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0年10月

在车子上,由于路途遥远,跟同事聊起天南地北。我坐中间,右边的同事说,‘我结婚二十年’;左边的同事说,‘我结婚三十年’; 我说,‘我还不到十年’。 经了一会儿,我很好奇,‘结婚二三十年的感觉如何?’。结婚三十年的同事说了一句让我久久思考的话,‘那要看看你现在做了什么?’。

婚事昏事,人家说,结了婚就要学会,昏昏沉沉,大智若愚,才能常常久久。凡事太精明,反而会坏事。结婚第八年,阿力应对妻子的功力已经如火纯青。我和阿力没有恶言相向,阿力也没有大声跟我讲话。新婚之时,如果有任何不愉快,阿力讲上我两句,我就半天不说话,看他也不看,然后就偷偷的哭。阿力看了没辙,只好跟我好声好气,我看他有了‘悔意’,心软,‘你以后不可以这么凶跟我讲话’结束了大大小小的摩察。哈哈,对丈夫,有时候真的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能耐。男人,你千万不可凶他。

阿力是大孩子,我常说我有三个儿子。阿力的要求不高,只要妻子煮他爱吃的,给他准备日用,随时温柔对待,他就满足了。阿力问,‘纸呢?纸在那里?’, 我这结了八年婚的发妻,咕噜咕噜的,‘没有我你要怎样活?’说着,就帮他拿纸。阿力尾随,笑眯眯的说,‘那里?哪里?老婆太会收了,找不到’。阿力问,盐呢?糖呢?辣椒呢?’,妈妈一贯,咕噜咕噜。。。‘这是不是你家啊?’。 阿力甜甜的嘴,‘是我们的家’。

我这妻子呢?阿力也很清楚,我是越管越走的女人,要得到我就要放我自由,这样,我反而乖乖的驯服他的脚下。多年来,阿力没有管手管脚的约束我,我做了大大小小的错事,他都好言帮我建议改善的方法。结婚当天,我就丢了我们当时经济能力之下很贵的情侣表,过后每一年都有一些update,忘了眼镜,电话,包包,衣服,鞋子,毛巾,大大小小。。。阿力知道之后,轻轻的说,‘再买新的吧’。每到一个地方都丢一样东西的习惯是阿力惯出来的。后来,阿力摸摸头自问,‘我是不是太宠你了?’。我这妻子,常常泼阿力冷水,阿力想创业,我就会说,‘不必啦。。。你的性格,安安逸逸的,少了冲劲,不适合创业’。本来充满斗志的阿力像泄了气的球,说,‘看样子,要创业还要先离婚才行’。妻子笑眯眯的说,‘没有啦,我有斗志嘛,我借你。’ 其实是妻子没有斗志。 阿力为此气结。

看到网络传来传去的‘离婚的怪理由’,挤牙膏是其一,这。。。不是我和阿力的问题,因为,我们基本上一人一条牙膏;离婚原因之二,上厕所太久,这也不是我们的问题,因为,他用他的御用厕所,我用另一间。

如果说,要婚姻保鲜,现在该做的,我想是凡事包容吧。三十年后,如果我的婚姻依然新鲜,我就可以告诉你,婚姻防腐剂的成分了。

但愿如此。

Read Full Post »

一年总有那么几天离开家,以工作为名,放假去了。 这样的假期,阿力常有,我却真是那么一年一次。于是阿力说,那是我的年假。这一次离家,没有特别的伤感。比起大宝小宝年幼时期,我现在算是放得开了。

离开家,与一班十二个月见一次的朋友,意外的融洽。说说笑笑的边工作,便闲话家常。在这班朋友当中,我算是最年幼的,所以,听来的故事很多。他们讲的话也格外有力,听得进去,人生的经验是钱买不来的。

一位老师说起,我们一位朋友的事故。一次火灾,三个孩子都死了。佣人跳窗而出,跟出来的两个孩子,烧伤了手脚,留下三个烧死了。母亲出门开会,接得一通电话,只说是,‘你最好现在回来’,没人敢跟这位母亲坦言。母亲回到家,发疯似的,好一段时间,不休边幅。扪心自问,我实在没用勇气面对这样的事。听见这样的事,发生在一位,遥远却似乎很近的朋友身上,眼眶满了泪水。将心比心,没有几个人承受得了如此打击。

