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0年8月

初恋

大宝神秘兮兮的跟妈妈说秘密。。。大宝有女朋友了。大宝讲完过后,千交代万交代妈妈不可以说出去。到了晚上,睡觉前,妈妈告诉爸爸,大宝有个秘密。爸爸马上搭腔,‘女朋友对吗?’。隔一天,奶奶也笑眯眯的跟妈妈分享这类似的故事。这八公,叫妈妈不可以传开的秘密,自己到处宣扬。想必,女朋友这词还带有‘长大了’的味道,让大宝引以为豪。

这是大宝这辈子的唯一初恋当然要把它记下。我想,多数人所谓的初恋不过是一厢情愿,妈妈也经历过这些,能够同理,只是,这孩子的初恋未免也太早了。在家里,我们从来没有开男女朋友的玩笑,女朋友这样的名词就像汽车,飞机一样的不太有切身意义。大宝口中的女朋友,大概是人云亦云,同学起哄闹女朋友,他只知其表,不知其里的就把自己珍贵的初恋给出卖了。

大宝所说的妈妈一字不漏给他记下来,‘Mary(为了私隐,姓名保留,以代号称之)很会读书,所以我喜欢MaryMay也很美但是我比较喜欢会读书的。Mandy‘hiao’。。。不可以喜欢mandy’

等等,你这么小,你知道什么是hiao?’  妈妈问。

大宝淡定的回答,知道。。。接着说,她到处抱我们,还要kiss我们。。。。妈妈心里知道,小孩子嘛,哪来的色情成分啊?不都是纯纯的爱,轻轻的蜻蜓点水之吻吗。但是眼下妈妈不能给大宝教训,不能批评他的朋友,深怕,惊吓了他这只小白兔,以后就不敢再跟妈妈坦白的讲诉学校的种种了。于是,妈妈忍,忍,忍。不可以教训,不可以给意见,只要借他耳朵,帮他收藏这些记忆,让他在妈妈的友情下慢慢壮大。

常常跟同事讲起某某学生,小小年纪就谈恋爱,如何如何跌入情网。大家都有一个共识,要是我们的儿女将来也陷入这样的情况,该如何是好?某妈说,最怕女儿高中没毕业就大着肚子回家;我似乎有同感,害怕儿子没毕业就带着女友回家,并且告诉我她已身怀六甲。

每每看见报纸弃婴的新闻,妈妈们总不厌其烦的指着报章,以后孩子会不会这样啊?一副担心自己孩子也列入未婚妈妈统计的模样;孰不知担心的事未发生,妈妈自己已列入母亲郁症的统计里了。

所以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牛马。很多东西,担心不来的。

将来大宝真是恋爱了,妈妈是不是可以笑眯眯的说,‘好啊。。。好啊。。。恋爱好’。然后压低嗓门,‘不要用妈妈的钱去礼物就好’。

 

Read Full Post »

君心似我心

开车的时候,收音机播出这样的一句话,‘有情人终成眷属不难,眷属终生情人才可贵’。当才子佳人年华老去,经过岁月的琢磨,两个人依然携手,依然同心是一点也不烂漫的事。反之,它是很实在,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泪水和欢笑。
 
九月,即是我和阿力结婚第八年的一个石标。有报道说,两个人在一起,样貌会越来越像,习惯也会日渐相同,这叫基因模仿;最近,还看到报章说,夫妻的脂肪比率也会渐行相近,无论结婚多久。我跟阿力是不是越来越相似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我们绝对有金星土星的差别。两个人的性格南袁北侧,我急性,他慢拍;我大意,他细心;我喜欢小玩意,他喜欢四大皆空;我这种没事坐不静的性格正好冲着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两人依然走到了今日,当然需要很多的包容。撇开性格不说,大家生活习惯也不同,共同生活这些日子,除了孩子幼年时的几年,大家尽量彼此迁就之外,两个人的生活作息可是各做各的。我是过夜生活的猫头鹰,他是看准时间作息的知更鸟;月升,我便精神,日升,他便晨更。
  
