会了游泳。

这些年来,木头从来没有放弃大海。只要有机会,我会带着孩子往美丽的大海奔去。大宝在海边是开放,从心底里由衷开心的,奔跑在水面上,当彼得。小宝手往地上抓一把湿土,往我们丢。妈妈再回一把湿湿黏黏的脏土,黏在小宝的胸口,小宝大哭,妈妈哈哈大笑。哭着哭着,小宝用手擦泪水,咸咸的海水和着咸咸的泪水,辣着小宝的眼睛,他又往妈妈的衣服擦。大宝竟然在这个时候将海水泼过来,我们又打起海水战。弄得一团糟,又哭又笑,却没有人敢接近我们。美丽的画面没有一张照片,因为拿相机的那位,远远的怕被不按牌理出牌的母子三人弄湿了。

一个生活在海边的孩子,和一个生活在山上的孩子,一定是不一样的吧。而我们的孩子,活在钢骨水泥里,更是不同了。大宝小宝喜欢玩蜗牛,玩蚂蚁,玩泥沙,玩蚱蜢,妈妈是不满意的。孩子应该是满山田野的奔跑,赤脚走在海边,打滚于草地上,抓青蛙,抓蚯蚓,玩蝌蚪才是欢乐的。每次大宝小宝吵着要看电视,妈妈就会说,‘小孩子,去嗮太阳,去玩泥沙,看什么电视?’。大自然的体验对现代的孩子而言是多么的可贵。

回家的时候,下雨了。大宝说,不如我们淋雨好吗?妈妈想想,也好,就淋雨吧。刚曝露在毛毛细雨的洗涤之下,妈妈孩子开始,‘啊~啊~’乱叫,突然,天降贵伞,好一大把雨伞遮着我们母子三人,抬头一看,是印度老兄,‘come under the umbrella…’。。。我们就这样又错失了一次淋雨的机会,却也认识了这位拔刀相助,不上梁山,到海边来的林冲。美中不足的是,这位林冲哦。。。有一点。。。‘暗’。

Read Full Post »

生活的声音

生活。。。在学校,在课堂上已经讲太多了。回到家,只有两个孩子,不断的讲话。

车子开出去,两个孩子坐在后面,讲个不停,阿力必须把收音机关掉,才勉强可以跟我讲话。过后实在耐不过,向后面吼一声,‘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吵?’

载两个孩子,像载整辆巴士的孩子。。。真的很吵!

日子因为他们而热闹。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