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3年8月

运动

GAME

运动细胞在爷爷和外公身上一直是发达的。传到我们这一代,妈妈只会游泳,爸爸只会打乒乓,并且是得过且过,毫无热忱可言。外公常常说,我什么球都会打,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运动都不会?一点遗传都没有。这样的评语对我完全没有负面影响,说实在,运动,我真的不会,也不觉得遗憾。实在热爱的始终是书,只因为时间都花在书本上,四肢都变得不发达,头脑却还是简简单单的。把我放在运动场上,我会害怕被人遗弃,也会害怕球向自己走来,结果我会死掉,死在害怕里。大学的时候,朋友喜欢叫我打球,因为我是忠实的啦啦队,也是忠实的泡水小姐, 在球场旁边呼啦呼啦,后来也闷了,不肯再去献身给啦啦对。说起来是很可惜的。可惜不能遗传任何一点点的运动细胞。

大宝小宝好动,男孩子嘛。自己不才,也是一种觉悟和教化。潜意识里希望孩子可以顺着自己的细胞发展出一点点的运动精神,绝对不是为了满足我自己无法达到的愿望,只因为运动确实是很好的生活习惯。

打乒乓是在朋友的邀请下带孩子去的。大宝喜欢,小宝也热爱,顺着他们就去打乒乓了。

我知道运动是需要锻炼和指导的,运动的技巧应该会越走越稳。孩子需要的除了鼓励,还有认同和信心。妈妈没有期望隔代遗传的奇迹从天而降,只是也悄悄的希望那一份运动热忱的支援可以让孩子把运动归纳为生活的一部分。

毕竟男孩子,还是要在太阳底下才耀眼的。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哥妹俩

哥妹俩是大宝小宝最爱看的漫画。书拿在手上,看得懂看不懂都乱笑一通。这一次,妈妈和大宝小宝到戏院去看戏–哥妹俩。

学生说,老师,七月不可以到戏院看戏你不知道吗?

我一脸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看戏?

学生认真的回答,不单单不可以到戏院看戏,还不可以到河边游泳,七月鬼节呢!

土著学生也问了,cikgu, neraka cina buka pintu kah?

我坏坏的笑一下,yala…jangan kamu nakal, hantu cina tepi kamu, takut?

全班起哄。一位土著同学说,他偷了冥纸,收起来。另一位土著同学也说,他偷吃了limau tepi jalan。

大家好奇地看着我,cikgu tidak takut kah?

我闲闲一贯的答案,cikgu Iban.
IMG-20130822-WA0009

到了戏院,果然就我们三人,本来不喜欢跟别人一起坐的大宝小宝,却期望多一点人起来。再怎么样可怕,我们还是哈哈的把整部戏看完。

我不得不说,那是一部精心策划的好戏。每个情节紧紧相扣,句句精彩的对白,让妈妈和孩子一直回味,饭桌上不停的重播。听得爸爸直打哈哈,干干的。他听不懂。我们却哈哈哈的一直重复, ‘那个章子怡,周迅,赵薇在里面打架。。哈哈哈’。。小宝插嘴,‘不可以讲I love You, 要讲警察来了’。。。“是啊是啊, 那个老婆讲。。。老公我终于相信你打劫了,mata说的”。。。哈哈哈。。又是一阵狂笑。这样的对白出现了上十回。。。爸爸听见就逃走。

只是贞子姐姐却也把大宝给实实的吓着了。大宝没看过恐怖电影,也没看过鬼戏,贞子出场,大宝吓得魂飞魄散,闹了一个晚上,无眠。

最后是怎么睡去呢?

妈妈抱着大宝祷告,‘上帝派天使天军来保护大宝,把害怕和魔鬼赶去。阿门’

话才说完,大宝就沉沉睡去了。他是真的相信上帝派来了天使。孩子的信心真让人艳羡。也因为这样,上帝真派来了天使。

20130822_183837

Read Full Post »

大宝看电影

movie

单单看到大宝兴奋的表情就知道他有多爱看电影了。

这几个月,我们看了不少电影,epic, Iron man, 香蕉人,pacific rim, plane…续追哥妹俩。。。

要喊停了!!!

看电影不是不好,只是,这样疯狂的看, 何以为续呢?

节制节制。

Read Full Post »

真是猪啊!

弟弟喜欢作弄人。全家谁有闲下的功夫,他必定发觉,然后跳到你的背后,你的身上,用力一打,逃之夭夭。

气得人家牙痒痒。

一次小宝打了哥哥屁股响亮的一下,哥哥生气了,‘ah nic。。真是猪啊!’

妈妈惊讶,大大吃了一惊,‘什么猪啊!可以这样说话吗?’

大宝见风转舵,‘妈妈,猪很聪明的。猪还可以当猪警,帮警察查案!’

妈妈很是怀疑,‘有吗?有猪警这回事吗?’

大宝肯定的说,‘有啊!猪警训练的好,比狗还厉害。’

小宝一旁回答,‘是啊,饿了,还可以煮来吃。’

我斜斜眼看一看小宝,这孩子真是一派胡言,大声地说,‘ah nic…真的是猪警啊!’

