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4年8月

做饭的孩子

大宝看到妈妈看这本书,他突然说,‘妈妈,你说我什么都不会做,我会煮饭厚!我的同学都不会煮饭哩。’

 我睁大双眼,‘我说过你什么都不会吗?’

大宝一脸正气盎然,‘你说我什么都不会,没有用!’

妈妈不好意识,急急否认说,‘哪有?不是我厚!’。

说完,把书拿到孩子的面前,‘这个六岁做饭的小孩子红遍网络,让很多人开始想想,什么才是小朋友应该注重学习的。’

再翻到书本里的图画去,指一指,大宝‘哇’一声,‘这么厉害啊!还会切菜,煮菜,晒衣服,做家务。’

20140828-100459-36299814.jpg 20140828-100500-36300179.jpg

这是一本癌症妈妈的日记,爸爸的心情写照,和孩子的生命教育。整本书呈现了母亲不平凡而极静的坚毅。与其说它是教育孩子的日记,不如说它是患癌妈妈的经历。所有不同的治疗方式,从化疗,荷尔蒙治疗,食疗,千惠妈妈经历了非人能忍受的煎熬。生命越是残忍的对待,她越是顽抗反击。对生命的渴望,她是恭恭敬敬,不敢出错的。然而,心里生理的变化让千惠和家人的关系时而紧绷时而轻松。每一次的医疗报告都像上弦的弓箭,待势而发,可能断弦亦可能箭矢飞出。

千惠是日本人,她在患癌之后才结婚,在第一次癌症医治完毕过后怀孕了,生下阿花。千惠说,那是用生命换来的孩子。阿花是千惠生命的根据,也是这位妈妈不肯放弃生命的理由。千惠到最后,死之前都觉得自己有复原的机会。千惠日记这样提到,“这本来就不会太长久的母女关系,我想给孩子最好的,学习可以放第二位。能够自立更生,会做菜才能够活下去。”

阿花四岁,信吾爸爸给阿花送了一件围裙,千惠妈妈也开始让阿花参与厨房的工作。千惠妈妈放手让孩子做所有的厨房事,没有太多的讲解和示范,做错了没有指正,却在过后彼此讨论如何改善。这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困难极了。为了让孩子积极思考,指示是不必要的。我很讶异千惠对教导的领悟,因为她其实还很年轻。我自己也常常不愿意等孩子摸索,先帮他们做好了他们的事,纵然心里懂得应当放手。

放手,却实是刻意,按着自己的私心不发作,而故意去完成的艰难工作。

母职其实并无所求,所有的教导不过希望孩子能够独立,走到哪里都能够生存。

爱他,就放手让他去做。爱,不得其法就是伤害。凡事不放手让孩子去做,是剥夺他生存的能力。大人满足的是自己嫌麻烦,不肯帮他们善后的私心而已。

阿花六岁,千惠妈妈去世了。六岁的小姑娘为爸爸做菜,成熟的除了是厨房的杂事,还有那一棵通透的心–千惠妈妈用生命来教育的成果。

阿花写了一张纸条,这样标签着–

阿花答应在天堂妈妈的事。。。

贴在冰箱门上的纸条随着一开一关的门,默默经营着民生。 

P/s: 如果芊惠妈妈用尽了孩子五年的时间来教功课,妈妈去世之后,六岁的阿花会不会也同样坚强呢?阿花是不是在妈妈去世之后就懂得生命呢?是不是都不用妈妈教书,可以一直升上大学并且生存下去呢?阿花怕是依赖成性,不懂得如何自理之余也不会自己读通更难的功课吧?

