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husband and wife’ Category

阿力等我补完习,迫不及待地说,‘走走。。。我们买果汁去’。

我一头雾水的被拉出去,然后,孩子在百货市场顽皮,我气鼓鼓的,回到家,教训孩子。

安静下来之后,阿力已将酒调好。

一个家庭是一个家庭,再烂漫的烛光美酒,都还是参杂着浓浓的家庭味道。

我将灯光调黄,开着冷气,喝酒吃杂豆。夫妻俩把孩子当电视看,不可不谓之为烂漫的家庭。(哈哈~)。

今天听到收音机,一对情侣,本来是由朋友开始。结婚之后,依然要保持友谊–可以分享生活,分享乐趣,分享细节的朋友。看来,我与阿力已经升华为酒肉朋友。

今天阿力调了杯《四海为家》。

vodka+cointreau+lime juice+ cranberry juice

味道像果汁,冰冷的鸡尾酒顺喉而下,换来一股的暖流。我发觉,我已经爱上那冷热交接的感觉。

Read Full Post »

杂志提醒各位贤妻良母,必须常常更换身份,偶尔兔女郎,偶尔吉普赛女郎,偶尔又来个护士,空姐之类的。这样可保丈夫百年不偷腥。

看完了杂志报道,我马上看一看作者为何方神圣,口出狂言。作者为两性关系心理学医生。我吓了一跳,魂不符身,真要命,千变女郎啊~~马上把杂志丢了。心里却挥不去那封面长发飘逸,穿着夏威夷花红衣服女郎的笑脸。

阿力放工回家,我仔细打量阿力,横看直看,都觉得阿力是有深度的男人,应该不会要求妻子做不同打扮吧?好不容易闲下来,我倚在阿力的大肚子上,问,‘你喜不喜欢兔女郎啊?’。阿力边玩sudoku边答,‘不喜欢’。果然没让我失望。

我再问,‘那。。空姐呢?护士?’

阿力莫名其妙的问,‘为什么要特别喜欢护士空姐?’

杂志上说,男人喜欢千变女郎啊!

说实在,以我们夫妇俩的性格,如果我是千变女郎,我自己可能还蛮享受的,阿力怕是放工不敢回家了。

阿力对我一贯的评语是,高维修太太(high maintenance wife)。一次闲聊,阿力透露了,如果没有我,他的生活会单调得多。‘单调’两个字从阿力口中滑出,是褒义。

调酒的建议,是我给的。搬进新居,家里有一个小小酒吧。家婆以不喝酒为由,把5,6瓶酒送过来。到黄金海岸,参观酒庄,自己又买了4瓶酒。一次阿力外出公干,我要求他买一本调酒的书回来,让我解解馋。新书买回来之后,我没有时间研究,草草翻阅。倒是阿力仔细研究推敲起来。阿力另一次外出公干的时候力疯狂的买了6瓶色酒回来。形形色色的就被摆放着一段时日,终于,阿力调出第一杯酒,Gin Fizz。味道很香,一口浅浅品尝,很快就头晕了,毕竟抵不过47%浓度的酒精。什么品酒的三步骤,看,闻,尝。。。我一样也没做。第一闻,第二闻。。。自然也忘了。

建议调酒的人是我,品酒的人也是我,现在成了调酒师的竟是阿力。我成了酒鬼。

喝醉之后,我幻想着阿力成了英俊的调酒师,穿着背心,一上一下晃着调酒混合器。然后,我们疯狂热恋了。色眯眯的眼神望着阿力,阿力怀疑的看我一眼,‘不知道又在做什么?’。接着口中念念有词,‘还有17瓶酒要买。。。’ 阿力忙碌的在电脑前面操作起来。

看来杂志说得没错,千变啊!

