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0年9月

一位朋友,苦着脸跟我说,‘我的孩子迷上网’。我听了,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哦,这我可以理解。我也是addicted’。朋友经我这样一说,似乎找到一线生机,喜出望外,‘真的吗?’。我的上瘾似乎把她孩子的上瘾合法化了。我再怎么说也是贵为人师,生得昂藏英伟,一表人才嘛。岂不知,‘老师上瘾的东西,不会坏到哪里去’的思想最要不得。
 
晚上上网,爱翔看不惯我这天兵妹,屡屡犯错,大头到极家的笑话。好言相劝,‘快点睡觉’。奈何我还在面子书口若悬河跟人吵架,这时,电话俏来留言,还是那句,‘快点去睡觉’。上瘾的事已露出角来。
 
一回上网,友人面子书里问我,‘你在做什么?’。我答,‘拔菜,检菜’。友人笑问,‘你上瘾了啊?做家务于面子书?煮菜于面子书?什么事都面子书?’。我心想,不对啊,我上网的朋友名单里,不都是跟我差不多忙碌的同事朋友吗?没过一会,友人又来言,‘哈哈。。。某某也是面子书前做家务’。我有点不服气,悄悄问了几位网上的朋友,‘你在做什么?’。答案不外乎,做家务,看孩子。原来,大家都做家务看孩子于面子书了。
 
这就是,试探。一个人在试探里是不能自己走出来的。于是,跟友人约好,让她督促我上网,希望上网次数可以慢慢减少。没想到友人一盆凉水倒头而下,‘算了吧。。。我赌你必输’。为了让自己有切肉之痛,约好了如果三天以内我上网被抓到,就罚款。也是为了让我万无一网,于是,部下天罗地网,让我的朋友都帮帮忙让我戒掉网瘾。才将血书写在墙上,心里马上就后悔了—哎呀,朋友生日我还没留言;哎呀,讲师不知道会不会把我的功课批改好了寄还给我?;哎呀,忧格比赛不知道有没有最新消息?哎呀,这个。。。那个。。。一千一万个理由,让我浑身不自在,像要生蛋的母鸡,咯咯乱叫,坐也不是,站也不对,让人头皮发麻。悄悄问朋友,’How about one day? test water first?’。友人无情的回答,’no such thing as test water’。 好,你无情,我无义。待我放监,涂鸦你的墙。晚上,阿力上网的时候,我在旁边徘徊,‘你上面子书?可不可以看看我的墙壁有什么东西?’。阿力一脸不置可否的模样,让我再一次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的推也推不掉上瘾的事实。
 
上网除了面子书,乖的时候,我在找研究,读报告;坏的时候,我在写部落格。本来一天所剩的时间无几,经我这样蹉跎,很多事,一推一推的成山成丘。 唉。。。其实,关于试探,圣经讲得清清楚楚,要胜过试探就不要给肉体做安排。把电脑丢了吧。朋友说,送给她。哪时候,我是很有决心的。
 
要戒,要戒,一定要戒。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阅读。咖啡。恶习

决定每天固定陪大宝小宝阅读是因为他们喜欢阅读。也是因为大宝投诉了。

每天吃完晚饭,妈妈就忙着家务,扫地,拖地,收衣,折衣,打点饮用的水,收拾弄乱的书房,玩具,这一前一后,虽然工作不太繁杂,但是做起来是够累人的。好不容易快手快脚的把家务草草做妥,就拿出可以一时三四件事一起做的工作,课业,有时候熨衣服,有时候在电脑面前敲敲打打,边工作,边看三国;眼观八目,耳听四方的锐眼瞪着两个宝贝儿子,顺风听着阿力的闲话家常,断断续续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跟阿力谈天说地;孩子哭闹,又一头栽进孩子的纠纷里。我且称之为主妇的忙碌和麻木。