生命的意义在于生活的实践。芊惠妈妈在教阿花做菜做家务的时候就已经教会阿花如何面对困难,看待挫折并且把生命踏实的活在衣食足行上。

芊惠妈妈去世之后,阿花一边准备糙米饭一边安慰爸爸说,“阿花答应妈妈的事阿花要自己做好。”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梦想方程式

大树出版社的书在东马不太看见,书展运回来,马上爱上它。

故事大纲

当人开始不思考,他的存在方式就跟梦想里的人一样。梦想里的人没有自由,没有动力,主人怎样幻想自己,自己就怎样存在于梦想的空间。人类渐渐放弃思考,生活在一个默认的模式里,不再去问为什么,不再追求理想,不再懂得创意,梦想世界和现实世界的距离慢慢接近了。于是梦想世界的人得到机会离开梦想世界来到现实世界。两个世界的乱置交错,越来越多不懂得思考的人被取代了。梦想世界的人没有手纹,真的人有手纹,这样,无声的开始了一场替换革命。

故事还有很多迷离的情节,无法说明,只能自己看了,体会。

20140820_173040

读完故事我呆呆的想傻去。再看一看手掌,大大的吃一惊,‘呼!我没有手纹!’

Read Full Post »

生活

IMG_1090

rainbow loom

IMG_1006

一壶茶

  IMG_1029

一个乐高玩具人-龙珠goku

IMG_1002

一粒包

IMG_0893

IMG_0894

一堆书

IMG_0821

一个气球

IMG_0834

一场欢笑

Read Full Post »

生死之间

淡淡的香草味从发间飘来。忽隐忽现,迷惑的荡来荡去。我细心一想,呵!是车子里放置的香草,日越浓烈,在它将要枯干的时候最为浓郁。将头发的结打开,让它沉浸在香气中,为要更多的发香。突然,对死亡的害怕像潮水一样的涌上来。好像在电影里有过这样的感觉,不是电影,是书本里吧?还是半梦半醒之间?。。。可能是很久以前,不,是不久之前,不知道是哪个时段,那个生命里触礁的时候,害怕得无法面对生命。无助得一如小孩,陷入黑暗里,被恐惧笼罩着,一直想逃脱。害怕的或者不是死亡,而是对于生命的亏欠,一直让心悬着,无法释然。

香味还未退去,把香草置入车里的叔公却去世了。下车到灵堂,握着家属的手的时候,眼泪突然满眶。感慨的是生命无常,也是无法想通生死的寻觅一直无法卸止。陷入思想的死角,是因为智慧不够,生命的根基并不稳扎。

有人说,要懂得生命,就要常出席葬礼。只因活着的人是迷惑的,看不清楚自己的状况,是我们实在没有能力对自己的生命明明白白,理智的通透。长久的生活在仇恨和争夺之中,为了自己一点点的利益。不肯吃亏的决心,本身就已经吃亏了。对于生命苛刻的要求完美,本身就已经不完美。我们如今活着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这一点点的利益,不过就是眼前一点点的享受和虚荣而已。

遇到经历生死的人吗?我很好奇,经历生死会不会改变人生观?其实不会的。人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依然会用上自己的那一口气,哪怕是最后一口气,坚持连自己也不明白的情欲和骄傲。

思想陷入死角的时候,我不断的跟上帝说话,不断的埋怨生命复杂。圣经说,一天的挡子一天挡就够了。活得平凡,活得从容,原来就是一天。曾有一度,我很努力刻意的活在生活的顶端,很努力的让每一天不虚度,试验生命的底线,感受它的韧度。星辰月亮一样的阴晴圆缺,天地一样过去,生命如果坚韧,不是出于他自己,而是上帝的给予。

生命,要做的比想的还多;如果想的比做的还多,就无法安然入睡了。

这是大宝小宝第一次接触死亡,我问大宝他在想什么?大宝僵硬的微笑说,‘很奇怪’。谁说不是?生命真的很奇怪。

如果来到生命的尽头,你想些什么?

童年无法忘怀的悲痛?自己犯过的错?对别人造成无法磨灭的伤痕?伤害过你的人事?哪一次聚会,自己不小心说错的一句话?一生的荣耀?或是点菜的时候,比你慢到的邻桌却比你先开餐?

