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my kids’ Category

大宝小宝学校开放日,难得讨得一个小时的小息,学校溜出来,给孩子照相。

看见满满的父母,自己叹口气,幸亏有出席孩子的学校开放日。爸爸不在本市,妈妈又不能出席,孩子就太孤单一点。虽然他们并没有要求妈妈一定出席,但是,看见同学的父母都在,而自己却落单了,心里总是不好受的吧。

同班同学,也是教会的主日学同学。他们就是这样一起长大。

小宝和同学。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小小琴童(二)

大宝的钢琴课程, Alfred’s Basic Piano Library: Prep Course Lesson Level A。

这课程好不好?妈妈是外行。

课程好不好,全由爸爸定夺。偏偏,爸爸讲话常常是是而非,所以,妈妈问不出个结果。爸爸只是中肯的说,比他自己当年的学琴课程,这一本书有趣得多。Theory,大宝有sticker,一张一张玩游戏的学。上课的时候,老师对大宝大大称赞。大宝除了享受自己亲手弹出的音乐,还在心里上得到老师大大的肯定。

妈妈放学迟了载大宝,奶奶说,大宝午睡醒来,第一件事,自己坐在钢琴面前,弹琴。

妈妈听得不耐烦,说,‘你可以不可以不要弹了?很闷啊。。。都是这几首歌,妈妈听得要吐了’。

大宝笑眯眯的继续弹。

奶奶说,‘让他弹。。。让他弹。。。’

大宝跟爸爸的练习一个星期怕最多也两次。大宝他依旧一本正经的当一件严肃的事来做。丝毫不见马虎。

本来以为,妈妈要用藤鞭逼大宝练琴。没想到,事与愿违,妈妈还要大宝少弹一点。

大宝弹琴,小宝就捣蛋,吵闹得很。妈妈往往把小宝赶走,再让大宝快快弹琴。妈妈可不想站在旁边维持次序。

我家三个男人真奇怪。

三只动物,三只动物,跑得快,跑得快,一只喜欢弹琴,一只喜欢捣蛋,一只喜欢看电视,真奇怪。。。真奇怪。。。

妈妈不会弹琴,唱唱歌,还是行的。

Read Full Post »

小小琴童

大宝弹琴的旅程开始了。旁人劝言,学琴不是一条易行之路。就连钢琴老师也这样说。从爸爸的表情就可以略猜一二。

爸爸说小时候学琴是被压着学的。长大之后,离开家,疏于练习就把手指的功力还给老师,只留下学琴过程的害怕和压力。时间被绑着练琴,是最大的束缚;又多一件事情待办,是最无奈的约束。学了6,7年的琴,就像一只作茧自缚的毛虫,虽然已经蜕变,留下的感受是无法磨灭的。

每次让阿力弹琴,阿力必定拒绝。他有他的理由。我也有我的坚持。那是我们彼此协议,不可越雷池的话题。偶尔,我越界了,会激将他,‘上帝说,没有的,连他有的都要拿去。那有的,还要加给他’。阿力还是老气在在的说,‘早就拿去了’。

如今大宝学琴,妈妈比爸爸紧张。如果妈妈不忙,妈妈陪大宝练琴。如果妈妈忙,就爸爸陪大宝练琴。这样下来,一星期只有最多两次能够陪大宝练琴。妈妈忙不过来,晚上回到家,必定问大宝,‘有练琴吗?’。

答案虽然是有,妈妈还是不放心的。不忘再多加几句,‘爸爸,你要陪他练琴啊!不要丢他自己练。’。

阿力听了说,‘这个妈妈很giasu啊’。

当下妈妈就发作了,‘不是giasu,学琴很贵啊!你让他蜜月似的练琴,我的钱是流出去的。再说,不是要练一练大宝的性格吗?’

其实,学琴的事多由爸爸负责。妈妈充其量不过当个啦啦队,给大宝唱唱歌,指指琴谱。

大宝练琴有妈妈伴唱,爸爸伴弹,弟弟当啦啦队,自然是最享受的事。

路途遥远。太远了,顾不得太多。但是眼前看见父子俩,大手小手一起在钢琴前面敲敲打打弹出悦耳的音乐,妈妈很感动。

希望大宝享受音乐。

音乐成为训练大宝的一个途径,大宝自己却也成为音乐的一部分。

Read Full Post »

大宝明年就要上小学了。妈妈观察大宝,越看越担心。

大宝是很柔软的孩子。走在公园,眼睛盯着妈妈的身影。走在百货公司,大宝拉着妈妈的手不放。看见陌生人,马上将头埋在妈妈的怀里。

大宝拿着一包饼干,递给妈妈,‘妈妈,帮我开’。

妈妈说,‘不会开,就不用吃’。

大宝费九牛二虎之力开了饼干,将饼干包装递给妈妈,妈妈铁青着脸说,‘这是给垃圾桶的,不是给妈妈的’。

大宝马上接着说,‘垃圾桶在那里?’。

妈妈的眼睛瞪得铜铃般大,‘找啊~’

大宝红了眼眶,哏咽,‘我不敢。。。’

妈妈常常说大宝是草莓孩子。外表非常好看,可是用力一捻,就烂了。大宝的领悟力非常高,功课很好。妈妈带大宝到图书馆,儿童部,大宝拿了一本本的故事书,毫无困难的读起来。

妈妈心底里是担忧多过喜悦,妈妈不希望大宝变成知识的巨人,生活的侏儒。

很久以前,阿力问说,‘你会赞成孩子将来寻求自己的梦想吗?’。我想了一下,‘我会’。这个‘我会’会到什么程度呢?会到可以让孩子任意妄为吗?还是表面上的‘我会’实际上,从小就给孩子洗脑,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成为我们想要的人了?