另一位男老师也讲起自己的经历。那位老师说,一次他驾着小船,载着全家,船翻了。他自己被困在旁边大船的船底,就哪几秒时间,他慌,他急,他发狂了。头上顶着另一架船的船底,顶着,无法起来,他心里只有那一两秒的祷告,突然就冒出头,呼吸起来。他爬上一根木筒,看不到妻子,看不到孩子,就他一个人。他说,他喊,他叫,他哭,他问上帝,他求上帝。。。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只要孩子妻子还在。他发狂的喊叫,哭。。。没有。。。没有回音。。。他失望。。。上帝啊。。。你在哪里?你来呀,你来看啊,你来救我的妻子孩子呀。。。说着,眼角就流下泪珠。他是一名大汉,即将退休的老师,眼泪流下,顺着皱纹流下的是爱,对一个家的爱。妻子孩子在大船的另一端也在狂叫。那小儿子,手里还紧紧握着爸爸交代他拿好的家钥匙。那位爸爸心疼地说,真是傻孩子。全家都得救了。妻子因此成了基督徒。过后,那位男老师病了一个星期,发烧。

家,是日入而息的地方。累了,倦了,躲起来的窝。

家,是日出而作的理由。拼啊,冲啊,向前的根据。

但愿,家,就像那小儿子手上紧紧抓着,握着,危险来了也不轻言放下的钥匙。

Read Full Post »

礼物

送礼物,不是阿力的专长。连带的,收礼物不是妈妈的特权。

但是,只要阿力外出,总会帮妻子办些货,买一些,妻子看了又看,摸了又摸,但是舍不得买的东西,我们不称之为礼物。这次,阿力外出回来,行李箱里装有3条妻子爱吃的gardenier巧克力面包; 一粒burger king 汉堡, 一双新鞋子,和一架新电话。妻子看了这双上百的鞋子,嘟起嘴 ‘不美’,再看看下百的电话,咕噜咕噜,又说一次 ‘不美’。阿力看在眼里,有气,不作声。 妻子马上换张嘴脸,‘你买的鞋很好穿,可是,不配我的造型嘛’。阿力不服气,‘你教书长时间站着,当然要买双好鞋,何况这双鞋是这间专卖店最美的鞋了,要两百块钱了’。阿力接着说,‘你那电话,坏了这么久还不换,我看你常常掉东漏西的,就买一架实用耐跌的,你弄坏了才不会心痛啊’。‘可是就是不能配我的形象啊!!!’妻子心理还是强辩着,外表却像没有种的太监,嘻嘻哈哈的陪笑。

孩子干等了爸爸一个晚上,累及睡去。第二天一早到爸爸身边打转,看看有什么看头没有。爸爸买了两盒3D拼图,但是,不可以玩。理由是,等妈妈出远门了,父子没事做,才可以玩。言下之意,那是妈妈不在家,父子三人消磨时间的玩具。说完,爸爸就把玩具高高的放在架子上。大宝干瞪眼,来回地徘徊,眼睛望向高处,再看看妈妈。心里大概想,‘妈妈一定拿不到,太高了’。这样来来回回走了几次,大宝问,‘妈妈你几时去开会?’。妈妈说,‘后天’。大宝很无奈的摇摇头,在渡边来回,终于,问,‘妈妈,你为什么不要今天就去开会’。好没良心的家伙,为了区区两盒玩具,连娘也不要了。

一天,睡觉前,大宝问妈妈,‘妈妈你生日要什么礼物?’。妈妈想了想,打一打小宝的屁股,‘妈妈的枕头给ah nic 抢了,一粒抢一粒,两粒抢两粒,现在又抢第三粒,妈妈没有枕头,所以,妈妈想要一粒抱枕’。小宝在一旁瞪大眼睛静静听,说,‘妈妈再买第四粒,我也要抢’。妈妈听了,哈哈给小宝瘙痒,大家嘻嘻哈哈的笑成一堆,累及,也睡去了。妈妈后来想了一想,小宝为什么钟爱妈妈的抱枕呢?大概是有妈妈的味道吧。

书展买了一本《儿童爱的语言》。妈妈爱的语言是精心时刻,爸爸爱的语言绝对不是礼物,两个孩子也不是收礼物的代言人。但是,全家人,每个生日,每个节日,还是送来送去的忙。礼物啊。。。不过是聊表心意的东西,是给那些不懂得表达自己情感的人,另一个自我表达的方式吧。

爸爸说,他情愿跟妈妈两个人旅游去,那是他最好的礼物;妈妈说,妈妈情愿每天有那么一段时间跟丈夫,孩子讲讲话,那是最满人心意的礼物;大宝说,爸爸妈妈只要能够让他不睡觉,不吃蔬菜,不喝椰水,就是最可爱的礼物; 小宝说,只要妈妈不让他读书,让他可以为所欲为,撒娇使坏,就是最棒的礼物。

只是啊。。。只是。。。

疼你,总不能纵容你啊!

