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4月

我的自述

妈妈忙着扫地抹地,大宝不断的缠上来,拿了一本厚厚长长的簿子,不断的游说,‘妈妈,看看我写的作文’。 妈妈抹干净客厅的地板,将地拖放进桶里洗一洗,拧干,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往上抹。大宝并不放弃,拿着他的长簿子,一个阶梯一个阶梯,跟着妈妈往上爬。

‘不要跟着妈妈,妈妈没有空,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等一下妈妈有空了才读你的作文’, 妈妈不耐烦的敷衍大宝。

大宝停顿了一下,并不理会,跟着尾随,又上了一个阶梯,‘妈妈,不如我念给你听’。大宝整个人似乎还在作文的美梦里恍恍惚惚的微微笑。

不等妈妈回答,大宝就开始念作文了。

我的名字叫林皓言。我今年七岁。我的爱好是画画。

我的学校在SJKC CHUNG HUA KROKOP MIRI。我读1A班。。。。’

妈妈听了,呆一呆,手里拿着地拖和一个水桶,往屋外走去,将水泼在外边的地上,用扫帚,用力扫刷着地砖。泼出去的水像泡泡球一样绚丽,我正在游乐场里篇织一篇美丽的油画,这么一乱想,泡泡球竟然漂在空中,写作文变成了有趣的事。天啊!妈妈多久没写字了。思绪渐渐枯懈。

忙完了家务,洗过澡,妈妈捧着大宝的书,坐下来,细细阅读,随手拿来手提电脑,技痒,说,‘妈妈帮你写一篇,你读读看’。

我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人。至少我认为,林皓言不是我的名字。妈妈说,皓,是爷爷给的;言,是外婆想到的字。至于我的姓,爸爸妈妈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妈妈问过我,如果要给自己取名字,我会想要个怎样的名字?我想不到自己应该叫什么名字,我跟妈妈说,我也会想到‘林皓言’做我的名字。妈妈歪歪嘴笑一笑,这个笑容,始终提醒着我,妈妈一再提醒的事,一切随心,写作文不可以限制自己的心。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随心的想,不知道怎样随心的写作文。或许在年长一点,我认得的字再多一点,我会随心的写作文。

当我发觉别人把我跟弟弟的身份对调弄乱时,我们彼此都大大的吃惊。‘妈妈偏心,把我生成哥哥,但是又比弟弟小只’,晚上睡觉前,我投诉。

‘很公平,你不要吃,弟弟喜欢吃,弟弟变哥哥,很公平’ 妈妈说。

再不然,妈妈总是得意的歪歪嘴笑,瞪着我,似乎在说,‘还吃不吃饭?’

我不明白大人,为什么逼我一次一次把填得满满的肚子,再加多一点点,就心安理得。把吃剩的食物糟蹋我的胃口叫做节省。把我吃不尽的食物丢掉叫做浪费。在我看来,刚好相反,吃不进的食物本来就不该进我的肚子,这才叫做道理。

我七岁,却跟五岁的弟弟成了双胞胎。这回事,跟吃不吃是不关联的。

七岁上小学了。我的学校很大,后来,我看到了妈妈的学校才知道,妈妈的学校更大。如果按着学校的面积比较,那么,我想,妈妈的学校比我的学校神气,而我的学校比弟弟的学校神气。只是,我再认真想一想,我上了神气的小学,功课一天比一天多,我没有为了这一点微不足道的功课跟妈妈理论,忍了下来,而心里渐渐明白,学校越神气,功课越多的道理,就不再羡慕大学校了。我希望永远呆在我的1A班里。

我喜欢玩ipad; 我喜欢躺在地板上滑来滑去,冰凉冰凉的;我喜欢做小手工让大人称赞我,只要不太麻烦的手工,又可以得到赞赏,我都乐意做的。这些事,好像不可以写在作文里,因为,老师不喜欢。至于妈妈,她喜欢我这样随心的写。我写出来只得到妈妈的赞赏,别人尽都是责骂和嘲笑,好像也并不合算。更何况,听妈妈的总是碰钉子,听爸爸的比较准。

我想,我还是写我喜欢画画比较安全。千万不可以写喜欢弹琴,妈妈会快乐得晕过去,然后,我要练琴练得晕过去。也不可以写喜欢阅读,我不想,我少少的temple run‘运动’时间,要和书本分割一半。

我不写了。。。不写了。。。越写越危险。有些事,还是放在心里比较好,写出来,会惹祸。

这篇跟妈妈携手合作的‘我的自述’只可以留在部落格里,我们一起开心就好。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逃不胜逃

梦里惊醒,我眯着眼看着阿力,说,‘好险。。。刚才校长叫我们到停尸房看十二具尸体。我看了。。。浑身寒冷’。

阿力转一转身,‘胡思乱想’。

学生叫我下载一种叫做 temple run的游戏,不断的游说,多好玩,多好玩。我自己没玩,倒是偶尔看到大宝惊叫狂逃。闲时,我也凑上一脚,看着他又跳,又跑,又转弯的,后头追上来几只黑色的妖怪。大宝从容的一弯一拐,跳过一个断桥,一个障碍,突然倒地滑过山洞。。。妈妈忍不住在大宝耳朵轻声的说,‘做功课。。。做功课。。。做功课。。。’。

