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12月

年末。年首

snake2012年末,回顾一年,2012经济学家说欧元会瓦解,2012年各国大选,2012年天灾连连,2012年政变, 2012世界末日。种种的天灾人祸,如果不提,我们还真的毫无知觉的度过了一年。活生生的上演一场双城记。

看到世界动荡,我实在不忍心在这个地方说,‘我希望一杯咖啡,一本好书,跨年’。

所有的任性和自我不敢用在这个地方,今年。

我问大宝,‘你知道就快明年了吗?’

大宝自豪地回答,‘知道,我就想提醒你,记得穿红色的衣服,你买了没有?’

大宝的逻辑,今年是妈妈的年(36岁,饶了三圈),一定要穿红色,不然会被人欺负。这没有出处考察的逻辑,一直一直在大宝的嘴里碎碎念。妈妈烦都烦死了,但是,大宝一样把它当大事一样一直提醒。妈妈逛街的时候,奶奶忍不住也说,‘喏。。那边有红衣’。真是一场耐力战。

红衣没买。红衣当不过别人的欺负。欺负有时候是愿打愿挨的利益共存。想通之后,不再去理它。

去年文茜世界周报这样说到,年末,人特别孤单,特别渴望爱。于是人人狂欢,倒数,企图掩盖自己的惧怕。狂欢倒数只有更显寂寥,应该也把它一并想通,不再去做它。

年末,与远道而回的同窗同学谈亲子。来得及见见学生,听他们学院生活的心情,谈起男女之别,辩得面红耳赤。听听一位在死亡边缘徘徊朋友的灵魂出窍故事。在网络认识了共同分享理想的朋友,空谈一场。小宝边抹地边唱的表情,大宝扁嘴投诉撒娇的样子。

世界变化,人去人来,我在其中,这份投入多么美好。

2013年要学会清醒的活在有意义的日子里。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头皮疯

大宝有了头皮之后,似乎也挺享受的。常常躲在妈妈的怀里,‘妈妈帮我捎痒’。

妈妈说,‘你很像猫啊’

妈妈继续 ‘喵喵喵。。。’

大宝说,‘妈妈,我听不懂华语,请讲猫语’

喵喵喵是华语。

×××

稍稍痒,弟弟也来了,‘妈妈,我的头痒,帮我扒’

躺下来,弟弟kiss 妈妈一下,甜甜的说,‘妈妈你的眼睛这边乱乱的’(鱼尾纹)

我平时都这样教你回馈妈妈的劳苦吗?

我平时都这样教你称赞人的吗?

Read Full Post »

有时候我情愿

有时候,我害怕穿得美美的,去花那昂贵的代价,吃饭。

我情愿,躺在地上看看天空飘过缓缓变形的云朵

×××

有时候,我害怕夹在人群里,勉强的笑着,说着我自己都弄不明白话题。

我情愿,跟孩子对话,没有掩饰,因为谁都没有想到做作的必要。

×××

有时候我害怕收到礼物,那精致包装后面的名牌。

我情愿收到一个贝壳,一个风铃,一个我喜欢的琳琳碎碎。

×××

有时候,我厌烦跟一群人勉强的笑,看看谁是不是被忽略了,再加一句,让他参与对话。

我情愿,懒厌厌的,喝杯咖啡,在哪清闲的午后,然后,清洗碗碟。

×××

有时候,我害怕哪逛不完的商店,买不完的华裳。

我情愿,拿桶水向友人狠狠泼去,听她叫不完的抗议。

×××

有时候,我瞧不起那瞧不起人的表情,歪斜的嘴说,他不会读书。

我情愿,不要去认识那把书读得脑筋僵硬的人。

×××

有时候我怕开会怕得要命

我情愿用我的肉去换,一斤开会要用多少斤肉换?

×××

有时候,我坏坏的故意想找人吵架,认识我的人却远远躲开了。

与其去责怪逃开争吵的朋友,我情愿向朋友吹吹牛,说我其实是世界小姐,画家和歌星,让朋友继续的躲着我。

×××

有时候,我厌倦人与人之间的小磨察,一点点的疙瘩,却是那么不自在。

我情愿没有朋友,也不想去面对那么杂乱的细腻。

×××

有时候,我厌烦排队,长长的队伍,突然有人插队,我“喂“一声“排队好不好“ 转头回看我的是一个戴了adidas帽子的,猪。

我情愿不是活在这动物世界里。

×××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活在动物时间里,一个孩子对我说,狗的时间是人的四倍。我算来算去,如果我是狗,我今年不过九岁。

我情愿是狗。

×××

有时候我管别人的事,然后又自己担心的半命。友人说,实在鸡婆。

我情愿我不是鸡。

×××

有时候,我情愿我的事别人不知道,少却别人的担心。

有时候,我情愿别人不关心。

有时候我情愿打喷嚏 也不愿意打嗝

Read Full Post »

圣诞节2012

holly jolly

圣诞节,我总会莫名的兴奋。

没有狂欢的派对,没有大餐,没有见不完的朋友,

只有贪恋的喝杯加满冰的柠檬水,仰脸晒晒早晨的阳光,躺在吊床里,荡荡荡,荡出清闲,

孩子的笑声,哭声,吵闹声,如溅出的花瓣

泻在空中地下,

花瓣掉了没关系,我再给他们一朵花,

点缀日子的安然与美好,

它,炫目。

Read Full Post »

