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0年5月

头衔

自己对新一代的用词新语不太熟悉。但是最近,我发觉有两个词是可以用在自己孩子身上的。
宅男和溜街达人。
 
+++++++++++++++++++++++++++++++++++++++++++++++++++++++++++++++++++++++++
 
大宝是宅男。
每一次外出,大宝就露出很为难的样子,问‘妈妈有去吗?’
‘妈妈为什么要出去?’
‘妈妈在家可以吗please?’
‘我不要出去’
弄得大家都累了,大宝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拖着脚步,穿鞋子。
 
问题不是去哪里?问题是可不可以不要出去?
无论何处去,海边,公园,草场, 购物广场, 还是爷爷奶奶的家,大宝一贯的态度都是唯诺,踌躇的。
 
++++++++++++++++++++++++++++++++++++++++++++++++++++++++++
 
小宝是溜街达人。
不管是谁,只要有人要外出,小宝一定放下自己手上的玩具,跟。
所以,小宝跟着爷爷奶奶参加乐龄团契,喝喜酒,甚至只是外出买一杯冰水他都愿意。
小宝对于各个购物商场的名字也很了解。妈妈问他,要看喷水池吗?小宝会问,里面的还是外面的?
室内喷水池在富丽华购物中心,室外的喷水池在bintang plaza。
 
问题不是去哪里? 问题是可不可以不要呆在家?
无论何处去,海边, 公园, 草场, 购物广场, 还是爷爷奶奶家, 谁要是漏了小宝,他会闹革命。 
 
++++++++++++++++++++++++++++++++++++++++++++++++++++++++++
 
对于这样的冠名,两个孩子都很雀跃,好像得到datukship一样的荣耀。
喜纠纠的说,‘我是宅男’,‘我是溜街达人’。
面对这两个极端,妈妈我常常要动用刑具(藤鞭),站在门口说,‘我是你妈,你要听我的’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孩子的床边故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晚上的床边故事变成是每个人讲一个,先由妈妈讲一个故事,大宝讲一个故事,小宝讲一个故事。
 
++++++++++++++++++++++++++++++++++++++++++++++++++++++++++++++++++++
 
小宝有一个千年不变的故事,‘跌水沟的故事’,出处无法考察。
小宝每晚都认真的讲跌水沟的故事。
‘以前,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一个baby,他的baby生病了,爸爸妈妈出去,把孩子留在家。爸爸不小心跌进水沟,妈妈不要回家,一直在水沟旁等着爸爸,爸爸不能起来。很久很久,人家来救爸爸,他们就一起回家咯’
每天都是这个故事。
 
当妈妈把好听的故事讲完后,问,‘ah nic 今天要讲什么故事?’
小宝就一定回答,‘跌水沟的故事’然后就认真的重复故事。
日日如此,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真让人抓狂。
 
后来,妈妈开始抗议,‘不要讲跌水沟的故事啦,妈妈听得要吐了’
小宝还是一板正经的,老老实实,不跳语的讲他的‘跌水沟的故事’。
再后来,每次小宝讲跌水沟的故事,妈妈和大宝就笑成一团。‘ah nic 一定又讲跌水沟的故事,你看你看,哈哈哈。。。’不管我们怎样狂笑,小宝总是能在妈妈的和哥哥的笑声下,认认真真地把整个故事讲完。
昨天,爸爸参与我们的床边故事,看见妈妈和哥哥笑在一起与小宝的认真忠心成反比,捏了妈妈一把,‘还笑还笑。。。他这么小,可以讲故事就很好了’。
故事完后,哥哥说,‘妈妈我明天要讲ultra men 的故事’
小宝听了眼前一亮,‘我明天讲tranformer的故事’
妈妈和哥哥嘻嘻哈哈的说,‘明天ah nic 讲 transformer 跌水沟的故事’
哈哈哈。。。这个妈妈很坏。这个孩子很忠心。
 
+++++++++++++++++++++++++++++++++++++++++++++++++++++++++++++++++++++++++
 
大宝的故事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大宝的故事很道地。没有住在美里的人听不懂。住在美里的人也不一定听得懂。
就拿昨天大宝的故事为例吧。
‘有一个人驾车停在交通灯看水,人家放炮,把他的车顶炸了一个洞,然后下雨了,那个驾车的人就淋到雨咯,完了’
 
什么驾车停在交通灯看水?
话说,星城广场前面有个交通灯,每次都有很长的车龙在那等着。大家在等绿灯的时候,就可以顺便观赏星城广场前面的音乐喷泉。如此,就形成了只能会意不能言传的‘驾车停在交通灯看水’。
 
放炮?把车顶炸个洞?
这完全是大宝喜爱的电影情节。
 
淋雨?这样不关痛痒的后果是大宝心理面最大的后果了。
 
+++++++++++++++++++++++++++++++++++++++++++++++++++++++++++++++++++++++++
 
爸爸说,孩子讲故事,要鼓励他。不可以取笑。
这样孩子的语言能力才能够有自信的发展。
 
问题是,听你们的床边故事,妈妈会退步呀。

Read Full Post »

papa’s dilemma

Read Full Post »

live to eat

eat to live

Read Full Post »

