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5月

偷偷摸摸,拿一杯又一杯的饮料倒入浴室里的水流洞里,那是我和洞口里的小人共同的秘密。后来再跟阿力提起这个秘密是整整三十年后。阿力邹一邹眉,非常同情我的表情,语气深长,“你真的有神经病啊!”

那时候,看到妈妈将洗衣水倒在地上,水往较底的地方流去,流到水流洞口,形成了小小的旋涡 ,泡泡。。。白白稀稀的流近洞口的时候散开,然后嘘嘘的圆圈圆圈,就不见了。
我突然觉得,水流洞里一定住了小小人。这样的信念突然在我小小的脑袋里住了下来,并且发芽,于是,我对这假想小人突然无原由的怜爱起来。

妈妈给我的牛奶,一半倒在水流洞里。天气热的时候,泡了一杯sunkiss 橙汁,请小小人喝。新年的时候,可丰富了,可乐,冰淇淋苏打,七喜等等,就是不给食物。自己也不懂,就觉得小小人只喝饮料,所以也只给饮料。顽皮的时候,还偷偷尿一泡,请这位假想朋友喝。

那一年我还没上学。游戏玩来玩去,自己一个人,也是精彩得可以。洞口的小人被后来的游戏取代了,也渐渐消失在成长的岁月里。如今,看到水流洞口,也毫无联想。前阵子,水槽洞口流水不畅,我还买了硝酸药水往内到,等个三十分钟再倒入热水,洗洗刷刷,只希望可以将水槽洗干净,完全没想到我的青梅竹马是不是可能还住在洞口里。

假期来了,挖出宫崎骏的动画片–借东西的小人。宫崎骏的动画往往反映人心里深处的童心。遗忘了的‘神经病’被这位大师再次请出来,心里很震撼,也是一种不能会意的感动。

小小爱利提奔走于丛林里,整个房间的花草,偷取方糖的技巧,以及她单纯对人类的信任。

她张大眼睛,说,‘不是全部人类都是坏人’。

这一切,何尝不也是我们心里的意境,一直被遗忘在洞口里,甚至用硝酸毁灭了的童心。

Read Full Post »

假期开始了

假期来了。。。

第一件事,睡一个好觉!再加上杯咖啡!

上网查看。。。是不是有海外华文书展?没有!

再上网看一看,是不是有好看的影片。。。没有!

看一看食谱,。。。洗手做羹汤了。。。阿力又咕哝咕哝。。。不要麻烦了!

哦!哦!

假期假期。。。还是先把工作清一清, 抱一抱宝贝。。。才。。。随。。。遇。。。而。。。安。。。吧!

Read Full Post »

无炊

一个星期七天,五天是无炊之日,剩下的两天,大宝要吃快餐,小宝要吃干面,爸爸想吃餐馆的菜,妈妈太忙碌,日子盘踞在电器里多过盘碟里。如果不坚持,一个星期七天,就真正的成了无炊之周。

一个家,如果没有油烟味,房子总好像不太有人气。酸甜鱼,鸡汤,豆鼓爆鸡,奶油虾,蒸豆腐,炸鸡柳,猪脚醋,玉蜀汤,药材排骨,红醩鸭。。。想到,似乎闻到假期的气息。只有假期,妈妈才能洗手做羹汤。油烟味在我家相等于假期的味道。

这一次,妹妹来探访两个侄子。周末也勉强的摸出几道家常便饭,却也知道,妹妹更想念砂劳越的本地美食。这件事,我有点抱歉,齐美不能两全。

妹妹抱怨,‘我还没吃过你亲手做的生日蛋糕呢!’

刚从运动场回来的我,嗮黑的脸,疲惫极端,‘自己冰箱拿,教师节蛋糕,很多啊!’

洗过澡,忙里忙外,也偷出时间到杂货店买了一大堆各种不同的快熟面,请远道而来的妹子吃这一包包。。。快!狠!准!的人情。

Read Full Post »

母亲节礼物

大宝,‘妈妈,明天母亲节,你知道吗?’

妈妈,‘嗯,你送什么给妈妈啊?’

大宝想了想,‘送海边给妈妈’

妈妈噗的笑出声来,‘抄妈妈的,玩臭。’

今年弟弟小宝生日,妈妈送给小宝蓝天和海边,小宝大哭的表情历历在目。

大宝拿出一张图画,‘哪。。。我做了一个海边给妈妈’

妈妈笑开来,好美哦。

小宝起个大早,穿好衣服,准备好上教堂。

在车上,小宝说,‘妈妈,我要请你吃McDonald早餐。’

妈妈望一望镜子,看到小宝严肃的表亲觉得好笑,‘你请妈妈吃早餐?有准备钱吗?’

镜子里的小宝认真地点点头,摊开手中的五十仙,‘我有!’

妈妈将车子往麦当劳驾去,到达麦当劳的时候,小宝大大的吃了一惊,‘不是去教堂吗?’