任何人如果说主妇可以优雅的喝杯茶,看着乖巧的孩子游戏,微笑的手拿书本,温柔的靠在丈夫的胸怀,细细阅读,韵味十足;美丽的全家福倒影在闪闪发亮的地上,就会让我遮着半边嘴骇笑。实际上,全家福背后的家事一罗罗,凡大宝小宝所到之地必有灾难。灾区需要镜子里看到的黄着脸,疯头乱发的自己,收拾残局。如此忙忙忙,想好好坐下,阅读一本好书,已是夜深人静,累得无法举步的半残半废。这样,养成了非咖啡不可的恶习。仔细推敲,咖啡这玩意,是在孩子出生之后,自己体力不能支撑到夜深,才染上的毒瘾。现在,若没有咖啡,会流鼻涕,头疼,手软脚瘸,状似毒友。

当妈妈细细品尝手中的咖啡时,听到了大宝投诉,‘妈妈,你很少陪我们玩,很少跟我们一起读书’。妈妈才发觉,如果不是有强制规定的阅读时间,当书僮是妈妈 to do list 里最后一项事情。阅读,曾经是妈妈的最爱,但是,妈妈看的是闲书。少年时,总觉得,三天不读书面目可憎。这手上一本又一本的书跟学校课堂老师讲的绝对没有关系,但是它们从没在我上学的日子缺席过。啃起书来,功课也不做,也不温习,就躲在昏昏暗暗的黄灯下,偷偷看书,深怕让妈妈发觉了,挨一顿骂。八百多度的近视眼就是这样给练出来的。后来上了大学,照旧笔记下一本小说的狂啃。总觉得,参考书下没有一本满我心怀的书是对不起自己。 当上了老师,对迷恋小说的学生特别同情。一回教书,看见学生笔记本下一本厚厚的英文小说,我问,‘好看吗?’。学生青着脸答,‘很紧张了老师’。我说,‘好,看完紧张的部分就要听书了’。然后丢下一句,‘看完后借我’。于是,我棒着那本书,回家看得掉泪。

读卫斯理,金庸,琼瑶,亦舒的人都知道废寝忘食,天昏地暗的境界是怎么一回事。。。最恐怖的是,头脑会跟着书本混转几天,再抬头的时候,忘了自己在哪里。一位迷恋金庸的朋友跟我说,他看完书之后,似乎变成武林高手,梦里练功,打出来的招式比起小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又有一位朋友,迷恋亦舒,讲起话来的口气,用词,活脱脱一位愤世嫉俗的小亦舒。这样的阅读,不可不称之为恶习。

现在,每次,妈妈从图书馆带回孩子的故事书,阿力如果看见袋子面有妈妈的书,就会冷嘈,‘妈妈又要浪费生命了’。这是阿力对妈妈阅读的习惯,始终如一的评语。记得多年前新婚,阿力驾长途车走远路,全靠我这功臣在一旁喋喋不休的讲着我看过的小说,阿力才能熬过十几个小时沉闷的车程。当时,总觉得讲的不够精彩,语毕,加一句,‘你最好自己再看一次’。阿力总是不谑的说,‘浪费生命’。说实在,真的让阿力不幸言中了,看小说确实浪费生命。唯一得到的是,提起笔来,稍微懂得如何点缀。记得中学的时候,华文老师把我的作文分了下来,评语是‘想太多,看太多卫斯理小说’,得了个丙等。这下,连唯一看小说的好处都被否定了。

现在,看见大宝拿着一本doraemon津津有味的读起来,妈妈心里怀疑他到底看得明白几个字?看见大宝煞有其事的认真‘看书’,小宝一面一面的快速翻阅书本,妈妈觉得这两个孩子真合心意,暗喜。倒是爸爸阿力担心起来,妈妈阅读闲书的恶习不要传给孩子才好。

 其实,阅读的习惯传给孩子,妈妈我倒不担心;比较害怕孩子也爱上咖啡而已。这时,让妈妈非常想念Borders, 一个妈妈酷爱的咖啡书店。

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容许我胡想,这书店在美里一开张,晚上我死了,也没有遗憾了。当然要先来一杯咖啡,一本好书(疯了,讲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Read Full Post »