闲着没事,问阿力,‘结婚第八年,问你个问题。。。’
阿力眼睛依然瞪着电视,闲闲,‘嗯。。。爱。。。’。
什么?我岂是以单一问题来肯定‘爱与不爱’的肤浅妻子吗?看见阿力歪着嘴,奸笑,眼睛依然瞪着电视。我接着问,‘我们有没有越来越像?我有没有被荼毒?’。
阿力难得调皮的说,‘是我近墨者黑’。
这样的话题,跟这样的人谈,就算谈上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个所以然。倒是自己从这短短的对话里领悟,两个人,如果太像,就有一个人是多余的。我们应该庆幸‘不同’。于是就作罢,不问了。
 
在我‘作罢’过后,问题发酵,在这慢中郎的心里起了作用。为了更了解妻子,阿力决定自己尝尝妻子的夜生活。周末,偷得闲,孩子由妻子照顾。阿力夜深人静过后,就展开了神秘的‘夜生活’。隔天一早,起床看见阿力依然瘫痪在床上,说不出的奇怪。
问,‘你昨晚做了什么?’
阿力回答,‘昨晚,我做你平时做的事’。
这倒新鲜,到底做了什么呢?
阿力,‘首先,上网;半夜过后,就扭开电视机,乱七八糟的转台看电视节目;然后闷了,才手拿‘三毛’,脚放薯片,慢慢的啃噬自己的睡眠,几乎把整本书看完了才入睡,大概是清晨三四点了吧’。
平时自己多么享受的生活方式经阿力这样一提,变得窝囊之极的时间暴发户。深深懊悔,真不该这般风花雪月,浪费生命。 
问阿力,‘你觉得怎样?什么感想?’
阿力答,‘这样的生活,很容易中风。’
于是,阿力在体贴的妻子同意下,让他在好好的昏睡一天,补回元气。
 
一觉起来,打蛇随棍上,又问阿力,‘我这妻子怎样?’在我期待着各样的甜言蜜语的时候,幻想着自己将要建立的贞节牌坊,听到阿力答,‘这妻子很难maintain’。
 
结婚第八年,阿力和他的良人并没有变成彼此,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的神话并没发生。古人说,‘  一薰一莸,十年尚犹有臭’。大概,真要待十年后,再嗅嗅,再嗅嗅。

Read Full Post »

小宝七个月

 
小宝七个月时是小胖子
pot太小,屁股太大

Read Full Post »

追看连续剧

大宝小宝看电视剧。
是西游记,剧情精彩,变化无穷,无限想象力,所以,全家就一起看电视剧了。
看戏的时候,大宝小宝不断发问,有时候是空问,有时候兄弟俩自问自答,因为,问题的素质太高,妈妈回答不来。
 
爸爸在一旁摇头,叹息‘三岁五岁,就看连续剧?’
妈妈,‘。。。’
 
小宝没看一会,问,‘妈妈,为什么每次有人要走就要‘啊。。。啊。。。啊。。。’唱歌?’
妈妈,‘。。。’
 
大宝集精会神的看,问,‘妈妈,为什么电视里面是白天,我们是晚上呖?’
妈妈,‘。。。’
 
小宝看见猴子被压在五行山下,问,‘五百年了没有?五百年会久吗?’
大宝答,‘昨天,今天,就五百年了’
 
广告,小宝问,‘戏完了吗?’
大宝答,‘没有,要做四次广告,戏才会完’
 
小宝看广告,‘妈妈,买这个洗衣的,洗了,向龙卷风一样,衣服变白白’
妈妈,‘。。。’
 
素质高吧?!  

