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1月

新年谢幕

已经过了一个星期。这个新年过得匆忙。

拜年的时候,女友轻轻道来,说,下个星期要回复正常。

我心里想一想,是的,要回复正常了。

整个星期,忙里忙外,地板扫了,抹了,收了,也又脏了,乱了,湿了。

家。。。

有孩子的哭闹声

有打翻玻璃瓶的碎片

有吱吱做响的厨房

有停不下来的的电视声

还有不足的睡眼惺忪

但是,笑容依然是明净的

一年一次的忙乱,能够跟亲戚朋友学生坐下来好好的说几句话,吃吃喝喝,不失为新年的一个热闹起点。

新的一年,咱们一起开步咯!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2012 新年点滴

这是唯一一张孩子笑得还可以。不然都是猪嘴示人。

买了一颗黄梨回来当梅花枝

Read Full Post »

一路走来

中学时期的妈妈

中学时期的爸爸

恋爱中的爸爸妈妈

刚结婚的爸爸妈妈

怀孕时的爸爸妈妈

大宝小宝出生了

2007

2008

2009

2009

2010

 

 

2011

Read Full Post »

使徒保罗说,‘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

小组讨论这一句话。

我将这句话反反复复看了又看,这是去年一月我在部落格写的一篇文字,‘处卑贱,处富贵’。我自己很喜欢这句话,懂得自处不是与生俱来的的东西。一个人,最重要是懂得自处。孤单的时候,巴巴的等人陪伴;吃饭的时候,非得有个人陪;买东西逛街,也希望拖个人走,这样的人是辛苦的。她自己想必也是不精彩的。

自处,它不但必须经过风吹雨打,还得经过风和日丽。

居于这样的道理,我知道,苦之余,甜也造就了今天的我。

阿力曾跟他的朋友说我,他说,我的妻子绝对懂得怎样生存,她是再穷也能活下去的人。

得知阿力如此评我,我深深的想了一下。我是这样的人吗?

阿力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他知道我过去曾经过缺乏的荒漠。那段日子,穷得口袋只有十块钱,也照样可以过一个星期。白饭,豆腐,长豆是大学的午餐,晚餐。一条面包一个星期。一包经济炒面一块钱。多加一条热狗的晚餐是新年的事。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出奇的长胖了。

在一片无际的沙漠里,你只会小心翼翼的分配好食水,你没有时间自怨自艾。生活的的艰辛将我的精力花费透支了,我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一毛五分,面包豆腐里,一再计算,根本没有时间计较伤不伤心,苦不苦。这样,造就了今天的我,尽量不去计算金钱的性格。钱,用完了,再赚。是我的写照,也一直是阿力不赞成的生活方式。他尽量给我自由,常说,‘她会赚钱,让她花’。我也乐得将全部的担子放在他肩上,让阿力在纸上涂涂写写,一再策划那漏了洞的口袋。

保罗说,他懂得处卑贱,处富贵。我很羡慕他。我想,卑贱,或者我懂得。富贵,我就未必了。多数的人都不太懂得处富贵吧?是以圣经说,‘财主进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少年财主要跟从耶稣,耶稣说,你放下你所有的,跟从我。少年财主就离开了耶稣。

大宝上小学开始学会用钱。一本簿子1.20, 6本6.60这样的数学,他一下子就算出来买六本可以省下一本十仙。他也不笨,以他的说法,买12本簿子,可以再多买一本簿子。每天放学回来都会说食堂的故事,今天食堂的什么东西起价,起了多少。我问他,‘你排队,排这么久,都不买东西吗?’

大宝说,‘我问价钱。太贵了。不买。想买汽水,可是一瓶汽水我喝不完,买了浪费。买糖最好。’

我说,‘你不是有两块钱吗?不够你自己可以在扑满里挖啊!’