大宝微微一笑,头也不抬继续在游戏里逃命狂奔。

小宝拿来一只玩具枪,‘fire…fire’ 的对着游戏里的妖怪发射。妈妈跟着一起狂笑。

‘你们不要害人好不好?’大宝大喊。

小宝和妈妈听不到,眼睛还是紧盯着荧幕。

‘啊!!!’  突然叫喊的是小宝和妈妈。荧幕里的人撞向断桥。我们一起责怪大宝,‘都是你,老爷的。。。’

大宝不理会,又开始下一个游戏。

妈妈真不明白,这样的逃命英雄,在游戏里一千遍一万遍的逃,无止境的狂奔,逃不胜逃。一次一次跌倒,又爬起,会不会麻木我们的神经,让玩的人在现实生活里,对伤害麻木不仁。

这样的电子游戏跟我的梦有关系吗?有的。恐惧感是一样的。无尽头被追的害怕同等于对死亡的无知。让人丧胆。

把ipad抢过来,我还是比较适合跟smurf一起下下田,建建房子,在岛上坐在海边享受音乐来得悠闲。不然,明天要梦见自己在停尸房里解剖了。

Read Full Post »

咖啡香

咖啡已经成了与我不可分割的朋友。没有咖啡,我可以昏睡一天,手脚无力,头疼,流鼻涕,状似瘾君子。

结婚九周年纪念,我使尽了眼色,暗示,明示,终于从阿力手上骗到了,结婚周年纪念的礼物。。。illy 咖啡粉,100% Aracabia。

从储藏室里挖出朋友送的咖啡机,放了好久,不曾用过的咖啡机。上一次看见咖啡机是新年之前,大扫除时,阿力见了说,‘没有用到的东西,跟人家讨来,放着。真不明白女人的心理’。上一次也是跟朋友讨来椰子,放了几个星期变成了satan。

咖啡机被拿出来用,我似乎有点兴奋,养君千日用在一时的感觉。

咖啡一滴一滴融入咖啡壶里,整间家都是咖啡香味。

袅袅杯中的香气。。。我一口气喝了四杯。

Read Full Post »

Amazing Grace

奇异恩典是一首改变世界的歌。妈妈很久没听大宝练琴了。开车回家,大宝兴致勃勃的坐在后座,问妈妈,‘妈妈,你听过Amazing Grace 吗?’

从倒望镜看着大宝,‘听过。。。很好听的。。。不要唱。。。不要唱。。。妈妈听了会哭’

大宝睁大眼睛看妈妈,‘会哭吗?为什么?’

妈妈故作神秘,欲言又止的叹叹息,‘嗨。。。’

大宝更加好奇,‘我要听故事!’

小宝也加进来,‘我也要听故事。。。是不是ultraman 的故事?’

故事妈妈不懂,故弄玄虚。。。上网查一查,再哄骗哄骗。

《奇异恩典》是一首圣诗,也是一个以反黑奴制度为主题的故事。约翰·纽顿是《奇异恩典》诗歌的作者,他曾失丧,作过贩卖奴隶的生意,后来在海上遭遇风暴获救,因着神的大爱和感召被寻回,决志信主,并作牧师。他一生的经历是神慈爱和恩典的明证,是神的慈爱改变他,赐他「奇异恩典」。

Read Full Post »

天使的翅膀

今天教主日学,让孩子唱歌,‘奇妙真奇妙,毛虫变蝴蝶。。。。‘
孩子的手很忙,一会儿变毛虫,一会儿变蝴蝶。蝴蝶飞高飞矮,左右的飞,飞,飞,胖胖的手煞是好看。
上完课之后,一位孩子走到我的面前说,’老师,我们长大之后, 翅膀会慢慢的变大‘。
这小个子,认真的看着老师,像是讲一件严肃的事一样。
老师咪咪笑,殊不知老师最喜欢封神榜的天马行空,这样的长翅天使要让老师喜欢了。老师把孩子搂住,说,‘老师本来也是有翅膀的。不,不,应该说,老师小时候跟你一样,本来没有翅膀的。’

老师边说边摸摸孩子的肩膀,示意,那是长翅膀的地方。
接着说,‘后来长大之后,翅膀就长出来了。’ 我将手从孩子的肩膀画出来,在空气中画一个大弧形。
孩子一点不稀奇,‘老师,是很大的翅膀吗?’
老师想了下,‘嗯。。。不会很大。。。可能很大。。。老师不知道,因为,老师不敢张开翅膀,一直收着翅膀,不敢让别人知道。‘

孩子恍着双手,很开心的样子,摇摆着身体。
‘老师骗人,翅膀这么大,这么能够收起来?‘。

这是一个认真的问题,老师要好好回答。
老师将肩上的两个袋子歇下,蹲下来,同样的高度,看着孩子,‘我们的翅膀只向我们信任的人显现的。’ 接着喘一口气说,  ‘但是老师害怕,怕张开翅膀,别人会取笑老师是奇怪的人。’
‘所以,一定要找到爱我们的人,他们愿意无条件的信任,没有回报的爱,这样我们才敢打开翅膀,飞出去的。’
孩子看着我 ,听不懂我的话似的,’老师,你一定是魔鬼。魔鬼才不会打开翅膀的。‘
我蹲着腿很酸,索性坐在地上,仰着头,看着孩子,‘不不,我不是魔鬼‘。停顿了一下,
想起三毛曾写过一篇《不飞的天使》,我依着葫芦说,‘老师还是天使,是不飞的天使‘

‘天使怎么不飞呢?’孩子低着头有趣的问。
‘每个人都是天使 但是,只有找到人爱的天使,敢张开翅膀飞出去。如果没有,久了,翅膀变硬了,就再也飞不出去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