Read Full Post »

先敬罗衣后敬人

一首很久以前许冠杰的歌,里面有一句这样的话,‘泥猛充石斑,做事亨通没话难;只要穿得好看,开声屋都震。。。皆因先敬罗衣后敬人’。这样的话,当然夸大了现实,但是,不无道理。不单单成人,就连小孩也先敬罗衣。
 
小宝喜欢看妈妈穿戴琳琳种种的耳环。妈妈换了新耳环,小宝第一个发觉,就爬到妈妈的脚上坐,仔细观看,轻轻碰一碰,赞叹一声,宛如看见珍宝一般。后来,妈妈也发觉,幼儿也喜欢人身上新奇的吊饰。小侄女未满一岁时,看见我这舅母,先摸摸舅母身上的彩虹T-shirt,再摸摸项链,摸摸耳环。那时刚好长发攀起,一双黑色的吊坠耳环格外明显。摇摇晃晃,一双黑色星星,新鲜。
 
只是,有时候啊,当新鲜过了期,就会变成恐怖。
 
最近小宝不断的追问妈妈,‘妈妈为什么不戴我送你的bear bear耳环?’那两毛钱般大小的耳环,耀眼的金黄色,如果戴在耳垂上,我可是半步不敢出门。小宝不断的要求,妈妈只好勉强戴上bear bear 耳环,洗碗,煮菜,理家务。走过镜子前被自己耳上的一双小熊吓了一跳。主妇耳上的小熊宛如鬼魅,恐怖之极。
小宝非常喜欢这两只自己精挑细选的小熊,问,‘妈妈为什么不戴着bear bear 去学校?’。妈妈只好苦笑,呵呵,若是如此,恐怕学生的笔记本上不是老师教的课业,而是一只只金黄色的小熊。
 
友人给我看了韩国流行的服饰图样,建议我何不做此打扮?我回答,’I am mom of two’,对方回答,‘知道’。据说,韩国现在带领潮流,走得最快,最前端,最in的是韩国,发饰,服装,化装都是。但是,流行不一定就适合我。18岁以前,我穿的都是妈妈给我准备的衣服;大学时期,T-shirt,Jean; 大学之后,我穿的是一件件OL服饰;30之后,难道要我晚节不保,逆走时光穿上流行短裙,牵着两个孩子,招摇过市?只怕别人不笑话,我自己到是鼓不起这勇气。
 
有人说,儿童期要穿水手装;青春期,白T-shirt,jean最好看;中年,要穿套装;老年要穿西装;年末,要穿唐装。穿得合宜,是大智慧,还要顾及是不是亏负旁人,是体贴。所以女人每一次对着满橱子的衣服叹息,‘没衣服’是一句经过各方思考,周全考量的忧而忧结言啊!男人就是不懂。
 
男人不懂得的还很多。女人嘛,当然希望自己18,28,38长得差不多。街上遇见旧情人,也希望对方说一句‘你一点没变’的鬼话。只怕,旧情人没遇见,倒是遇见街上的小混混,骑着电单车后面吹口哨,前面看了你一眼,不客气地说‘哎哟, auntie , 老了就不要这样穿啦’。让我们心里暗暗后悔,今天没听通书的话,‘不宜装潢’。
 
 小宝吵过之后,大宝也来吵,‘妈妈,为什么你不要戴我送你的trafic light耳环?’
假若妈妈真穿上流行服饰,戴上trafic light 耳环,套用长恨歌的话,。。。回眸一笑,六宫粉黛真的就无颜色了, 是被吓得无颜色。

Read Full Post »

可以摸,不可以吃

把孩子小时候拍的一些影相翻出来看
 
  
 
孩子看见木瓜,真是新奇,但是爸爸不准他摸。
这‘不摸’又如何知道木瓜种子是软是硬呢?
可是‘摸’又害怕孩子随手将种子放入口里。
 
所以有人说,孩子不按牌理出牌让他去,因为他们要学习。
也有人说,孩子要教,免得让他随意尝试,有危险。
 
你是妈妈,你决定吧。
 

Read Full Post »