我想到的却是叔公望着我们车后满罗的榴莲说,‘我帮你弄些香草来遮盖榴莲的味道。’语毕,他的摩多车叭叭叭的开远了。

生命不就是活在当下,不去惋惜,不去企求,语毕,马上弄些香草来,芬芳日子吗?

 IMG_9498 IMG_9634

p/s: 叔公打完球,转身换场的时候,突然倒地,被转过身来时已经没气息了。突然的死亡确实的震惊了我们。

叔公的女儿说,‘上帝把爸爸先接去了’。

叔公安息主怀,13/8/14.

Read Full Post »

第一场比赛

蛟龙出海不如说是小蛇出游,只是啊,这两条小蛇是妈妈的心肝,再怎么慢都还是龙。

这个泳池是大宝小宝游泳的摇篮。如今这两个孩子战战兢兢的站在站台上一跃而下,妈妈不禁的联想他们当初怕水的黏在泳池旁,一下不肯松手的样子,同样是战战兢兢的。

一年的日子,几乎每天进出泳池的生活,坚持的是不断的牺牲–牺牲了孩子很多的时间和活动;却也坚持了他们日渐壮大的体格和勇敢的态度。

孩子比赛的之前,妈妈问教练,‘孩子发烧,适合游泳吗?’。教练愣一愣,不太有表情的点点头,‘可以’,接着又说,‘你怕他们不能应战的话,就先让他们仰泳和自由泳’。

这时我飞快地看一下手表,再看一看泳池里热身的孩子,飞快的跑到柜台去把孩子多数的比赛项目删去,只剩下两样,再跑回去把孩子的书包带上,挤进人群里,找到带队老师,重复删掉几项游泳项目。这样来来回回,比赛的时候,主办当局还是派人来找大宝去游泳,爸爸阿力再把大宝另外一项100米比赛删去,我们只剩下早上的赛事。

大宝是很实心的人,他自己心里盘算,知道自己肯定赢不了同伴。这肯定会拉尾的比赛,他却一点不害怕,从容的游完了。50米长的仰泳,是大宝的一大进步,不属于运动孩子的他,可以完成50米仰泳,妈妈泪盈满眶,载满了他勇敢面对的骄傲。

小宝的游泳细胞确实又更多一些,第一场比赛,小宝是没自信的,他先为自己摆好下台的楼梯,‘妈妈,我要游慢慢,游最后。’。哨子一吹,小宝还真是慢条斯理的晃动双手,留下哭笑皆非的妈妈岸边设法理解他微妙的心理状态。

小宝泳池上来,妈妈轻轻耳边说,‘你好慢啊!’, 霎那间,我们的心灵做了一次不言而喻的交流,小宝鬼鬼的一笑。

“这是怎样?别以为妈妈不懂得厚!”, 小宝又是甜甜一笑。

第二场比赛,小宝一跃而下,把奶奶和妈妈的千万叮咛也同样带入了水里,更用力的游去了。看着小宝水里的身影,妈妈突然理解,小宝原来没有自信,却也自负。如此矛盾的处境怕要用上很多时日才能洗脱他童年的懵懂吧!

泳池要是懂得的话,看到孩子在这池里如何蜕变,怕它会说,‘孩子,不怕!我们一起努力!’

 

IMG_1096

IMG_9703

IMG_1125

IMG_9733

IMG_1143

 

IMG_9729

Read Full Post »

情绪背后

大宝兴致勃勃的说,‘妈!我的COC厚,十个giant来攻打我,都不能让我少一个巴仙。。。’

我当下突然冒起无名火,‘你讲什么骗话啊!我最讨厌你这样大炮了’

‘真的!’大宝眼里露出一丝的不安,继续硬撑着。

我更是生气了,‘我说过,不要讲骗话。。。’

大宝玩的网上游戏妈妈也有玩,所以,理论上来说,大宝述说的十个giant攻打,丝毫不损,那是不可能的。

妈妈脑海里出现的是前几天大宝也一样说了一个不着边际的谎话,吹擂着自己多英雄威武,当时,我无法证明大宝的话,也就不了了之。

今天,他又来了,站在一旁不断的坚持自己的理论。

当下,妈妈劈头大骂大宝的谎言,心里隐隐觉得不妥,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说谎,是妈妈的死穴,原生家庭的关系,我苦苦跟它搏斗的很多时日。大宝说谎,妈妈的口气便是不太好了。