大宝插嘴,一副数学家的模样,‘妈妈,你不要听a nic讲, 五十仙只够吃空气。就连转一颗蛋也不够(玩具蛋Rm1,转一次)’

妈妈神秘的笑一笑,‘错错,ah nic的五十仙,对妈妈来说,很大很大’, 便将手摊开做一个很大的表情。

我们用五十仙变出来的麦当劳早餐。

Read Full Post »

教师节礼物

去年,当我的电邮,面子书,电话充满了教师节贺语的时候,我才突然彆见和肯定自己的形象,我是一位老师。

有那么多忘记了的,记在心的,和身边的学生祝福着一份沉闷的工作。每天在白板上写的字,学生一字不漏抄下;就连我口里讲的,学生也写在笔记本里。看到自己给予的生活例子,大宝小宝,出现在笔记本上,心里一惊,学生的专注竟然是如此的诚恳。

而我,只是教书。

多数的时候,我还是埋首于文件里面,死的字和纸,也将我的灵魂挤死了。

圣经说,将来在天国里的人就像孩子一样。我很努力的守着自己的心,小心翼翼,希望它不被参杂了,可以真诚的对人,对学生亦是。因为太过努力,所以,突然又害怕人际关系。经验告诉我,别人不一定就以诚回报,太多的隐瞒和谎言,在人际关系里一再出现。心里明明白白的,一再让自己失望流泪的,是那颗执着的心。

每天的生活,只要有一点空闲时间,就分出去给别人,– 孩子,朋友,学生,整整的占据了我。我乐意在体力透支的时候仍然听着学生的心事,而实际上,心理极需要的宁静,却也因着这一份真心交换,起了涟漪微波。层层微波间,还夹杂了自己不能推辞的责任和烦躁,轻锁于两眉之间,化不开。

化不开之余,亦喘不过气来,日日夜夜被追赶着,仿佛不能有静下来的一天。

阿力说,那是性格使然。

大学时期已经是如此的逼压自己,在满满的课程表里,还为自己排下了更多,更重的活动,密密麻麻,细细小小的事也能让我专心的当一件大事去做。是在拖累了,我只好说,停。就背起书包逃到异地当起幼稚园老师来。那三个月的生活极其单纯,只有孩子和圣经,生命的欢愉却又鲜明的挂在脸上。

联想到此,我更期待假期了。一个人闲逛,一个人在书店里啃书,一个人看电影,不一定说话,那种闲静是实在的。

别人不了解,不就是当老师而已嘛?哪来的那么多疲惫啊?

当老师是不累的,体力上可以支撑。心里的担忧和愁烦又是不可言喻的另一个境界。真正拖垮我的是那一份牵挂。

每年教师节,我都告诉学生,你们必须对所有教你们的老师有一点表示,就算是一张卡,一个祝福语,一只红笔,也是必需的。学生回报我一个讥谑的表情。这个表情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不去。

孩子,老师需要的不是那张卡片,那只笔。老师只是需要教会你,尊师重道。

Read Full Post »

换了一本新书。妈妈完全看不懂,大宝依然坚持妈妈要听他练琴。

实际上,只有爸爸才能当陪琴了。

Read Full Post »

收音机听到。。。

人家说,一个民族的文化和信仰,可以从它的语言里彆见一二。

一个能够说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民族,是自私的民族。

一个以‘民以食为天’为口号的民族,是以肚腹为首的贫民。

一个说,‘请神容易送神难’的民族,是多神的民族。

一个说,‘偷鸡不成,俎把米’的民族,是农跟的。

大宝考试期间,妈妈特别感觉到,大宝的阅读能力需要加强。一个孩子,不需要给他太多的练习,只要把阅读的能力建立起来,他就可以超越自己的家庭教育程度。阅读的孩子,可以飞出去,不受限制的。

目前,大宝小宝的语言能力还不能有什么惊喜。词句重组的练习,大宝这样写到。。。猫会抓可爱的老鼠。

妈妈把大宝叫来,问他,‘这样写会不会比较好?可爱的猫会抓老鼠。’

大宝好奇的看妈妈,‘猫不可爱。’

妈妈说,‘老鼠是人见人喊的动物,怎么说可爱呢?’

大宝依然坚持,‘猫不可爱。’

 好!好!孩子!猫不可爱。书写不可限制,阅读也是不可限制的。妈妈记得了。

××××××××××××××××××××××××××××××××

爸爸说,他共有三十几个password要记。

妈妈算一算,也有十多个。

大宝小宝听了,问,‘妈妈,我们以后的password是什么?’

妈妈莫名其妙,什么跟什么啊?

小宝又问,‘妈妈,你可以给我知道我的password吗?’

妈妈说,‘password是自己定的’

小宝更好奇了,‘我定什么password?我忘了!’

妈妈好气好笑,‘password是一直换的’

小宝,‘咦?妈妈你帮我换了什么password?’

小宝啊!小宝!妈妈不能解析你的疑问。妈妈不理他继续洗碗。

听到大宝神秘兮兮的跟小宝说,‘我不告诉你我的password. ’

小宝生气,抓狂,‘你不跟我讲password,我不跟你好’

天啊!兄弟俩竟然为了没有存在的password吵了起来。

妈妈气急败坏,‘你们什么account都没有,哪里来的password啊?’

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大宝压低声音,跟小宝说,‘原来,除了password, 妈妈还偷偷将account换了,不让我们知道。’

于是两兄弟对妈妈仇恨起来。

真是。。。误会啊!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