如果大宝考完高中,那一段空闲的假期,他想要学美容。我会让他学。

这是我可以想象最大胆的假设了。一个人总是在自己的生存环境下被影响。他的世界是在父母所知道的世界底下,很难超越。可怜的人啊,局限于自己的观点之下。

星加坡一个怕输网站,被人点击,爆红。

http://www.kiasuparents.com/kiasu/

父母从网站可以得到最新的资料,知道哪里有新课程,哪里的课程最好,什么新的教学理念等等。我看遍了每个角落,没有看到品格两个字。我想,今天的教育已经迷失在人的欲念里了。让孩子学这么多的东西,到头来不过满足父母的虚荣。让孩子,忙得没有家庭的时间,没有思考空间,说穿了,不过为了跟着人群走。

阿力爸爸和我有共同的方向,我们希望培养独立的孩子。我们希望大宝知道,读书的目的,求知的根基就是让自己培养气质,毅力,韧性,更能够承载生命。

推敲过后,我们决定让大宝学一些艰难的东西,让他经过刻骨的寒冷,绽放美丽的梅花。其实,任何学问,只要深入学习,都是艰难的道路。

我们决定让大宝学音乐。

对于学习,妈妈有很多的顾忌。

妈妈不希望大宝的求知过程变成苦难似的折腾。任何认真的事都必须下苦功,下苦功的事,一定都是苦涩的。

妈妈希望可以陪大宝走过这一段艰难的过程,让他明白学习的真正意义在于建立自己美好的品格。让他明白,音乐,除了让他能够享受其中,妈妈希望他可以培养耐劳的性格。

学习本来应该是无私的。华人这么长久的历史只教会我们一件事,知识是自己私藏的,越少人知道越好。这是我自己非常痛恨的事。我一直教不会大宝要分享知识。但是,我知道,音乐是唯一无法私藏的事。将来,大宝要是真的成为有知识的人,我希望他的知识一如音乐一样,分享出去。

妈妈坐在音乐室里旁听了钢琴课程将近一个小时。我非常喜欢这位音乐老师。老师让孩子欢笑,鼓励,陪伴,不间断。整间房间的图画和卡片,我以为自己上了画画课。老师说,那是学生画给她的图画。

我喜欢这样与孩子互动的老师。这样的老师,除了分享音乐,还分享生命。

Read Full Post »

就凭这一张

露馅。。。如果是我拍的,我怎么会在相片里面呢?

Read Full Post »

学生看见小宝说,‘老师,小宝很像你啊~’

咦?像吗?从来都是说大宝像妈妈,很少人说,小宝像妈妈的。小宝渐渐长大,尽管外表上并不像妈妈,但是,性格倒是真有点像了。

×××××××××××××××××××××××××××××××××××××××××××××××××

妈妈小时候,闲着没事做,一个人最喜欢玩的游戏是,‘与猫斗眼’。这自创的游戏很新鲜的。玩法很简单。只要眼睛望着猫,一眨不眨,看着彼此的眼睛,一直到谁将眼光移开算输。奇怪的是,猫从来都是静静的站在柱子上,望着我,一动不动,连眨眼也不会。猫的眼睛尖尖两端,看起来很阴险,要赢这场斗眼赛,不但要眼睛耐力,还要心脏够壮才行。往往斗到最后,眼睛酸酸的,眼泪就流了下来,然后是自己对猫莫名的害怕,渐渐放大,手起鸡毛皮,寒冷从背后脊堆骨冷到头顶。那是我大概小学时候玩的游戏吧。那时候,与不知多少大大小小的野猫斗过眼睛。有时我赢,有时我输。

后来和女友谈起,她笑我说,难怪你的眼睛这么大,原来是和猫斗眼睛的结果。

在杂志看到,原来,猫在光线充足的情况下是半盲的。我看着杂志嘴巴合不上来,像是看见自己中彩票一样惊讶,天底下尽然有这样的疯子,跟盲猫比视力?原来这些年来,与猫斗眼不过是自相情愿的游戏啊!

如今,斗眼的游戏在小宝身上不但拷贝还被衍生了。事先声明,妈妈从来没跟大宝小宝提过这样的一段傻事。

前天,小宝睡觉前意外的安静。妈妈觉得奇怪,这小子在干什么啊?他一般上是嘻嘻哈哈,累极而昏睡过去的呀!怎么可能安静的在黑暗里不出声啊?妈妈爬起来一看,看见小宝用手指撑着两边眼睛,不让眼睛闭上。

妈妈问,‘你在做什么啊?’