‘我跟你说,再一次说谎你就变成魔鬼的人了。’

大宝不再说什么,站在一旁。

我不理他,望着后院的杂草,心里是重沉沉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拿出看一半的书,感到巨大的压迫感,再也无法入目。本来的疲惫,突然一扫而空。

妈妈静静的想,为什么大宝急于证明一些不存在的事实呢?他是不是想证明他自己的存在价值?说谎,如果不是为了掩盖错误,它其实也是没有信心的表现。如果一个谎言可以让他变得巨大,为什么不呢?

那一张无辜清白的脸后面隐藏了怎样的情绪?大宝大部分时间都是礼让的人。小宝天生讨喜,在弟弟出生之后,哥哥就老老实实的当他的哥哥,终然他也有不甘心的时候,却没有太多机会表达自己。大宝喜欢在弟弟睡觉之后不断的在妈妈身边打滚,不断的转换睡姿,迟迟不肯入睡。那是他唯一可以独自拥有妈妈的时候。妈妈用尽了力气,大宝还是不肯睡,一直到妈妈威胁要处罚,他才突然睡去。那不肯睡觉的心,正是他那一颗不懂得表达自己情绪的心。

那一份惋惜和疲惫,加上爱孩子的心奇妙的交杂着。

我突然眼泪盈眶,大宝啊,大宝,你一直是敏感却不懂表达自己的孩子。在大人责备你的时候,你只有一双眨也不敢眨的眼睛,静静深沉的看进妈妈眼里。

妈妈突然想起圣经说,‘快快的听,慢慢的说,慢慢地动怒。’

对于孩子的情绪,如果妈妈能够慢一点发怒,慢一点出言,或者妈妈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想通,大宝要的不过是妈妈多一点点的爱。

 

Read Full Post »

床前故事

听故事,在孩子很小的时候 就开始了。孩子开始游泳过后,讲故事的时间因孩子太过疲累而断断续续的苟延。

小宝先将床扑得整整齐齐,不带分紋,舒舒服服的躲进他自己弄好的口袋床,脱掉眼镜,左右摇摆,在窝里弄个坑,满足的微笑着 “好啦!妈妈可以讲了!”

大宝将身体依着妈妈,大头堵在妈妈的视线前面意图先赌书里的文字为快。

妈妈开始读故事。

“哦。。。你知道吗?宇航员每个星期日一定要吃jello为了记得又一个星期了。”

小宝从被窝里跳出来,一个大头把哥哥的大头挤过去,“哪里?哪里?我要看jello”。

哥哥尖叫,“oi!!!!”

小宝不理有他,大头挤在书本前面。看完,又回到他的被窝,挪一挪身字,弄个坑,舒舒服服的微笑,“妈妈继续!”

‘O….你知道吗?第一位宇航员是一只名叫leika 的狗哦!’

“哪里?哪里?我要看狗” 小宝从刚弄好的被窝里又扑咚跳出来。

大宝,“oi!!! ah nic 很坏啊!”

语毕,小宝舒舒服服的窝回被单口袋里。

如此断断续续,乐此不疲的游戏,小宝最喜欢,一如一个不厌倦的老实工人,日日按着本子,日日工作。

大宝可不是省油的灯,第二天,妈妈发觉大宝先将书看完了。

大宝欢呼,‘我不用跟大头ahnic抢,我自己看完了’

那端,小宝一脸不悦,‘妈妈,这本不好看,给哥哥看过了,我们看另外一本。’

妈妈和大宝异口同声,‘喂!!!!你找碴啊?’

20140807-102213-37333358.jpg大宝偷步先阅读,小宝在等妈妈的时候剪指甲。

 小宝又舒舒服服的躲进被窝里,微笑。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