Read Full Post »

睡事

小宝本来就是大刺刺,直头直脑的好家伙。讲起睡觉,小宝最近还变本加厉,发起狂来。眼看如此,真的坏事啊!

跟友人谈起,她的孩子,小宝一般大,自己进房间,自己睡。妈妈一脸艳羡,要小宝自己入睡,真是神话。每晚,小宝必定起床,摸黑跑到妈妈房间,站在床头,‘妈妈过来’。妈妈迷迷糊糊的跟了过去。有时候是孩子没叫,妈妈自己梦游过去的吧,因为,实在记不起,晚上自己有醒来。问小宝,‘为什么每天都要找妈妈?’。小宝答,‘我怕黑’。爸爸说,‘哥哥不是有在吗?’。小宝淡定的回答,‘哥哥很象鬼’。那鬼哥哥听了在一旁笑起来。

睡在大宝小宝中间必须呈畸形,妈妈虽然没有水蛇腰,但是,要睡得像蛇一样,才讨得两位公子欢心。两个孩子都喜欢按着自己的姿势粘着妈妈睡。大宝U型的睡姿,双膝顶在妈妈腰间;小宝大字型的睡姿,梦里忘了身是儿,一拳往往就打在妈妈的脸上。妈妈还曾经被打了单眼,夜里惨叫,起来对着两个甜睡的孩子,吞下热气,揉着眼睛睡去。如果妈妈搬到不那么挤的角落睡,两个孩子,夜里还像警察一样的起来突击检查,发觉妈妈在不可摸,不可及的地方,就会夜半起来跟妈妈理论,‘妈妈,你不可以这样的。。。偷偷躲起来。。。’。妈妈没力辩论,只好乖乖的,唯命是从,二话不说,又爬到中间,摆起水蛇腰,当起水蛇美人来。

早上起床,小宝笑眯眯的,看到妈妈睡在旁边,很满意。他一骨碌爬起来,腾空跳起,降落在妈妈身上。“啊!”的一声,妈妈惨叫。‘哈哈’的一声,小宝狂笑。当下,妈妈真得很想狠狠的打他个水落石开。奈何,一夜折腾,提不起腰,开不了双眼啊。

昨晚,听到小宝梦里说梦话,‘我要。。。我一定要。。。’妈妈真捏把冷汗。要戴护镜,安全帽才行。

Read Full Post »

产假

今年预算案带来了90天产假的消息。面子书热烘烘,沸腾腾的,妈妈们蠢蠢欲动。已经生产的错过了这项优待;正在代产的,得到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没怀孕的,得到了鼓励。在这有人欢喜有人悲的情况下,妈妈得到不少鼓励的留言,像是再接再厉,可能是个女儿。。。的善意谎言。

其实,马来西亚的产假一直是最少的。我们一边鼓励母亲多产,一方面又强逼摇篮的这双手,到外头去干活。于是,母亲的手粗糙,浮根,成了画家,摄影师,作家捕捉的对象。当中的无所谓,麻木,疲惫也是母亲们从来不懂得表达的心情。有谁懂得天天跟妈妈说谢谢呢?大家都理所当然的享受当宝的感觉。不都是没能报得三春晖吗?

在职场上工作,母亲永远无法全心的与男同僚厮杀,只要孩子头疼咳嗽,妈妈的手就马上放下电脑一股脑的冲回家,泡奶,换尿布,给孩子抹身退热。再回到职场上时,上司一幅冷冷的样子,把报告丢回来,‘你有时候也要用用脑袋’。开会的时候,心里挂念着家里嗷嗷待哺的粉面团,却又不得不听上司重复着已经讲过一千零一遍的废话。看着腕上的手表,名副其实的,‘留住我的人,留不住我的心’的写照。工作的时候,就有一大堆唯恐天下不乱的‘知己’,把简单的事复杂化,恨得妈妈心痒难挨,又不得不照着,被复杂化的笨方法当起白痴。日久,妈妈就语无伦次,疯癫起来。

如此恶劣环境,再生一个必须要有很坚固的理由才行。大家都对我说,生个女儿。。。长得像你。。。美啊(每次都是在自己累得人鬼不像的时候听到这样的话)。我说,我连种棵木瓜树都是公的,怎么可能生女儿呢?而且还是一共六棵公的木瓜树。

就为了这多出来的30天产假再生一个吧。30天过后的夜夜起床三次,日日怀抱宝贝,时时牵挂,该向谁要去?