Brother’s Mania

 
这两兄弟的差别在于:
当大家把自己的战利品(这星期写过的字)摆出来时,哥哥只有一面,弟弟有一大叠。
因为哥哥写一面就会了,弟弟。。。呃。。。
 
 
兄弟俩在一起,时好时坏。
读书一定要分开,免得弟弟的功课由哥哥全包办。
吃东西,吃饱的那一位,一定要离开,免得食物变成玩具。
 
 
最近,俩个孩子迷上了恐龙。妈妈想说,你们两个就是妈妈的恐龙了。
绝种动物也。

Read Full Post »

讽刺的文化遗产

关于生孩子,妈妈我其实,对于多一个还是停产不太有意见。每次看见别人多一个孩子就心痒痒的,说,‘多个女儿好过年’。爸爸就冷冷的一句,‘做人很快乐吗?如果不是,为什么还多带一个来世上让她受苦?。
 
话说回来,做人快乐吗?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记得自己曾希望化成泡泡消失。小学吧,就觉得当蚂蚁好过当人,后来又觉得,蚂蚁被人踩,很痛苦;当空气吧,当空气又害怕被吹散。从小蚂蚁变成空气,变成风,变成云,最后觉得变成泡泡球最好。短暂,美丽,又给人带来欢乐。这样对生命肤浅的认识,让我在变来变去的幻想中成长。
 
后来长大了,发觉选择不单单只有泡泡球。希望自己是没有思考的动物也好,离开躯体的灵魂也罢,前者还是后者都没有麻烦了。渐长,惊觉,唯一能够让自己人本的面对着生命种种不过是幽默讽刺。因为,自娱的讽刺是对生命一种抗拒亦接受的态度。
 
于是,大宝小宝很小就在这样的讽刺文化中成长。
 
小宝爱哭。妈妈就拿一个布娃娃演戏给孩子看。拿着布娃娃,‘baby 刚刚睡醒,baby 哭了,‘抱抱。。。爷爷呢?’接着就拿着娃娃哇哇的哭起来’。小宝在一旁看了,笑眯眯的,一头栽进妈妈的怀里。小小年纪的他也知道妈妈在讽刺他。
 
大宝的洁癖让他穿鞋的时候大喊,‘妈妈我的鞋(鞋子在较远的地方,大宝不想让脚沾到地,就大声叫让妈妈帮他拿鞋子)’。妈妈在一旁回答,‘叫啊,叫啊,鞋子会飞过来的’。第一次,大宝愣了愣,‘什么?’。第二次,大宝学精了,自己一跳一跳的去拿鞋。
 
孩子的玩具屋砌成了让妈妈参观。妈妈看了之后,随手拿起躺在屋里的玩具人,打另一个玩具人一下。然后,玩具妈妈出现,‘为什么打人?去站corner’。于是打人的玩具人就被移到角落去。大宝小宝在一旁看傻了眼。然后笑眯眯的依样画葫芦自己也重演一遍。
 
小宝光着身子满屋跑。妈妈把大宝叫来,‘快点笑他,快点’。然后,一手捂着嘴,‘哈哈哈’干笑。大宝在取笑弟弟这事上很合作。母子俩抱在一起,一手指着小宝,哈哈大笑。小宝在我们假笑下,咻的一下,把裤子穿上啦。下一回,哥哥光着身子,小宝看了,捂住鼻子,‘哈哈哈,快点来笑哥哥’。这小子,举一反三的功夫还真到家。
 
大宝做完功课,忘了把椅子推靠近桌子。妈妈把大宝叫来,‘妈妈刚才读完书忘记把椅子收好,你这么负责任,可以帮妈妈把椅子收好吗?’。现在的大宝,‘sorry mama’一声后把椅子收好,相比第一次他单纯的承认错误,算是拿到进入讽刺文化的护照了。

大宝后来开始了文字幽默。大宝写‘妈妈’,拿着他的功课说,‘妈妈,你看,这是妈字,女马,妈妈原来是女孩子的马’???female horse ? ??妈妈看了看大宝的字,指着另一个‘哥’字,说,‘你看,哥哥是两个口的多嘴哥’。大宝笑笑得意的照单全收,急忙拿给弟弟看,‘妈妈是马,我是多口人’。

 
那次,大宝笑眯眯的说,‘妈妈,早上有一个人睡不醒,迟到了上学’。妈妈瞪大了眼。哼。。。讽刺到老娘头上来了。友人听了,说,‘这都是你伤风文化的遗产’。
 
听说,德丽莎修女站在人口最密集的城市说‘孩子是上帝给的礼物’。
这两个孩子委实让妈妈成为他们的礼物。

Read Full Post »

娘管儿来了


妈妈这星期比较闲,学校考试,很多活动都暂停下来。大宝小宝因着妈妈的闲情,多了很多工作。

妈妈决定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好好训练大宝小宝。
小宝可以把鞋子排整齐。大宝可以把沙发抹干净,把枕头排好。
初步表现好算满意。明天行动要升级。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