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4年11月

道安

越过几张桌子,他骨碌的双眼闪闪发亮,响亮的喊过来,‘老师,我没有盘子!’

整件餐厅的人都往我望,‘老师’这两个字似乎印在额头上。我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一个安静的模样。

他继续的隔着桌子,‘老师,你吃什么?’。老师为难的笑笑。。。

‘老师,我没有汤匙’ 一如往常在班上的模样,我几乎可以感觉到他将身子吊在我身上,重量往下遂。

‘老师,我要盘!!!!’

老板娘手里拿着盘走向他,笑盈盈的,‘老师说你很顽皮’

一会儿,菜来了,老师狼吞虎咽努力的食把物往肚子里倒下去。

他好像大亨一样,‘呵呵呵。。。老师你的食物好吃吗?’

他才四岁,吃掉碗里的食物,他愉快的在位子上跳上跳下。婆婆一旁按着他,不让他扰乱正在囫囵吞枣的老师。

他不敢走过来,却依然隔着几张桌子,让整个餐厅的人都听见我们师生的对白。

‘老师你看。。。妹妹浪费食物。。。’

‘老师,你吃好了吗?’

桌上的食物越吃越酸,卡在喉咙里,久久难以下咽。 好久之后我才知道那叫做‘无邪’。

往后再回到那个餐厅都会让我似乎看见那个既兴奋又卑微的小孩以及他教会我的无邪。

Read Full Post »

什么跟什么?

雪球越滚越大,学期末,我还得管课业和各种拉拉杂杂的非课业,一个白费待兴的小房,家务,以及两个响不停的孩子。

孩子一大吵,一大闹,再一大打的,我完全投降,有兴致的永远是他们,对生活。

开车的时候妈妈开始唠叨。。。

妈妈:我最讨厌你们玩iPad了。玩起来,老妈是谁都不知道!

小宝: 谁是老妈?

大宝:妈妈就是老妈咯。

小宝:那。。。奶奶是老奶,婆婆是老婆?

大宝咕咕的胡乱大笑一通,双脚挂在妈妈的椅背上,晃来晃去:老婆是你娶进来的,不是婆婆啊!

小宝:不是,婆婆叫老婆,我要叫我的老婆‘母人’。

大宝又一番咕咕乱笑;那你就是工人啦!

××××××××××

妈妈边改考卷,边听戏,小宝紧张兮兮的站在旁边,张开大嘴忘了关,完全投入爱情片里。

小宝:妈妈,这个人有tattoo的,他会厉害打架吗?

妈妈:。。。。。

小宝:妈妈,那两个男的做什么?要打架了哈?

妈妈:。。。。。

小宝:谁打架会赢?几时才打?这么久都不打?

妈妈抬头一看,荧幕里,餐厅布置得很有西方色彩,灯光柔和,吃饭的人不多,女主角拿着电话,宛若天仙,细细的像溪水一样说着,‘我要你也过的好。。。’

再看一看小宝,这小子,依然张大嘴,‘她打电话要叫人来打架了哈?’

××××××××

大宝:妈妈,钢琴老师会用藤做篮子,很美哦。

妈妈:是吗?妈妈知道怎样做。小时候,我常看我的婆婆拿老式的绑货藤编成篮子,然后拿来卖。

大宝从来没有奢望妈妈会什么手艺。

大宝愣了一下:哪。。。你的婆婆有教我的婆婆怎样做吗?

什么跟什么?

Read Full Post »

危机

每年到了spm 考试我总有危机感,浓烈化不开。
话说有一年考试前夕,学生之间谈天,“考试不懂得作答怎办?”
眼睛溜溜的同学灵机的很,“请神请鬼,上身作答呀!” 语闭还一副坦然的样子。老师教你两年算是白教了。
另一位同学九不搭八的,“请牛顿吧!”
“可牛顿不懂爱因斯坦的东西啊!”
“请pascal? Archimedes? 他们不懂得spm format ohhh”
顿时鸦雀无声,大家望向老师,“把老师杀了吧!然后我们请她的鬼魂上来”
这是待師之道吗?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