为保爱情不老,我决定让阿力变成千变牛郎,哈哈哈!阿不不不。。。是情郎。不禁狂喜。

阿力疑孤的看着我,我若无其事的唱起蔡琴的歌~~

是那一个粗心的酒保
把无奈和牵挂调在一起
教我醉不倒醒不了
莫非这滋味
就是想你的时候

Read Full Post »

主啊,

感谢你用十字架的宝血救赎了我们。十字架上张开的双臂显示了你对我们无条件地接纳

何等美妙的救恩

我们是你的儿女,你是我们的天父

基督属我,我属基督,何等圣洁美丽

我们当把圣洁的爱情献给基督

我们应将纯洁的爱情献给配偶

因此我们祈求在我们婚姻的历程里、保守我们的身心灵圣洁

作为献给你最高贵的祭物

来表达对你的敬意

对自己的尊重

对配偶的敬重

因为我知道

你用婚姻神圣的关系来象征

你与教会的神圣关系

成全我们的祷告

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忘了是哪本书抄来的)

Read Full Post »

婚姻进入第九年

九年前拍的结婚照。。。

阿力说,真不敢相信我们已经结婚这么久了。

是的。。。我也不敢相信.

俗气的说法。。。

当年结婚的时候,金价RM40左右, 现在的金价RM150左右。还是916金。

Read Full Post »

曾经有一个老掉牙的问题,‘你希望曾经拥有,还是天长地久?’

另一个港剧《西游记》滥用的猪八戒名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这样两句话在十年前被称为经典,现在,谁讲起,要被称为,经典笑话。

爱情不可能天长地久,因为,人的寿命及短;爱情如果曾经拥有,没有经过生老病死的磨练,就不能太确定,是不是爱情。

爱情故事走入婚姻坟墓,我有一种,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感觉。

没有孩子

结婚两年,我们没有孩子。这样的情况,阿力一点也不在意,在阿力的脑海里,婚姻只有两个人,那就是亚当和夏娃。亚当工作,夏娃在家,闲时,就游山玩水,穿梭伊甸园各个不同的地方。每一次出远门,阿力总希望把我带在身边。这样吃喝玩乐的事,我最擅长,所以也很乐意参与。两个人想在哪里停就停,想走就走,自己开车,也走了不少地方。只是当时并不知道,生活能够这样自在的时日不长,所以,没有特别的珍惜。各自发呆,互相埋怨,饿坏了肚子,吃拉了肚子,酒店漏水,汽车爆胎,妻子的脚痛,妻子在雪地跌到,发脾气的事都发生过了。

每一件事,现在提起,阿力就笑开了嘴,打算把箱子里的旧相片挖出,一件一件数算我的丑事,却被我尖叫着跟他拼命。然后,阿力有事没事就说,‘从前啊。。。有一个人啊。。。。’。我尖叫着,大宝小宝在一旁看了,不明就里,也哈哈的跟着笑。

等等,镜头再回来一下,不是没有孩子吗?坐在一旁,样貌酷似妈妈的孩子是谁呢?

结婚两年之后,我就陷入担心老来无子,忧虑膝下无欢的沼泽里去了。身边的朋友都还没有结婚,案例而言,我是没有压力的才对。 长辈们也没有给我压力。不过自己莫名其妙的母爱泛滥,恩情洋溢,无处倾泻,想找个孩子好好爱一场。于是,我这书呆子,就买了很多‘如何怀孕’的书,看了又看,研究推敲,俨然成了半个专家。

镜头再转回来,我问阿力,‘如果我们没有孩子,现在会在做什么?’。阿力忙着泡奶,背着我,说,‘我们会在医院里囖…’

‘为什么?医院?’

阿力老气在在的说。‘对啊,在医院里看医生啊。。。试管婴儿啦,体外怀孕啦,吃药啦,打针啦。’

‘再不然,就中医啊,然后就是领养啊,干儿子,干女儿什么的。’

说的也是,曾有一段时候,我真的发了狂的找生孩子的资料。然后,就在阿力耳边,碎碎念,‘孩子呢?书说。。。同事说。。。报纸说。。。网站说。。。’;再来疲劳轰炸,‘要孩子!要孩子!要孩子!’。气得阿力,无力责骂,不敢责怪,还要努力安慰。

看到孕妇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看到孕妇装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衣裳。看到婴孩,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动物。然后,再碎碎念,‘书说。。。同事说。。。报纸说。。。网站说。。。’;再来疲劳轰炸,‘要孩子!要孩子!要孩子!’。可怜的阿力,烦不胜烦,还要装出一副享受被吵闹的模样。