小宝答,‘我是鱼’

妈妈又问,‘鱼在做什么啊?’

小宝答,‘鱼在睡觉’

妈妈会意过来了,对孩子这样的傻气,妈妈我是从来不责备,实际上还蛮欣赏的。这小仔还真的有妈妈当年斗眼睛的遗传啊!

×××××××××××××××××××××××××××××××

临睡前,大宝小宝和妈妈谈天。谈天,真的是天方夜谭的胡扯。今天,小宝又有新主意。

‘我要种一个哥哥,在地上挖一个洞,将哥哥种子放进洞里,埋起来,天天给它浇水,哥哥长大了,我还要放一个牌子在哥哥身上,写着,benedict’。小宝仔细的描述每一个细节,像是漏了任何一环就种不成哥哥一样。

妈妈哈哈大笑,‘哪来的种子种哥哥啊?’

小宝说,‘拿哥哥的大便啊~’

哥哥和妈妈狂笑。小宝还煞有其事的在自己的梦里幻想种出一片绿油油的哥哥。

妈妈小时候也有异曲同工的的故事。妈妈看着冲凉房将水流走的洞,常常幻想里面住着不知名的小生物。妈妈有空没空都会蹲在洞口看了又看,无限依恋。洞里面住着的大概是小小人吧?可怜的小小人,每天都要喝我们洗过澡的肥皂水,妈妈洗衣后的脏水。

心血来潮,我就泡了一杯美碌,往洞里面倒。心理面是满怀欢喜,这可是做了件好事啊!这下子洞里的小小人可尝过美碌的滋味了。有时候也偷了婆婆的咖啡往洞里倒,‘今天请你喝咖啡’小声的讲,不可以给妈妈发现,会被骂神经病的。这样,洞里的小小人喝过了鸡汤,orange水,葡萄糖,有时候也在那边尿一泡,不为人知的理由。

别说这是孩子的天真。这样的幻想乐趣,到今天依然存在妈妈的生活里。当妈妈静静的坐着傻笑,妈妈我大概是带着两只小兔子,自己是兔女郎,在草地上蹦跳;又或者,当妈妈热烈的眼光看着爸爸,妈妈大概是幻想爸爸有一只铁钩的手,遮着半边眼,一拐一拐的,我就这样疯狂的与海盗相恋。往往,这样的故事跟爸爸讲,爸爸马上回答,‘别疯了,拖地吧,这么多家务没做好’。于是,我只好以为自己是白雪公主,为186的小矮人服务了。

对生活的幻想,妈妈我当年没胆量将洞里的小小人请出来当宠物;不知道这小宝是不是真的敢拿哥哥的大便去种呢?

Read Full Post »

故事,在大宝小宝的生活里,不再是床边的事,也并不是白天空闲的事。床边故事已经成了我们生活里的拉锯战。小宝无时无刻要占有妈妈。在妈妈和爸爸谈天讲话的时候,小宝一定拿了一本书,近贴着妈妈,将书本拿到妈妈脸孔近距离,完全忽视爸爸的存在,‘妈妈,我要讲故事。一定要讲。我现在就一定要讲。’。妈妈几乎每天都要重复一句话,‘nic, 爸爸妈妈谈天,你不可以吵闹。妈妈一定有一段跟爸爸讲话的时间,是你们不可以打扰的。’小宝似乎听不见妈妈的话,依然如故,‘妈妈,我要听故事,现在就要’。妈妈拗不过,‘只讲一个’。小宝点点头,眼睛炯炯有神‘一个’。妈妈讲完一个之后,小宝必定又拿来一本书,‘刚才是我的,现在是哥哥的,也是一个故事而已’。这小仔,哥哥后面还排有爷爷,奶奶,婆婆,小姨,姑姑,Joanne… 来一个全家人与妈妈拔萝卜的好戏。尽管妈妈是巨型萝卜,经他这样一闹,实在忍不下去,破口大骂,‘你很好笑哦,一个一个,一讲就十几个。’这样的拔萝卜儿歌,天天唱,唱到爸爸大声‘呵’,音乐突然就暂时停止了。

妈妈心里盘算着,这孩子,每天给我存心大闹天宫,赌一睹妈妈这巨型萝卜拔不拔得成,实在很烦啊!一定要停唱这歌谣!

妈妈挑小宝看电视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很殷勤的抱着小宝,唱起小宝每天必唱的儿歌‘妈妈现在要讲故事,一定要,一定要现在讲’。小宝眼睛盯着电视,将头歪歪一倒,继续看电视。妈妈近距离的将脸凑近,‘妈妈要讲故事,一定要讲,一个!’,不断的吵闹。小宝意兴阑珊,闲闲的将身子斜一斜,眼睛依然紧盯电视。妈妈将小宝一手抱起,打算重复同样的话,看见小宝满脸笑意,这小仔,不是不明白的。

当床边故事进入生活,它成了,妈妈和孩子之间的游戏。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