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6月

美金和欧元

小宝一眼相中了线条小鸡。大宝千挑万选,选来一只黄松松的小鸡。

物似主人形,往菜市逛,买来两只小鸡,完全代表两个孩子的性格。小宝果断爱恨分明,这一只就是这一只,乐呼呼的满意自己的小鸡;大宝完美主义,选一只无瑕疵的小鸡,询问的眼神一直跟着妈妈,‘美吗?美吗?’。

小鸡吃什么呢?吃饭行吗?卖鸡的老板娘说,小鸡吃鸡料,大了才可以吃饭。

小鸡喝什么呢?小宝说,给它喝砖石能量水。

小鸡料哪里买呢?狗店老板娘说,我们只卖狗料,不卖鸡料。

带着两只小鸡到咖啡店吃午餐,店员几乎都挤到小盒子前看小鸡。有的小姐不好意识直看,假意的绕过我们的桌子,快快的看一眼,有若无其事的走开。大宝小宝倒是得意得很。

人吃饱了,该鸡吃了吧。小宝一直碎碎念,‘妈妈,快点去买鸡料’。这可头大了,哪里买鸡料去啊?车子停停走走,走了好多家米店,杂货店,宠物店,还是买不到鸡料。

逛了好多店,大宝发言了,‘妈妈不懂鸡料哪里买,也不懂给它喝多少吃多少,不懂建鸡屋。一定也不懂怎样杀鸡,我们怎样把鸡养大啊?’

最后,来到家附近的杂货店,妈妈问,‘老板。。。有卖鸡料吗?’。

老板说,‘有,在后面。’

踏破铁鞋无处觅,原来近在眼前。老板指一个店员,让他带我去看鸡料。我打蛇随棍上,问店员,‘鸡要喂多少次呢?喂多少?’。一副养名贵狗的模样。

店员是一位老伯伯,不好意识的笑笑,‘你养几只鸡?多大?’

我也怪不好意识的说,‘我养的很小只,两只’,手比一个二的模样。

老伯说,‘哎呀。。。是小鸡呀。小鸡要买小鸡料,这种鸡料,小鸡吃不下,太大了。’

‘有小鸡料吗?’糟糕。。。以为买对了鸡料,原来还有大鸡小鸡之分。老伯又往鸡料里翻弄,搬出一包又一包,‘没有。。。卖完了’

老板走过来,‘小鸡料很久都没秤了,我们有货,但是没空将它打包,你下个星期来,我有空才装一装。’

我抱着2kg鸡料,不舍得放手。

老板娘听到杂声也走过来,‘什么事啊?’

老伯一句,老板一句,又将整件事讲过一遍。老板娘,‘你养的是可爱小鸡吧?不是吃的。’

我笑一笑,一脸智障的模样,‘呵呵。。。好象是’。

老好人伯伯说,‘你将鸡料敲碎,小鸡可以吃’。

妈妈抱着鸡料走向车子,看到大宝小宝的笑脸在车子里,漾开来的笑意。

民生问题解决了。该给小鸡取个名字了。。。。黄色的叫美金,线条的叫欧元。

小宝说,‘如果一只是男的,一只是女的,就可以生很多小鸡了’

大宝说,‘然后妈妈要建一间鸡屋,妈妈。。。妈妈。。。你要给鸡的屋子开窗子,我才可以时时探望它’

妈妈笑眯眯地说,‘对对。。。开一间农场,妈妈不用教书,天天养鸡,卖鸡。’

小宝,‘这么多鸡,叫什么名字啊?’

一只叫美金,一只欧币,一只英磅,一只星币,。。。。

哈哈。。。我们发财啦。明天开学不去学校了。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神枪手的寂寞

我是神枪手。。。ah Boon

我是神枪手。。。ah Ben

我是神枪手ah boon 和ah ben 的妈妈

凉风飕飕,烈阳当头,激起了我们斗武之心。据说,谁要是赢了这场比赛,可以称霸武林神枪手!!!

ah ben 跳到妈妈背后, 攻后; ah boon在妈妈前面,砰!砰!六亲不认啊!惨绝人寰啊!大逆不道啊!妈妈被干掉了!

留下两兄弟,决议生死。

ah boon 讲。。。哼。。哥哥这三脚猫。。。哪里是我的对手。我空手,用silat把他打倒都可以。

果然不出所料。。。哥哥三两下就被打倒了。。。影子也不见啊!

失去了妈妈和哥哥。。。ah boon…虽然是神枪手。。。但是。。。。痛不欲生啊!!!

寂寞孤单的神枪手。。。只有在。。。。喝kilkenny的时候,才得到一点点安慰。

请喝kilkenny!

鬼啊!!!!妈妈不是死了咩?!

哈哈哈哈哈。。。。超无聊!

Read Full Post »

英雄主义

ultraman 兄弟。

多数的ultraman都是妈妈买的。阿力爸爸常常投诉,孩子都是让妈妈给宠坏了。

爸爸的教导方式倾向严厉。妈妈的管教方式,让孩子发展自己的兴趣。有时候,夫妻俩谈着,又觉得对方的教导方式比较适当。然后又调整,也坚持自己的,于是,摸出一条路来。

孩子喜欢的事,妈妈总是放手让他们自己做,很少说不。于是,妈妈买回来的玩具。。。有枪,有超人,有玩沙,玩水的用具。玩沙,玩雨,玩肮脏的,妈妈笑眯眯。希望孩子不活在父母的框框里面。孩子要有自己的兴趣,自己的性格,孩子不应该活得像妈妈所期望的样子,而失去了自己。

后面有一条隐形线,爸爸的管教和圣经的教导。

妈妈命令大宝小宝把玩具排好,原预备看见一排排整齐的ultraman。回头一看,ultraman跳舞了。

真是好看。妈妈喜欢。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