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9年10月

这两天很多梦。 闹钟没响就醒了, 看看电话,还可以多睡十分钟。 赖在床上等闹钟响。怔怔得想着那个梦。
 
。。。。。。。。。。。。。。。。。。。。。。。。。。。。。。。。。。。
我站着,别人都坐着,
脚很酸,急得很,
如果没有位子坐就会死掉,
理所当然似的。
 
为什么没有空位?
急得发抖,
一个一个空位,
一个一个被填满。
 
前面有一个空位子。
不可一坐,
旁边的人先看见的,
不好意识坐。
 
不坐不行,
会死掉,
坐也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
 
很恐惧。
。。。。。。。。。。。。。。。。。。。。。。。。。。。。。。。。。。。
 
什么回事?
似乎透澈, 好像觉悟,
面子是多么虚伪但重要的一回事。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分离。思念

小别胜新婚。爸爸上飞机场,妈妈心就酸酸的,软手软脚,没了劲。这短短的假象新婚思念,过了一个小时就萧条了。因为排山倒海来的是孩子和家务。
 
爸爸离家一个星期。妈妈忙得头昏脑转。手上的工作一件一件的处理,但是还是一件一件新的排队来。奇怪,平常的工是八点就完了的啊。八点之后应该是‘金大班’吧?!
 
算算,洗衣,依照惯例是爸爸把衣服放进洗衣机的;晒衣,依照惯例是爸爸把衣服一件件晒出去的;装水,依照惯例也是爸爸把每一瓶水都装好放在不同的书包和桌子上的。妈妈做什么呢?扫地,拖地,扫地拖地,还是扫地拖地。
 
记得刚结婚的时候,爸爸会说,‘来,我帮你做家务’。妈妈就凶他,‘什么帮我做?家务事大家做’。
后来,爸爸开始埋怨,‘我是结婚后才开始做家务的’。妈妈斜眼看他一下,‘嗯。。。那就好好做吧’。
所以说,恶妻出良夫。几年下来,爸爸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倒是妈妈‘帮忙’做起家务来了。切菜炒菜都不及爸爸来的顺手。
爸爸的座右铭,‘不要轻易相信承诺,货不对版是常有的’。
 

 
 

Read Full Post »

细腻

大宝真的很厉害。 他的观察力。
 
他画奶奶,本来是有白头发的。最近妈妈发觉他画的奶奶没有了白头发,问他。 他说,不知道,奶奶现在没有白头发了。
哈哈,奶奶染发啦。
 
一次,他和小宝又开餐厅了。他问小宝你要吃什么?小宝乱说了一样食物。大宝回答,等一下,我去internet 查一下就会煮了。
哈哈,妈妈常常上网找食谱,然后煮新的食物给他们吃。没想到他注意到了。
 
不得了。
 

Read Full Post »

不登大雅之堂

大宝小宝的手工越来越多。妈妈决定做个布告栏张贴他们美丽的手工。 布告栏做好后,妈妈决定将它放在书房里, 大宝坚持放在客厅,理由是,这样客人来才看得见呀。 妈妈不肯放在客厅的原因也是,客人来看得见。 大宝不解的看着妈妈, 问, ‘妈妈,你不是说我的作品很美吗? ’。 妈妈心虚。

这又是另一个杰作。100%出之大宝小宝。妈妈忙着冲凉,换床单。两个瓜合力把墙纸做好要求妈妈粘在客厅。妈妈不依。结果,他们的旷世杰作都被留在书房里。

Read Full Post »

砂劳越水果

砂劳越水果很多是西马没有看过的。最近吃了很多,到水果季节快过了才想起要好好介绍给西马的朋友。
锵锵锵。。。
这个比langsat 大粒但是貌似langsat 的叫做,tam pui 。 我觉得它比较像退色的山竹。
 
这是砂劳越avocado,很好吃。叫Kan Lan….用烧水烫熟后会变成深紫色,加上酱油,白糖,哗,太好吃了。
土著朋友讲它烫熟后,拨皮,炒江鱼仔,据说是人间美食哦。
一位西马朋友吃过后,哭丧着脸问,我可以把她吐出来吗?
 
buah ta lap…光头。很甜。里面细细小小的很多粒。
 
看清楚了,它不是红毛丹,他叫Buah Mak. 吃起来就像红毛丹,比较大粒。
 
没想到不过一海之差水果也差这么远吧?

Read Full Post »

my sister’s keeper

等了很久。。。my sister’s keeper 的电影还没机会看。假期吧。。。还有一个月。。。
学生借我看过小说,很期待很期待的电影。
my_sisters_keeper_ver2_xlg by ranggayang.
从一个母亲的角度看,是一部心酸的电影。
从一拉起幕帘,心就开始掉泪了。
 
后记:终于看到了这部戏。眼睛湿湿的,突然感触。戏里的妈妈比孩子更坚持,要孩子活下去,甚至孩子都放弃了生命。
 
一般的母亲,孩子小的时候,一天七餐的给孩子喂食,孩子稍大一点又给孩子打点吃的,张罗穿的;孩子上学了,担心他的功课,又害怕给他太多压力;发烧生病就彻夜照顾,不敢怠慢。
 
我无法想象,一位育有特别需要孩子的母亲,要如何有自己的优先次序。
 
戏里面有微妙的‘偏心’。曾经跟人谈过对待孩子偏心的问题。他是一个不能够解开的结。都是孩子,都爱。但是,如果有选择,不得已的选择,偏心,就要从不同角度翻译了。
 
乱七八糟的乱写,总之,妈妈们,这是一定要看的电影。

Read Full Post »

遗传

小宝真的太像爸爸了。不是外形,是喜好。
 
爸爸有敏感的鼻子,常常投诉这臭那臭,任何的风味草臭,爸爸第一个发觉,他的鼻子先打两个喷嚏,接着就流鼻水。
妈妈已经用无臭无味的养肤霜了,爸爸还是问,‘你搽什么东西臭臭的?’
小宝也有这样的毛病,大便的时候说,‘有臭味’;种菜的时候说,‘有臭味’;走过垃圾桶说,‘有臭味’。
最近变本加厉,挂在嘴边,‘有臭味’像坏了的闹钟一样,不定时地响一响。妈妈走过,他说,‘有臭味’,被妈妈凶了一下,还是嘴硬,小声说‘有臭味’。
妈妈说,‘看。。。不用验DNA 也知道是你的孩子’
爸爸说,‘有这样的遗传的咩?’ 
 
爸爸喜欢的食物,小宝都喜欢。爸爸喜欢吃jackfruit,小宝也喜欢;爸爸喜欢吃肉,小宝也喜欢;爸爸喜欢吃炸香蕉,小宝也喜欢;爸爸喜欢喝椰水,小宝也喜欢喝椰水;爸爸喜欢吃炒粿条,小宝也一样。
爸爸不喜欢吃九层糕,小宝也不喜欢;爸爸不喜欢吃软软绵绵甜甜的食物,小宝也照样一一拒绝。
妈妈做的糕点,小宝不喜欢吃的,爸爸放工回家,尝一口也说,不好吃。小宝如果喜欢吃,爸爸回来必定也把食物吃完。
人家未暗姑食意先遣小姑尝,妈妈是未暗夫食意先遣小儿尝。
 
想想,爸爸喜欢妈妈,小宝也喜欢妈妈。 呃。。。也不错啦。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