怀孕了

我一直觉得,大宝是向上帝求来的。祷告很久之后才得到的孩子。每一次大宝生病,我就放心的将大宝带到上帝面前,‘这孩子是头生,俊美,毫无缺欠,是要献给上帝的’。实际上,我有一个非常依恋妈妈的孩子,心理上,这孩子是上帝的。

月经过了两天,我开始孕吐,开始头晕。这一晕,晕到了孩子出生,孕吐更不在话下。怀孕的过程,予我,是辛苦莫名的。就连现在想起,呕吐感觉,历历在目;看到孕妇不再觉得幸福,反而有股暖气在胃里打转,慢慢升起,想吐。晕了几天,决定买只笔来验一验。把说明书看了又看,清楚了解之后,才依着建议步骤,谨慎行事。这个平时做糕点不看食谱的人,竟然小心翼翼捧着验孕棒看。。。一条线。。。两条线。明结暗珠了!

奇怪的是,怀孕过后,以往所有关于不孕荒谬的想法一扫而空。晴空万里!

没有尖叫,没有掉泪,只有,慌了的心情,不知道该如何给肚子里的细胞团来一个欢迎拥抱。只好拿起电话,打电话给孩子的爹,然后是家人,然后是姐妹们,然后在电话簿里找联络。。。决意一一通知,要通知全世界!大家当然都为我高兴,但是,我的孕吐是没有人能分担的。

吃完吐,吐完再吃,吃吐吃吐,吐吃吐吃,人家说,那是孩子不喜欢吃某种事物使然。我子宫里的宝贝,好像什么都不吃,只爱吃orange。我这样的狂吐,也把自己养壮了。整个人像气球充气,肿肿涨涨,身体敏感全身起了红点,然后,一边耳朵失聪,耳鸣频频。再来抽筋,再来头晕,看皮肤专科,看耳鼻喉专科,还要看复产科,怀孕,真的度日如年。

听说,过了三个月,情况会好转。我只好咬咬牙,数算日子,坐三望四。第四个月了,皮肤状况改善,耳鸣也退去,但是,还在吐。又听说,过了七月会很好,我等等等,挨到七月,依然是不留颜面的吐,什么燕窝,补品,刚进胃,打个圈,就出来了。我不再期望孕吐消失,这样我整整吐了40个星期。孩子一出生,吐的感觉,马上消失。

予我,怀孕,比生孩子,养孩子还幸苦。

我的怀孕过程只有一个字。。。吐。

如今回想,真的望雷池而不敢越步。

三角恋

孩子出生之后才惊觉,什么幸福,快乐的感觉都来不及体会,两只手忙个不停。夜间孩子哭泣,马上从床上跳起,泡奶,换尿布。孩子哭个不停,世界就算停下来,我也不晓得该如何安抚这与我紧密生活十个月的小东西。尿布湿了?饿了?累了?

只要小娃儿一‘哇’,两个大人马上神经质的跳起来,察看究竟。这样长久的精神紧绷,弄得大家都恍惚起来。

我们就是这样从‘曾经拥有’进入‘天长地久’。。。然后中间夹层细水长流的‘三角恋’。

三角恋的新主角,是软软粉粉的大宝。大宝出生之后,占据了妈妈的整颗心,学校钟声一敲,妈妈的车踩尽油门,冲回家去。忙里忙外,为着这不懂言语的宝贝;购物,买的是多得不能多的婴儿用品;看报纸,杂志,只看育儿经;听儿童音乐;吃儿童食品;扫地抹地,也是为了不让孩子敏感。 阿力已经不战而败。

这样的三角恋,很快的,就加入了小宝,我们又开始另一段轰轰烈烈的四角恋。阿力的位置,在妈妈的心里,节节后退。两个宝贝才是重心。

说起怀孕,事实是,怀小宝的时候,我又结结实实的晕吐了40周。

小宝出生之后,发觉他比哥哥好带,比哥哥精灵,比哥哥更讨欢人心。这样一个活宝,妈妈觉得,那是最好的,既然是最好的,也要献给上帝。

带在身边的两个孩子,是已经献上给上帝的孩子。

几时才给自己生个孩子啊?现在,只要说起再怀孕,我只有一个字‘吐’;阿力只有一句,‘我不想排最后’。

这样,到现在,结婚第九年,我们没有孩子。

Read Full Post »

爱情是轰轰烈烈,无法自拔,腹水难收,不顾一切就去爱,那是烂漫主义。

爱情是可以失去,不可遗忘,虽然分开了,永世难忘,那是梦幻主义。

柏拉图这位不相信爱情的哲学家也曾经询问,什么是爱情?