诚实优价

大宝的学校有field trip.  兴奋的不只是孩子,还有全家人。妈妈为大宝准备好帽子,水壶,毛巾,防蚊膏,防蚊贴,舒服长裤,还交待小宝隔天不可以跟哥哥抢鞋子,哥哥要穿一双好球鞋。临睡前,爸爸还问,‘孩子的东西准备好了没有?’。妈妈想想,点点,把东西又好好的排在橱里,这样,奶奶就不会漏了让大宝带。

真是的,啥有天大的事?摸摸头自问。不就是,大宝第一次去玩,爸爸妈妈不在身边吗?

隔天放学,妈妈放学回家带孩子的时候,问,‘How was your day? Did you enjoy your school trip?’。 大宝支吾着,草草带过,眼眶里湿湿的。妈妈觉得不对劲,马上就问,‘什么事?要老实跟妈妈承认’。知子莫若母,一定是大宝做错什么事,害怕让妈妈知道了会被罚。如果是跌倒,受伤之类的,妈妈的车一到,大宝会是第一个冲出来报告的。只有自己理亏的时候,孩子就唯唯诺诺了。事情当然要查清楚,天下母亲就算再了解自己的孩子,也不可以不经了解就送孩子个子虚乌有的罪名。妈妈再问,‘什么事?有没有被老师骂?’。大宝红着眼眶,头是动也不敢动,怕点了头,妈妈会送上藤鞭;摇了头,成了不诚实的孩子。这样僵持着,大宝的嘴里露出了一句,‘我乱乱跑,给老师骂’。每次妈妈生气的时候都选择不骂,一方面是为了孩子可以诚实的面对妈妈做个保留,另一方面是害怕自己在气头上过分处罚。妈妈告诉大宝,‘你自己跟爸爸讲’,说完,妈妈煮菜,思考去。

爸爸回到家,运动的时候,大宝破天荒的跟在爸爸后面慢跑,一步一步跟着。爸爸莫名其妙的看着这平时不太粘自己的孩子,今天反常的跟着自己寸步不离,抛给妈妈问号的眼神。妈妈既然要大宝自己向爸爸坦诚,就不便插手。妈妈偷偷看见大宝望着爸爸恐惧的眼神,欲言又止的莫样。终于,大宝还是没敢承认自己的过犯。

晚餐,湛湛青天的奶奶来了(本以为奶奶会为了宝贝孙的‘安危’,隐瞒事情。妈妈处罚孩子的时候,最心疼的大概是奶奶了)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爸爸说,爸爸铁青着脸。这时候,妈妈发作了,狠狠的把大宝骂了一顿,骂得很生气,也骂得大宝哭得稀里哗啦。

骂完之后,妈妈抱着大宝,问,‘如果ah ben 被人抓了,妈妈还找得回ah ben 吗?’。大宝吊着两行泪,摇摇头。妈妈接着,‘就算妈妈再生多一个孩子,也不会是原来的你了,你是这世界上唯一,唯一,妈妈的ah ben, 不能换的’。接着说,‘为什么老师不让你们乱走?因为老师要保护你们,crocodile farm 里有很多不认识的人,万一,你们被人抓了,怎么办?’。这是老调调,妈妈常讲的话,孩子需要重复的教,因为,没有孩子是一句话就学乖的。

妈妈说,‘妈妈教你的,老师教你的,你要马上顺服,因为这是一种保护。你这么小,很多东西你不懂,妈妈也不能跟你解析,所以,妈妈需要你马上的顺服。没有顺服就会有危险’。想起,前一天,妈妈再三再四的交待了,不可以乱走,大宝还是挑不准的拉来做,妈妈就心气了。

