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1年8月

儿言儿语

孩子渐渐长大,不再童言童语,卡在孩子和大人中间的语言,是另一个世界的 Tagalog.

学校假期,大家都在家, 小宝把妈妈当佣人一样用。享受一级‘有妈的孩子像个宝’的特权。一早起床,流鼻血,妈妈在楼下忙,小宝在楼上喊,‘妈妈,我醒来了’。

妈妈回喊,‘换了衣服自己下来’。

小宝喊,‘妈妈。。。你可以上来一下吗?’

妈妈喊,‘哥哥在楼上陪你,妈妈不要上来’一边把大宝赶上楼去代替妈妈。

小宝假扮哭声喊,‘妈妈。。。我流鼻血’。

妈妈铁石心肠,‘自己拿纸擦’。

小宝不罢休‘我不知道纸在那里’。

妈妈想到平时厕纸都是小宝挥霍的,觉得他讲得非常牵强,却依然应酬他,‘去厕所拿。。。’

大宝在楼上答腔,‘Ah nic 不懂厕所在哪里!!!’

妈妈在楼下大笑。

×××××××××××××××××××××××××××××××××××

跟孩子玩接龙游戏,本来的用意是要让孩子借此认识更多新词,后来变成逗人欢笑的笑话。妈妈不参与,不过一旁监督,因为是新手,所以,接龙到小宝那边已经变成造句。

妈妈开始,‘红色。。。’

红色-色彩-彩一个美丽的图画-画家-家里-礼堂-糖果-果汁-吱吱叫-叫声-生孩子-紫花-花园-圆圆的饼干-干净-进车-车站-站直直-指甲-夹面包-宝盖儿-儿童-同事-四方—–方。。。。方。。。杏秀。

妈妈晕倒,孩子咔咔,咔咔的笑。

××××××××××××××××××××××××××××××××××××××

妈妈唤来大宝小宝,‘假期也一样要读书,你们自己选,要早上读一科,下午一科,晚上一科,还是要一次读三科,然后下午晚上休息?’

大宝马上回答,‘我要一次读完’

小宝接着,‘我要分开读’

妈妈说,‘不行!要一起!两个人选一样的。。。你们自己商量。’

妈妈拉长耳朵偷听。

大宝说,‘早上读完了,就可以一直玩,一直玩,为什么不要?’

小宝压低嗓门,‘读早上一科,下午妈妈就忘记了。。。我们就不用读很多’。

妈妈的眼睛变成一条线。好小子!把人为的错误也放入考量了。

×××××××××××××××××××××××××××××××××

妈妈给大宝做功课。Alphabert A,B,C…到Z, 每一个字母要写三个字,比如说,A- Apple, Ant, Axe 等等。条件是大宝不可以问,要自己想,想不到了才找书。

大宝口中念念有词,拖了一段时间,也把功课交上。

爸爸看了,笑笑,‘我看,有些字,你也不懂意识’。

奇怪? 妈妈一看,‘angry Bird, youtube, yahoo, google ’全都是答案的一部分。

这个年代的孩子,这个年代的词。

×××××××××××××××××××××××××××××××××

大宝的问题越来越升级。

爸爸把问题统统太极给妈妈,‘妈妈是physics老师,叫妈妈解析’

为什么船这么重,它能够浮?

飞机为什么不能飞到月亮,而火箭能?

等等。。。妈妈学生好像也问类似的问题啊!

大宝。。。妈妈跟你讲,你也不明白啦。。。。再等一等吧。

×××××××××××××××××××××××××××××××××

妈妈跟孩子一起看 Funny science fact. 一句一句简单,但是很有趣。

其中有一句,人的眼睛是不会长大的,只有耳朵和鼻子不断长大。换言之,人的眼睛出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大小,长大了还是一样。

小宝瞪大眼睛看妈妈,‘妈妈,我的眼睛比你的大’。

妈妈也瞪大眼睛看小宝,‘妈妈的比较大’。

小宝不甘心,说,‘我看风扇,是看到整个风扇的哦~~你看到吗?’

妈妈哈哈笑,‘每个人都看到整个风扇的啦。。。不然。。。你以为爸爸眼睛小小就看到一半风扇咩?’

××××××××××××××××××××××××××××××××××××××××

欢乐啊!有孩子的地方就有欢乐!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单纯的信托

但愿,我知道我是何等渺小微不足道

但愿,我学会如何单纯的祷告

但愿,我能够单纯的信托

但愿,我可以清心

但愿,我能

Read Full Post »

蚂蚁派对

假期掀幕,大宝小宝要玩面粉团。这个游戏被玩腻之后已经被冷藏多时。这一次的主题是,‘蚂蚁派对’。

原来,小宝决定用面粉团做出各种不同的美味食物,请蚂蚁吃。努力的捏好面团,在做成各个不同形状的面皮,然后放在锅子上烘。

蚂蚁饼干做好了。

小宝开始担心蚂蚁‘看不见’他请蚂蚁吃的饼干,于是,跟着蚂蚁,追踪。

蚂蚁果真没看见小宝的饼干。小宝一气之下,把蚂蚁捏死了。

大宝报告,‘妈妈,ah nic 打死他的朋友’。

没过多久,小宝来缠妈妈,‘可以给我糖吗?我要铺一条路给蚂蚁走,这样蚂蚁就可以找到我做的饼干’。

妈妈皱一皱眉。

大宝马上搭腔,‘蚂蚁真的看不到ah nic的饼干’。

好好。。。妈妈给一汤匙糖,你们自己看着办。

再没多久,小宝大哭,原来哥哥把糖撒了一地,说是要通知蚂蚁,有食物吃。弟弟没了饼干铺路,自然大哭。

妈妈没辙,只好再来一汤匙糖。

结果如何,妈妈不得而知。第二天早上,妈妈看到一大团面团,发酵了的涨鼓鼓,臭味是万里。

蚂蚁派对过后的烂摊子,还是妈妈收拾。

Read Full Post »

芝士烘培蛋糕

这是一定的。。。烘培啊!

只是这一次,事半功倍,两个孩子帮忙洗用具。小宝洗,大宝帮忙抹干,收拾。

孩子大了,这样的亲子活动,让妈妈好轻松。蛋糕烘出来之后,大宝小宝自己拿来吃,一点不用妈妈伺候。

Read Full Post »

他们和好时

Read Full Post »

寿司

Read Full Post »

美酒加咖啡

美酒加咖啡,一杯又一杯。。。 这是一首被抛弃的女人唱的歌

管他去爱谁?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又一杯’

我喝这杯咖啡酒,是情郎阿力调的(哈哈),我一杯咖啡美酒,一架电脑,努力工作,一点凄惨的味道都没有。 上网看看,每一种咖啡鸡尾酒都有着不敢恭维的名字,色情,暴力,三字经。但是,撇开名字不说,味道,浓浓的咖啡酒,真的让人醉在味道里。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