这里有一段大家都听过,却忘了的‘爱情’故事,我从网络抄来:

有一天,柏拉图问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老师就让他先到到麦田里去,摘一棵全麦田里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来,期间只能摘一次,并且只可向前走,不能回头。
柏拉图于是按照老师说的去做了。结果他两手空空的走出了田地。老师问他为什么摘不到?
他说:因为只能摘一次,又不能走回头路,期间即使见到最大最金黄的,因为不知前面是否有更好的,所以没有摘;走到前面时,又发决总不及之前见到的好,原来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早已错过了;于是我什么也没摘。
老师说:这就是“爱情”。

之后又有一天,柏拉图问他的老师什么是婚姻,他的老师就叫他先到树林里,砍下一棵全树林最大最茂盛、最适合放在家作圣诞树的树。其间同样只能砍一次,以及同样只可以向前走,不能回头。
柏拉图于是照着老师的说话做。今次,他带了一棵普普通通,不是很茂盛,亦不算太差的树回来。老师问他,怎么带这棵普普通通的树回来,他说:“有了上一次经验,当我走到大半路程还两手空空时,看到这棵树也不太差,便砍下来,免得错过了后,最后又什么也带不出来。”
老师说:“这就是婚姻!”

这故事,我翻来覆去地看,看不明白。把它硬套在自己身上,又觉得似乎有理。对于爱情,我们是模糊的,我们被电视偶像剧,小说情节蒙骗了,期待遇到让我们为之疯狂的对象。每每疯狂感觉消失,我们就怀疑,那不是爱情。于是,我们继续往前走,希望找到‘预定’的伴侣。所以有很多基督徒青少年,祈祷,希望神显明,到底是a还是b,为神所预备?

杨钟禄牧师说,神没有为你预定伴侣,所以你费尽心力,求!神似乎没有答案。但是,神给了你选择伴侣的基本原则,神说,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厄。

神的吩咐和教导都有实际的意义。牛和羊不能被锁在同一个厄里耕田,因为,结果是两只动物都会受伤。

对于爱情和婚姻,神给我们更大的蓝图。神说,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这样看是简单,但实际上寸步难行的事又谈何容易啊?我们总是不经意的在伴侣面前自我膨胀,让自己看起来更高一点。神这样的吩咐是因为祂知道所有的自以为是都是自我伤害的举动。

后来,我又在报章上看到这样的新闻。两批青少年,一批看言情小说,爱情电影;另一批没有,研究追踪,发觉,没看言情小说,爱情电影,甚至听爱情歌曲的人过得比较幸福美满。而热衷于爱情电影小说的人,离婚率比较高。

我似乎看到一点倪端,爱情是不可幻想,不可期望,也不可自高自大的人际关系。

我爱你

这件事说起来,每对恋爱中的情侣都知道。就连没恋爱过的也明白。‘我爱你’在语言的世界里面是让人振奋的。但是,这三个字,在我的世界里面,毫无缘由的,是那么难以开口。婚前不说,婚后也不说。阿力曾经埋怨,‘你好像没说过我爱你这句话哦’。这句话,比圣经最短的经句还要短,‘耶稣哭了’四个字;‘我爱你’,三个字。同样让人激动的话,意义相近,都与爱有关,但是,我就是说不出口,话梗在喉咙,上下不得,深怕这样附带沉重意义的话,太常说了,变成标点符号一样。

这两天,一直在看新闻报道日本地震的消息。报告员严肃的表情,电视画面狂风骇浪,大火狂咽,一栋一栋坚固的钢骨水泥一如玩具被哪个顽童轻意推翻了似的。昨天文茜世界周报报道,日本日前电影一直播放富有人情味的戏,提醒这个繁华都市,更注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一种不祥的预兆,说明,大灾难将至呢?大家都说,世界末日将近。对于这样全人类毁灭和生存的问题,我们这喜欢高喊‘命运在我手里’的人,实在手无寸铁,眼睁睁的看着‘人必胜天’的石头被海水冲走。