妈妈煮菜的时候想,什么是不诚实?大宝没有讲骗话,但是很明显的,他不诚实。隐瞒事实就是不诚实。虽然大宝没有骗父母,但是,他害怕处罚选择隐瞒就是不诚实。

教孩子,有时候就像竹篮打水,没有果效。教了这么久的顺服,大宝还是很难顺服。再加上,妈妈要大宝自己跟爸爸坦诚,他也没做到。

终于,大宝在妈妈的一鞭,和罚站的晚上后,回答爸爸问的问题时说,‘我做错了两件事,没有顺服,没有诚实’。

妈妈想告诉大宝说,知耻近乎勇,这已经是诚实优价了。

Read Full Post »

生活什锦–小宝赢了

小宝午睡起来,尿了一床。 妈妈来了,大宝问,‘妈妈你知道 ah nic 小便床吗?’

小宝听了,一旁插嘴,‘我做梦’

大宝接着,‘妈妈你知道 ah nic 梦见什么吗?他梦见比赛小便’。大宝大气不喘,‘你知道谁赢吗?’

妈妈忙了一天,会不过意来,‘什么?’
大宝答,‘ah nic  赢’

哈哈,看看爷爷的脸色,小宝尿了爷爷一床,妈妈终于会过意来,‘哈哈。。。ah nic 赢了比赛’。

****************************************************************************

小宝常常啰里啰唆的,念念有词,逼着人家听他皂丝麻线的故事。

上个厕所,跑到后院找正在晒衣服的妈妈,‘妈妈。。。我刚才看见有一只蚊子在厕所’。妈妈, ‘吾。。。吾。。。’。

小宝似乎不满意,‘妈妈,妈妈,妈妈,刚才我小便的时候,看见厕所的马桶里,有一只蚊子’。

妈妈敷衍,‘好。。。冲水了吗?’

小宝跑回厕所去,不一会工夫,又来了,‘妈妈,妈妈,我刚才冲水的时候,看到三只蚊子,在厕所的马桶里面’。

妈妈,‘冲水了吗?’

小宝答,‘冲水了。。。现在,三只蚊子都冲走了’

妈妈无奈的笑笑,‘你也很三八哦。。。有只蚊子也跑来跟妈妈讲’。

小宝笑笑走了去。

这不过是冰山一角,小宝在车上,一路上不断的报告,‘妈妈,我刚才看见一只狗,一只猫,一只鸟。。。然后,狗在。。。猫在。。。鸟在。。。’不断的报告大脑所分析看见的东西。妈妈忍不住凶一凶小宝,‘爸爸在跟妈妈讲话,你等一下才讲’。小宝转移对象,找哥哥去。终于,还没到达目的地,妈妈听到大宝说,‘你不要跟我讲,我自己会看’。

小宝可怜兮兮的说,‘妈妈你跟爸爸讲完话没有?’

哎呀。。。小宝啊小宝,妈妈自己也会看哪。

*********************************************************************************************

小宝吵嚷着肚子痛。妈妈拿来药膏在小宝的肚子打圈圈。小宝顺势就赖在妈妈身上再也不愿下来,成了树熊。妈妈拍着小宝,不难猜到,小宝一定笑眯眯的享受妈妈给予的豪华配套。。。拍拍,揉揉,擦擦头,扒扒痒。

大宝在一旁看了,红着眼,问,‘妈妈为什么没有抱我?’。妈妈回答,‘弟弟肚子痛’。大宝不断的在身边钻来钻去,当然也不难猜到,终于,大宝说,‘妈妈我肚子痛’。

咱家里养了两只熊,妈妈成了大树,两只熊并不凶恶,但是,却为了抢树,彼此撕鬓磨角。

如果你看到熊,不要跑,不要逃,记得要爬树哦。。。因为熊是不会爬树的。

Read Full Post »

snow skin moon cake

 

 

Read Full Post »