想来,这多出来30天的产假也太昂贵了。

Read Full Post »

部落格搬家是被逼的。MSN Space 不再提供部落格服务,只好搬了。新的word press是直接将所有以往的点滴搬过来,除了一些细节无法完全保留,大致上轮廓都在。由于对于新部落格的各种功能不熟悉,寸步难移的无法做些什么。这非常时期,有着非常事等着自己去解决,时间自然无法挥霍在部落格。

于是,新窝是空的。

阿力看了看新的窝,赞叹,‘这样清洁才好’。我心中暗喜,其实是因为没有时间给部落格装潢,除草。

那也好,索性来个清爽家居吧。

Read Full Post »

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攀亲。学生喜欢唤老师为姐姐,妈妈。不比以前,我们见老师如见鬼魅。现在是老师见学生如见鬼怪,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古言,现在的学生更能应用;学不教,师之惰,却是任何时代老师确确实实能体会的。

记得上大学的第一年,参加生活营,我这新鲜人被选为‘妈妈’,所有‘我家庭’里的学哥学姐,第三年的,第四年的,工作的都唤我做妈。想来,母亲的形象,那时已定型。现在,当上了老师,看见学生攀亲攀戚,我退避三尺,害怕这样的攀藤也沿上来,告诉自己,绝不可混入这谭污水里。学生屡屡送上Family request, 都让我一一回绝。话虽如此,也莫名更其妙的多了这样一位‘儿子’,我想,他也是不喜欢攀戚唤戚的人,而我,更喜欢唤他为徒儿。

回想自己中学时期,老师对我的影响不是课业上的。那个时候,应对考试的学问多数自己从参考书研究出来的。此言,似乎有点大逆不道(当然不是每位老师如此),但是,多数我遇上的老师都喜欢照着课本逐字读给我们听(纯属个人经验)。当然也有不念书的老师,让我碰上的,少数。那时候,并不讨厌老师,只是很怕老师。其实心里明白,老师影响我的思想。潜移默化,渐长,发觉,他们让当时正在给自己定位的无知少年,多多少少,改变了眼光,改变了思考模式。是有这么一两位老师,至今,仍影响着我。所以,我一直明白,老师不单单教课业的知识,还教孩子自己无法测量的人生学问。

我那徒儿,算是心理上比较成熟的学生。每个话题谈来都很中肯,对事情清清楚楚。告诉阿力关于这徒儿的事,阿力似乎每次都忘了之前的谈话,新事一样,可见,徒儿的事不在他心上。奇怪的是,每一次阿力都会问一个问题,‘他会读书吗?’。其实,读书不能代表一个人的人格,但是,却能看出此人对生活的优先次序,和态度。会读书的孩子,他赢在懂得自己的责任,胜在知道如何篇排优先次序,更懂得面对生活自己应有的态度。如果不是这样,他很难在书本面前坐下,认真面对自己的课业。这样的时代,这样多的诱惑,现在的孩子由其是。

回想自己老师对自己的影响,我问,我能给学生带来什么呢?跟徒儿谈天,我想,我能教你什么呢?人生不都是自己在经历,在承载吗?有多少是别人能够分担的?自己再亲的人也不过只能给自己打气而已;很多事情,除了孤单,还有空洞。所以,每次看见徒儿笑嘻嘻的样子,我知道那是少年,那是轻狂,那是欢乐的时候。却也迫不及待的想告诉他,人生可以如此享乐的时候不多。人生有多少场奢华?不,不,不多的。人生多数的时候都是平淡的,就算是搬迁,喜事,旅游都是平凡的。

买了一本书给徒儿,他前谢后谢,我心里想,‘如果树人是一本书就办成的事,就太简单了’。可能也是因为他的心无杂念,所以能够把事情看得更透测,更简单。常常让这浑身是油的我,目瞪口呆。也是因为他的简单让我常常觉得自己在欺负他一样。

喜欢一个孩子,或一位学生是很直觉的。在这间学校新任才教一年半,就教上了汤家三兄姐妹。汤家兄妹,我更亲近小妹,也是因为她简简单单,大喜大悲,是直肠直肚的豪杰人物。但也是最难顺服于掌心的顽猴。少年时期,是最脱轨的时期,任何事都来个叛逆,加个自我。欲摆脱家庭的捆绑,却又无力自主;身体发育良好,有强烈需要;三年五载,却还不能承担自身的基本衣食。所以,事情不好办。

我想,历年来面对这么多少年人,自己也走过这一段。将来,大宝小宝长大了,我会措手不及吗?告诉自己,我要当少年大宝的朋友,少年小宝的知己,定时跟他们约会,一个快餐,一次旅游,就母子两人,以朋友的身份约会。

面对少年的父母真的只有放开才能得到。其实,也不到我们不放手,就算我还要把大宝小宝紧握不放,他们也不会愿意听我从小吹起的魔笛。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