大宝还是摇摇头,‘太贵了,我不要买。我知道我有钱。’。后来他索性拒绝带钱去学校,理由是,‘反正我不买,太贵了’。爸爸坚持要大宝带钱,‘你不知道有什么事,你需要用钱,一定要带的’。两父子坚持不下,闹僵了。后来,大宝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拿了装有两块钱的transformer钱包,放进书包里。

妈妈看了啼笑皆非。这样一个守财奴,可能遗传之妈妈小时候,也可能遗传现在的爸爸。

大宝最近变本加厉,连妈妈买了什么,花了多少也一直唠唠叨叨念个不停。在车子后座,铁算盘一直在算,‘妈妈,你买了牛油。。。多少多少。。。糖。。。多少多少。。。你今天花了。。。多少多少’。妈妈不理他,他又问,‘妈妈,你一个月赚多少?’。大宝似乎有意图要算看看妈妈是不是超支。

妈妈发飙,‘好啦!再讲就下车,自己走路回家’。

 

大宝呀大宝,但愿你记得,金钱永远不可以成为我们生活的目标。它只可以是工具。

新年到了。。。今年,处卑贱,妈妈跟你学。处富贵,我们一起学。

Read Full Post »

放学回家,妈妈高诉大宝小宝,妈妈在学校遇到了以前的同学,同学的孩子已经读中学了,朋友带孩子到妈妈的学校上课,把妈妈认出来。又有另外一位,完全认不出的‘朋友’也是带着孩子来学校,远远就把我的名字叫出来,而妈妈却怎么也记不起对方的名字。

妈妈感触岁月穿梭,那一成不变的中学生活,如今回忆起来竟然变得精彩。

大宝静静的听后,问,‘妈妈,2002年时,你几岁?’

妈妈想了一下,‘25岁’

大宝又问,‘妈妈为什么不25岁生我?如果妈妈2002年生我,我现在就十岁了’

妈妈笑一笑,‘妈妈2002年才刚认识爸爸啊!’

大宝惊讶,在他的理解里,爸爸妈妈从小就是夫妻。妈妈哈哈的笑着解析,‘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像ah ben一样,没有结婚的,长大了,认识了朋友,才慢慢选伴侣的’。

小宝一向主张妈妈是他的女朋友,在一旁紧张起来,‘妈妈,你记得你答应我要帮我选老婆的吗?‘

跟同事谈起,原来我们共三对都是同年结婚的.
同事问,‘我们一起去拍婚纱照要吗?‘
另一位同事说、‘哪一对跟哪一对配?重新选择的机会?‘

结婚是一种承诺。名字签下去就是承诺我是你的人。
这样无悔的答应,除非是真的找到了有把握共老的人、不然实在不该冒这个险,为了社会文化把自己绑在孩子家庭的捆锁里。同样的事情,甘心乐意的叫’爱’、无奈被逼着去行叫’无奈’。

都说,两个完好无损的人放在一起变成一半。不然,你一个完整的,我一个完整的,加起来是一个完整。数学上不成立的东西,在感情世界里却又如此真实。
这样把自己硬生生的切一半,不是为了什么精彩烂漫,到头来不过为了生活在一起。

夫妻两人的日常生活没有太多的风浪。一半的时间用在准备衣食住行,另一半时间用在赚钱准备衣食住行。殷殷碌碌,赫然发现阿力渐秃的头,屈指算算,婚姻踏入第十年。

阿力不是烂漫情人,他的脑子里只有数字。我也不是烂漫情人,我的脑子里缺了数字。踏入婚姻,阿力算得太仔细,我完全没算过。办婚礼的时候,阿力将所有款项清清楚楚列出,里头留了个空项,是妻子随意可以加上的。这一个空项,因着阿力的包容,我变得不敢放肆,生活第一次懂得考量对方的想法和感受,空出来自己的任性。