如今写爱情故事,的确有,‘国难当前,儿女私情’ 的强烈对比愧感。大事我不能做,唯一能做的是,看看身边的人,更近一步学习,关系这回事。一如文茜介绍的电影,《最后的旅程》,妻子患癌,拒医,丈夫决定带妻子旅行,走完人生路。这是发生在九十年代的真实故事,丈夫在妻子死后被判刑入狱-弃养。恰恰与现实相反。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讲‘我爱你’,却常常讲,‘如果我死了’,是我和阿力婚后的情况。

生死离别

做妻子的喜欢问,‘如果我死了,你还会再娶吗?’。这是每对情侣都有的另类打情骂俏吧?阿力对这样的情趣并不领情,他总是看也不看我,答,‘别傻了,人那里会上两次当?我会单身’。单身的理由不是除却巫山不是云,单身的理由是不想再上多一次当。哼!

又或者,换个语气,‘如果我死了,你再娶一个比我温柔的’,阿力回答,‘嗯’。似乎同意了。

阿力依然忙着自己的事情,妻子却在一旁喃喃自语起来,‘如果你死了,我会找一个地方,找一个方法,让自己流浪,完全丢掉自己。在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当个逃兵。。。’。阿力抬起头来,看着我,‘不要乱想啦,莫名其妙咒我死’。一掌将我打醒, 是我多心,是我多虑。其实,看到越来越多的天灾人祸,每一则新闻,都让人触目惊心。 有谁能忍受自己心爱的人遭难,离开自己呢?看到电视大海啸冲上海岸,建筑物倒塌,毁坏之快,完全看不到人在当中。 我连想都不敢想。不不不。。。如果能换,什么都愿意,绝对不要发生在我认识的人身上。不可以再想下去,这样莫名的恐惧,是因为太在乎吧?

阿力看我发呆,眼眶竟然是湿的。叹口气,笑眯眯无奈地问地问,‘哪。。。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呢?’。我想了想说,‘我会自杀,然后假装成意外一样,让上帝不知道我自杀,这样,我还可以在天堂看见你’。阿力一副佩服的样子,没好气的说,‘方上帝,你想太多了’。

这时候,大宝正在读墙上的经句,我听到他说,‘你们都当寻求耶和华’。

分离

刚结婚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两地。阿力到远处工作,我一个人游魂似的,放学之后,就到处逛,直到晚上,才跟阿力通电话。结婚之前通电话,结婚之后还是通电话,电话情缘,牵牵扯扯,没完没了。

终于,一年过后,阿力回到那一直用电话维持的家。然后我们才开始柴米油盐。那是蜜月年,婚姻里最开心的日子。每天放工之后,我们就到路边坐下吃吃喝喝,吃遍了不同的美食,炒果条,福建面,卤面,酿豆腐,印度煎饼。妈妈挡一坐就到深夜,吃冬炎海鲜,喝拉茶,凉风轻轻吹,我们的桌子就在大水沟旁。周末,我们就到处逛,到海边闲坐,阿力看海,我唱歌,然后带着黏黏的身体当起快乐神仙。天气热,就往百货市场逛,买吃的,回家就乱煮一通,阿力哈哈的说好吃。

刚结婚,口袋空空,脑海里又憧憬着将来的家,所以,钱是看得紧。不敢到处旅游,不敢买大件的家具,所有的东西都是小心翼翼想过度过才买的。如今回想,那段日子,梦一般。说是梦,不是因为它太美丽,而是它对生活的清苦太没感觉。可能是因为有盼望,有目标,有动力,生活就变得轻松起来。

有一段日子,我还真希望,我们可以这样老死。无奈,爱情是不可期望,不可幻想,不可自我的人际关系。就连这样小小的快活也在后来因为生活,慢慢退化了。

后言:爱情故事3写得杂乱无章,因为心情也是乱无头绪。

Read Full Post »

有时候我希奇,为什么爱情不是两情相悦就足够?为什么就非其他因素不可才两情相悦?