给大宝的信-七岁

大宝,

今年生日妈妈迟迟未能动笔,写这一封,你生日的信。今天又恰好你去假期营了,妈妈将你的功课细细打开来阅读,全本看完,已经是下午。这个无风,无虹,无雨,无艳阳的下午,它不是美丽的日子。妈妈的心,沉沉的重。

这一年,我们走得特别困难,因为,你跟妈妈一直有很多的争执。妈妈所吩咐的你总是故意的相反做。妈妈说好吃的,你就一口都不吃,就算那是你最喜爱的食物。你像刺猬一样,好看好吃好听,在大人的嘴里说出来,你就疑问,你就没礼貌的讲相反话。多少次,妈妈狠狠的瞪你,你又是无助的看着妈妈。妈妈几乎一掌打过去,你倔强的脸,顽抗的迎接妈妈僵硬的手。那一次又一次呕心沥血的争执,缓缓在眼前流过,活生生的表情和动作,去了又来,心里火热的气,咽不下。泪在眼眶里转,你的,妈妈的。妈妈压抑着怒气,跟你抗到底,你心里怨恨,妈妈的心里又何尝不是?

弟弟讨人心,你开始疑问,为什么弟弟得到的总是笑脸,而你得到的是一次比一次更厌烦的表情。是哪里出了乱子?

妈妈看见你完全无法自理的生活,妈妈火气就无法控制。不能自己拿汤匙吃一顿漂亮的晚餐,不能自己拿一杯不倒地的水,不能整齐收拾自己的的书包,不能把衣服挂好,不能自己冲凉。不能!不能!不能!

爸爸一直劝妈妈不要气,妈妈灰心的让爸爸处理,他自己看着你学自理的时候,自己也破口大骂了。

你也无助,你也措手不及,你迟了起步,现在直追,你还承载了大人对你的要求和你本来应该达到的标准。

你已经七岁,年尾出生的关系,大家都以为你八岁了,就连你自己也弄乱了自己是七岁还是八岁。生日蛋糕做好之后,你傻呼呼的问妈妈,几岁?妈妈也迷惘了。七岁的你,本来该会的事情不能再拖延,你要自己处理。

假期里,妈妈和你单独一起。你很努力的学,你打破盘,打破杯,把妈妈和你反锁在厨房里,弄跌了菜,弄翻了整橱的玩具。。。那犹如一场战役,兵士,你也气馁了。

你自己的灰心失望,又真,又切,又是一时无法突破的绝望。但是孩子,看到你的努力,妈妈就心宽。面对害怕的事情,你逼着自己去面对,你甚至主动要玩过山车。你开始学习讨好爸爸妈妈,努力的在我们面前做一个‘应该’的样子。你小小的身躯跑去开门迎接爸爸回家,拼命扭转门闩,妈妈站在后面,看到一株渐渐长大的小草,突然咻咻的壮大起来。

朋友教妈妈往你的优点想,看看你的学习能力,看看你学术上的成就。不要骂你的生活技能。

孩子,妈妈要的不是文凭。你是可以读书的孩子,你能够很快的变通课业上的字母和号码,读书从来对你就不是难事。

天之大,地之深,不要妄想用文凭去挡天地。就算你拿了第一名,全科满满的一百分,在我们的家,它没有价值。‘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时代早已过去。多少人的思想无法自立,生活脱节,日子僵硬,完全是因为盲目的追求满分。

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和地利我们不能够成就什么。人和,人和你要学着去成就。

妈妈希望你懂得闭上眼睛,体会自己是一块什么样的料子,可以成就什么样的事。懂得将自己放在适当的位子,完成你自己,成为一样能用的器皿。要活得像自己。

晚上,你依然依着妈妈入睡。孩子啊!要自强。

妈妈字。

20121212_182712

Read Full Post »

阅读里程碑

20121208_120222

大宝终于把 Peter and Jane series 全部读完了。三岁开始到七岁,开始妈妈一字一字教,到后来,爸爸天天督促,读peter and jane 成了他们不可分割的日行公事。毕业了,大宝很苦恼,‘那我以后读什么呢?’

带大宝到书店,妈妈说,‘读完一本,才再买一本,一天一个故事, Enid Blyton 一本RM11 ’。

阅读是习惯,成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之后,我们都忘了要如何持守,要如何坚持,它只是一个‘什么’。

Read Full Post »

期望

看着那一棵年头种下的太平洋榅桲,它依然没有开花

我呆呆的想,当初买下它,是因为,卖果树的阿姨说,它年尾必结果

那么小小一棵树承载了我的期望,它不结果

树梗烂了一半,一只只蚂蚁往里面掘

我挖一挖泥土,抓一把,蚯蚓在我掌心上

我问,你为什么都不让它肥沃起来呢?

蚯蚓奇怪的看着我,说,重量垂直,把它往下扯,你不知道吗?

我说,我不知道啊?阳光不是在上头吗?为什么它不长呢?

蚯蚓回答,我以为你知道。你一直不都在说,不期望就不失望吗?期望那么重,硬是往下扯,它怎么长大呢?

我恍然,把蚯蚓放了。

看见片片落叶,掉落在泥土上,渐渐成了土,护花。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