走入厨房

决定放下自己喜欢的工作,改变生活,需要很多勇气。从‘决定’到‘实际的丢信申请’少说有三个月了吧,不断地给自己找理由,一拖再拖,说穿了,自己害怕改变。仔细瞧瞧,身边的朋友都俸禄劳作,守着一份工作,似乎也守着自己的尊严,附上时间代价为五斗米折腰。少数的友人辞去工作,都在家里幼吾幼,老吾老。一直以为,自己会庸庸碌碌的执粉笔至老姥,岂知,临老入花虫,在孩子渐渐长大之后,我这老寿星,没有太固体的理由,竟然找砒霜吃。决定暂时离开职场。
 
不熟悉的朋友,不断地发出疑问和质疑。这是什么行情?你将铁饭碗随手弃置?是不是有什么隐情?丈夫不忠?孩子生病?一个个怀疑的眼神,不可理喻的表情都表现了自己的孤单是无法被体会的‘任性’。 而那种每天摸黑起床,一分钟不可浪费的早晨,梳洗,披上盔甲,坐在镜子前画皮,忘了钥匙,忘了水壶,忘了电话,忘了电脑这一上一下,一进一出的来回走,然后,紧张的开快车到学校的日子,只有自己体会。也不全因为这样的芝麻绿豆的小事就罢官归故里,堂而皇的借口当然也有两个,不就为了家,和为了自己的理想吗。听见的人都歪嘴轻轻一笑,不置可否。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踌躇?不是犹豫?
 
吃人手软,拿人手短。离开工作,第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没了钱,少了说话的权利。虽然,阿力不会是跟我在金钱上斤斤计较的人,但是,总会遇到金钱和权利对决的时候。脑海里忍不住联想种种假设,如果,外出旅行,我还可以有意见吗?如果,购买大型的家具,我还可以挑三选四吗?我还可奢侈的烫两百块钱的头发吗?我还可以随性的买小礼物给朋友吗?对于金钱,阿力很早就给我警告,你没工作了,不可以干涉我花钱。阿力会这么说,不是因为他害怕我阻止他买他自己喜欢的东西,实际上,他也不太买东西。而是因为,阿力知道我的德性,没了工作,我会像大摆钟,从一个极端摆到另一个极端。从随性的买东西到苛刻的购物,就连他买东西给我,我也会摆出晚娘脸。
 
黄脸婆的名号是自己无法摆脱的假想敌。本来是’bread winner’变成’home maker’,这样头衔的差距不可等闲视之。 没了工作,我就得天天留在家,家务是不是就由我全权打理呢?真害怕这样的局面。我也希望有双帮忙的手,我也希望家务不要变成我理所当然的朋友。我当然喜欢闪闪发亮的厨房,乖巧的孩子和美丽的自己。但是我真的怀疑,丢掉工作,真的就让我成仙,仙棒点一点,百物齐全吗?天知道,要把家打理好,把两个孩子照顾周全,是天职也是艰职啊。旁人一句‘你最闲’,‘你最好命’,‘你最爽’听入耳变成千针万刺,即使无心也感到勒颈,卡在喉咙,做不得声。
 
离职,也害怕自己变成‘期待丈夫回家的妇人’。有人吓我,呆在家,闷了一天,丈夫回家,你就喋喋不休,讲个不停,偏偏话题空洞,专讲报章的强奸,打劫,虐待女佣,再来就是刘嘉玲,郑秀文等等新闻,既不新,也没文章,没内涵,久了,心胸必定狭窄,眼光必然浅短。届时,丈夫外遇,别怪没事先提醒。吓得我冷汗直流,找不到话应对。
望夫石要附带可歌可泣的故事才精彩,像我这样不痛不痒的望夫石形成了,不过多块烂石头。
 
千种万种的可能性,还没丢信,就已吓破胆。
回头想想,这真是一派胡言,那万家灯火下的家庭主妇不都也活得精彩,活得有智慧吗?想通了,其实,离职之前,不用看通胜,不用前思后虑,你需要的不过是个好理由,满足习惯追看肥皂剧的旁人。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