两情相悦并不能保证爱情,婚姻没有瑕疵。很多情侣爱得天翻地覆,忘了爱情也要考量洗个碗,拖个地,喂瓶奶,抱个孩子的芝麻蒜皮,而闹得离婚收场。

亦舒说,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对不熟悉的人很客气,对我们最亲密的人却很不仁慈。

张爱玲说,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神说,爱是有恩慈

人与人之间越是亲密,就越懂得如何彼此伤害,也越不在乎对方的感受,口出恶言成了理所当然的生活利刃。于是,你一刀,我一剑,伤得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回头,回到当初彼此的相敬如宾,小心翼翼的阶段。

几乎每一对情侣都吵架。每一对夫妻都有黑脸相向的时候。还没开始拍拖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告诉我,选另一位他,不要选阿力。就连牧师也这样劝告。对于 感情,我总是小心的。我没有为爱情冲昏头脑,我没有相信心跳手抖,我一心只想到将来两个人生活,他能包容我多少?一直到婚后很多年,我还是问,‘如果你真的完全认识我,你还会爱我吗?’。阿力,从来没有迟疑,‘会’。而对他这样的承诺,我会定时试探。因为,我是一个没有自信的人。

真善美

跟阿力的电话之旅走了好一段,阿力写了封信寄到我家,里面还有一张他笑得及至灿烂的相片,问好伯父伯母,然后,问问看是不是可以跟我交往。然后,我说,‘我们就不交往吧’。

写信这样的主意是我出的,我是从真善美课程里,‘要得到父母的祝福才开始更深认识’的教导下才产生的念头。在婚后的第八年,阿力也上了真善美课程,为了想知道,当年是什么样的课程把他害得这么惨。

不交往,不交往,不交往。我们伤心了好久。然后,家里来信,就交往吧。如今回想,真是让我咧嘴一笑。话回头说,如果不是有这一段患得患失,我们还没真的恋爱过呢。况且,如果不是那一段,我也不知道阿力对我有那样的决心。

不同

刚开始真的交往,有很多争执。几乎是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大闹。这样的说发怕阿力不认同,说是没有跟我吵过,不过是我一直在吵他。阿力是吵不起来的冷锅子,任我加油,加火,他一副冷冷的样子,没有表情,偶尔露出痛苦的表情,像是被我冤了。反倒是当我静了下来,或浇了泪水,那冷锅突然就热起来。然后一道一道美食就煮熟了。彼此达到共识,就越来越懂得如何煮一桌好菜。

我们的社交方式,我们的金钱观,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爱好,我们的起居饮食,几乎就是反义词。这上菜的过程,菜煮咸了,肉炒焦了,鸡煎硬了,鱼蒸干了,我们弄得损手烂脚。

我看不惯阿力每次吃早餐,头发没梳,胡须没剃,身上穿着昨晚睡觉的衣,两眼惺忪的开着他的小羚鹿来接香喷喷的我。于是,我跟他闹。闹完过后,他穿着整齐,喷了香水来接我吃早餐,我又觉得,那不是阿力,像一朵人造花。

长长的叹了一息,说,算了,你还是做回你自己吧。阿力像是被久困释放的猛兽,大吼一声,继续当他的丐帮帮主,穿起他16,7岁就穿的破裤。直到今 天,他还是一样不修边幅就往最高级的餐厅里转。前几天,我还开玩笑的说,‘我是稍有名气的人哦,走在街上会遇到很多学生,你生为我的男人,可不可以就稍作 打扮,给我留点颜面?’。阿力看穿我的心事, 知道我并没有认真,向我做个鬼脸。

阿力看不惯我对金钱完全没有概念。常常说我是他口袋里的破洞。如果我能够把钱看紧,他可以比现在‘好看’。开始的时候,他企图改变我。向我灌输一大堆的金钱观,又恐吓,又威胁,又哄,又骗,都不见效。

于是,他放弃了。

婚后,我买了东西刷了卡,阿力静静的帮我清债。我把抽屉的现款花完了,阿力静静的添。

阿力放弃辖制我之后,我自己倒节省起来。一分一毫的算着,突然,恍然大悟,我中计了。说,‘阿力,你厉害,你以退为进乎?’。这一点心理学知识也没有的人,却能把这读心理学的我玩弄予股掌。原因只有一个,他知道,人的性格不能改变,他只有包容了,我才会觉悟过来。