两个人当初结婚的时候只有一个心情,想要跟这个人一起过日子。少了他像少了灵魂的那一块。生活在一起,这个所谓灵魂伴侣,又出落得如此自然,完全感觉不到有灵魂存在。

每一次阿力远行,心里是千万个不愿意。是依赖,是习惯,是无所谓,无法理清,只懂得,少了依靠,怕得很。

阿力的友人问及我如何管阿力的钱。
阿力一贯的回答都是,‘我的老婆不太管我。’
阿力有时候很感恩有不管夫的太太,有时候又埋怨我不理他。抱着孩子吻吻搂搂,独漏了阿力、气得他不发一言。
三毛说、丈夫在外工作是不自由的人、他有上司限制他、他有同事要照顾,有制度要跟。在家里就要让他当个自由人。我是同意这样的说法的,
因为我自己也喜欢自由。

阿力一般上也不管我的,偶尔发起疯来,又唠唠叨叨的碎碎念
我生气了,大骂,‘做人不好太过分。’
他又安静下来。

生活回复平静。

夫妻生活就是这样。
有谁害怕这样的单调,在外面另外找个人婚外情,殊不知激情之后又得回归生活里的衣食住行。一尝,二试,三醉…留下了满腔满谷的伤痕。划不来之余,自己也没有学会看清生命的真相,踏踏实实的活它个精彩。

新年,也是我们结婚周年将近。饭后坐下来谈谈生活琐碎,就是履行婚约誓言。爱情必须若实在生活的衣食住行里,才算活过来。

婚姻不过说明了,每年新年,我们依然是彼此的伴。

Read Full Post »

Read Full Post »

赶年

每个人都说,今年的新年来得太快。刚开学,大宝小宝哭闹着,才刚安定下来,学校又开始迎新。每天回到家都已是将近六点。六点工作到六点不算,回家又得赶,赶,赶。洗刷,清洗,洗衣,熨衣,折衣。把家事做完还得在电脑面前工作,整理学生资料。告诉自己,‘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样的心理建设,让我每天依然可以笑吟吟的开学生玩笑。其实,心里不知道有多急啊!

新年将近,假期打扫过的地方,现在又脏了。心里的几样糕点,算算也只有除夕才能开始动工。

难得艳阳天,乘着小挡,开溜回家,把虾饼拿出去嗮太阳,开车的时候眼睛一直往头顶看。下了车,眼睛还是看天空。突然远处飘来一片乌云,自言自语起来。。。‘jangan hujan tolong jangan hujan’.旁边同事走过,莫名其妙看着我。。。我解析,‘keropok saya …jangan hujan’.同事恍然大悟,对呀,你就快过年啦。。。

对呀。。。快过年了,时间不够用啊!

优先次序,优先次序。。。排来排去算孩子最重要。边洗碗边听孩子练琴;边扫地边追孩子写功课;小宝一旁捣蛋得不亦乐乎。妈妈炸虾饼,他也拿双筷子,在一旁玩,危险之余,忍不住也破口大骂,‘你不要太过分,偷吃偷吃。。。’。看见小宝夹着尾巴,偷拿虾饼往嘴巴塞,咻咻的飞去。又觉好笑,哈哈大笑起来。

忧郁的大宝,姗姗走来,问,‘妈妈。。。我还要keropok’。被妈妈吼一吼,凶出了厨房。

爸爸口里念念有词,‘你几时有空要到银行处理一下文件’。最讨厌银行来银行去的东西,会让我发烧。邹邹眉,‘一定要我去吗?’。阿力说,‘是的,顺便把新钱换一换。我把东西放好,你自己安排时间’。

回头,我又忙着筛面粉。爸爸也是另外一个偷吃高手,东捏一块,西捏一块,说,‘你的腰豆。。。很差’。

气得我发狂。

赶年,赶年,在这样的心情里赶来赶去,没到新年就垮了。

还不如来杯果汁,坐下来,慢慢的看一本好书。

 

不写了,我很忙,没空啊。。。要去找书看啊!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