即文章

开会的时候,朋友在旁边看见我涂涂写写于纸上,手摸一摸我的纸,说,‘你写字好用力,一定是很重感情的人’. 同样的事,前一天,阿力看了我写的字,说,‘你写字很多尾巴,看起来软软的,没刚劲’.记得以前一位同事教我怎样看学生的性格,‘你看这学生写字一粒一粒圆圆的,就好象他的性格,还是很幼气; 另外一个学生写字连在一起,就好象他每天拖拖拉拉的烂漫气质’。写字是不是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当然不可用学术研究方式来证明。记得讲师讲过,一个人的性格50%取决于遗传,20%个人经验,30%取决于环境。

从小的自我中心和一点任性让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很重感情的人。这几天给小宝讲友情故事,发觉自己有很多朋友是一辈子都铭记的,讲着讲着,渐渐接受自己其实写字很重,很用力。

几年前,自己正值生命的低潮。小宝病得很严重,又有一些家事纠纷,工作很忙,学业也把自己的一部分扯得几乎分裂。自己很强悍的抵挡着自己其实无法承担的事实,没有留下一滴眼泪。一直到看到两位好友走来,眼泪就不争气的决提了。大宝当时还小,坐在妈妈的腿上,看不明白妈妈的眼泪;朋友跟我认识了这些年,也未成看过我掉泪;大家都无法了解妈妈哭的缘由,但是妈妈心里知道,这哭,是一种关系的信任和委托。这两个朋友,一直是一起胡言乱语的伴,一起分享难以启齿的事的对象;一起讲黄色笑话而不脸红的乌索之众;也是彼此担忧;彼此讽刺;彼此伤害的患难之交。

终归纠底,妈妈要教小宝的只有两个字–分享。朋友要能够分享。

我想,人情练达,妈妈要教小宝的就是这样的文章。

Read Full Post »

人情练达

大宝专心手上的积木,妈妈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发觉了,看了妈妈一下,若无其事,继续玩。如果心情不错他会跑到妈妈面前问,‘妈妈,你为什么看我?’

 
小宝专心手上的积木,妈妈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发觉了,回妈妈甜甜一笑。如果心情好他会跑到妈妈怀里钻来钻去,咦咦呜呜‘母咪,母咪’的甜进心。
 
这就这两个孩子的分别。
 
从小,妈妈就以为,小宝这得人欢心的小东西,应该不难相识满天下。妈妈较担心的是大宝的社交。但是,事情就刚好相反。大宝酷哥交到了整班的朋友。小宝却成了孤单小孩。大宝告诉妈妈,小宝是学校里的‘怪物’,朋友看见他来都躲开。为什么呢? 因为,小宝喜欢做怪物的模样,竖起双肩,快速蠕动的走着。小宝是班上的大哥,一岁半就上学校的他,是学校里的老油条。从小混到现在依然还呆在幼儿班的小宝,游戏方式,交谈习惯明显和同班朋友不同,形成了格格不入的局面。享受‘一起玩’的小宝,卡在一班两岁还在单独游戏的孩童里,找不到同伴。日久,他就变得不懂得跟同龄相处,友好对小宝而言,就是可以打架的侩勁之交,患难之交,偏偏幼小的孩子都不习惯这样大刺刺的抱头抱颈。小小孩被弄哭了,小宝落得一场惩罚。同龄朋友变相的变成‘害人精’,成了敌人。
在主日学,妈妈也略略看出倪端,不管张王赵李,只要有人靠近小宝,他必定一掌把人推开,狠狠凶凶的瞪着人,一幅找打架的模样。Agreesive behavior 在孩童时期是被老师朋友排挤的;但是到了少年时期 agreesive behavior 就变成了同伴尊崇,认同的行为了。小宝的专横跋扈早到了十几年,这样,他唯一的竹马之友只有命中注定,逃也逃不掉的哥哥。
 
妈妈问小宝,喜欢去学校吗?答案是,‘不喜欢,比较喜欢在家跟哥哥玩’。
妈妈问小宝,在学校有朋友吗?小宝声东击西,‘我是学校的ultramen’。
 
妈妈似乎觉得需要给小宝一些友情智慧灌溉。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