自信

阿力教我开车。没有凶过我一句。我乱开,他坐在我身边,不发一言,还要故作轻松,说说他一点也不擅长的笑话让我缓松紧张的气氛。然后被骂,‘都是你讲这么没水准的笑话’。

阿力帮我做功课。 没有一句怨言。我的心理学的功课,他帮我做了不少。我看也不看,把功课交上,嘴里还埋怨,‘都是你做那么慢’。

《让伴侣更自信》这本书,我在阿力的书架上看到了。你不知道阿力,他的书架上能出现这样的书是奇迹。这本红色的书夹在一本本,导读,导论,研究的书本里是奇观。

爱不爱我?

人家说,要看一个男人爱不爱,疼不疼,要让他帮你洗内裤,帮你买卫生绵。中学的时候,一位男同学帮女朋友买了卫生绵,女同学知道了都喷喷出奇,有羡慕的,有鄙视的。

拍拖的时候,我没有让阿力帮我买卫生绵。阿力也绝不知道卫生绵有日用的,夜用的,多量日的,少量日的,超薄的,翅膀的,清香味的。一次,把杂志广告 递到阿力面前,‘你看,多美,有花纹的’。阿力不置可否,‘谁看?我可没兴趣’,一如当时我告诉阿力有清香味的,阿力歪歪斜斜的嘴说,‘香味从那边发出来 哦?’一样的滑稽。

阿力爱不爱我?我不知道,因为他没帮我买过卫生绵。在我知道全部事实的所有,阿力包容我的经前忧郁和经痛。

结婚

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按照阿力的说法,是成立的。王子公主有佣人帮忙照顾小孩,有专用御医给孩子开药,有护士照顾生病的孩子,有奶妈喂 食,有专业老师教学。然后,王子和公主都不用做家务。王子不会被批头散发的公主吼叫,‘叫你看孩子,你看电视’。公主不会被累得不堪的王子投诉,‘你忘了我的生日’。

我们拍拖一段时日,从来没有承诺要结婚,要如何如何建立家庭云云。一方面是因为我糊里糊涂的性格,不精明不细算。另一方面是阿力过于小心的性格,怕婚姻会把我给吓走。所以大家都没提及婚姻,‘你跳我跳’这回事。

一直到我上了师训学院,讲师要我们填派师的地址。我打个电话问阿力,阿力说就填跟丈夫的地址吧。听到这样一句对阿力来说是多么艰难的话,对我却全然平淡毫无感觉。

阿力打电话问了双方家长。初步同意过后,我才发觉我要结婚了。他,没有求婚。几乎到了筹备婚事的时期,我闹过之后,阿力才草草的买了花跟我“求婚”。这样我吵过以后才得到的东西,从来不算数。

每次说起这件事,阿力都说,是我向他求婚的。我张牙舞爪,掐着他的颈,说,‘ 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我杀了你。’

每一次忙了一天,累坏了倒在床上,阿力已经睡着。黑暗里,阿力发觉我已在他身边,他会将他的大手握住我冷冷的小手。阿力如何找得我的手,正如我们无法解释,为何我们非彼此不两情相悦不可?

恋爱到婚姻,我想给这件事更好的诠译。阿力教会我,恩慈。所有的争吵没有让我们的关系恶化是因为,恩慈。因为爱,我们学会恩慈,学会包容,学会不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

又: 在写这篇东西的时候,跟阿力有意见分歧。所以,写完之后,看了又看,不想post了。这篇文章实实在在的给我自己狠狠一巴掌,摸着烫烫的脸,再想,婚姻有不争吵的吗?婚姻有永远和平这回事吗?

我和阿力没有面对面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意见不合,多数我在讲,淡淡的讲,然后慢慢地掉泪。那心理面的痛是具体的,确实的感觉到肉体的痛。

孩子不知道我们闹意见,所以不断的到我面前,‘妈妈我要喝水,妈妈你可以陪我玩吗?妈妈我要玩具’。看到孩子,我知道,爱孩子,要给孩子一个完整安宁的家,那已经最好的全部。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