Read Full Post »

crocodile

假期的快乐除了自由,还有不可限量的可能性。

长出来的翅膀,除了能在空中飞,变一变,它成了鸭子的脚蹼在水里自由的回游。

再变一变,它又成了武松的手,无虎可打,抓鳄鱼还是行的。

robot

所有的超人和飞机是大宝小宝做出来的。。。真是太有才了。

schhol

开学!开学!

谁要在我面前讲一句开学。。。我取他首级!!!

Read Full Post »

写书。书写

我到书展的时候,约了老同学见面,同学问,”你新书发表吗?为什么留在书展那么多天啊?”

我愣一愣。天底下还有对我那么有信心的人啊?那是错爱。见面的时候,朋友又提一提写书的事,我着实被吓着了。出书吗?不可能的事,就算自资印成了书,还得逼学生买,说不定我还赔本呢。眼睛不定的望远去,胡乱撤开话题,是一种惭愧也是一种遗憾。

思绪抛到老远,九歌文库的书一本一本在眼前。李老师介绍我看的书,九歌文库,我胡乱的摸摸,眼睛竟是看着金庸,卫斯理。书展出来的时候,老师叹一口气,深觉得朽木不可雕。我还是手里一本一本的小说,没有间断过。

又一次,老师电单车到我家,我开门,"老师?“

老师一点不拘谨,”老师带你去书展“。说完,老师电单车走了,我一个后面,走路跟到了书展,这一次是巴金,鲁迅,冰心迎接我。这些书我略略看过,其实,挺闷的,我看不懂,当时我十四,十五岁吧?

我不敢跟老师说我看不懂,却也装不出喜欢看家春秋等书的模样。于是笨笨的,一直目无表情,这本摸摸那本摸摸。老师自是了然,也不勉强,严肃地说,’每个星期交两篇文章出来‘。那一次我一样高高兴兴的抱着我的’老猫‘,’眼睛‘, ’玩具‘回家。

一星期两篇故事不难,小时候写过小说,胡乱一通,送给邻居。邻居小孩追着我的小说看。那时候,我颇有名气,偶尔还加一些图画,都是作业簿撕下来的残骸。把数学题最后一面做得小小的,希望可以多留一些空白让我写故事。数学簿子里的字体时大时小无法控制,一不小心把整个练习都写在一张纸上,我就没有空白的地方了。必须做到恰到好处,多一题在新的一页,那一题又写得特别小。是很用心的。

故事不写了,认真的写起文章来,都是自己幼稚的想法。每星期准时到老师的位置拿回自己的文章,老师总是没有表情。看一看稿纸,又是满满的评语。我的文笔老师却是不改的。我面对评语从来不认真,老师也看似不严肃,文章还是写下去了。后来,我认真的看起老师介绍的文学书籍,我迷上了九歌文库张小云《她的成长》,文笔文路渐渐改变,老师的责骂却来了。

老师说,’你写得并不好,你赢在细心‘。

我不懂得那是责骂还是称赞,笨笨的不敢发言。

老师的样子好像那天过得并不愉快,我轻轻放下文章。老师说,’放着‘。我僵住了。

那时候的我看到老师,脊椎骨是直的,不敢吭一声。

老师站了起来,头高过我不多,’你的笔不要停下来,记得了。‘

我听不清楚,一直是听不懂的。

老师的名字我忘了,一如老师的话我一直听得模糊。

我的秃笔从来没有了不起的发光,却也不曾停过,一直涂涂写写,为了那句没听懂的话。

Read Full Post »

孩子的假期

孩子的假期,病菌不期而至。

‘睡吧!’ 我奄奄的躺在小宝的旁边,看着天花板,心里盘算着日子,这难得的假期就这样过去吗?

刚要入睡,被大宝低鸣声吵醒,‘很热….’。按铃让护士量体温,看一看,他还在睡。看一看盐水,就快一瓶了,等这一瓶吊完了才睡吧,不然,没人看着,护士绝对不会来查看盐水的份量的,不小心吊进了空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护士进来,脸是黑黑臭臭的,工作做完,回到外边去玩电话了。

我摸一摸小说,又一本看起来了,这样消磨一个夜晚。

住在医院里,昏昏的灯光,哭泣的孩子,不病,也会闷出鸟来。
hospitalize

孩子进了医院两天,出来之后胃口大开,自己动手煮菜不说,还下手做云吞。云吞之外当然还有艳阳天让人欢欣。

一粒一粒的云吞做好,小宝说,‘我做的是狐狸’

大宝说,‘我的是兔子’

妈妈回答,‘我们一只一只将狐狸烫死。兔子太可爱,生吃“

大宝小宝异口同声,’哈~~~~~~‘

wantan除了美食还有户外活动。我们边开车边玩,看到什么就玩什么,一路玩进了乡村,小宝嘻嘻的笑,大宝愁愁的问,‘妈妈,还有车油吗?’

敲过来很多门,问一问是不是可以参观,拿到的都是农场老板的电话号码,说是要打电话问老板才可以参观。

电话号码随手一丢,我们又继续的往下走。

大宝担心的问,‘妈妈,你不会是想到明都鲁过夜吧?’

妈妈不置可否,‘妈妈有那么疯吗?’

大宝小心的想一想,吞吞吐吐的回答,‘有’

小宝又是一阵咕咕的笑。

lost我亲爱的假期,请你慢下脚步,让我们交个朋友吧!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