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2月

给小宝的信-五岁

小宝,

你一直是大家的宝贝。你顽皮,精灵,鬼怪,霸道,胆小,甚至你的无理取闹,让我们回想起来,都欣然的微笑。

今年,你五岁。你一直说,过了生日,你就六岁了。妈妈一再强调,‘你现在四岁,过了生日五岁’的事,你不肯相信。你说,去年四岁,过了年五岁,现在生日,不就是六岁吗?

看进你的眼里,你羞涩的笑笑,知道自己强词夺理。

你渴望长大,你希望自己可以像哥哥一样‘长大’了。

这一次,带你买蛋糕,站在玻璃窗前,你们的倒影。突然看见哥哥和你都已是一株一株高矮无异,可爱迎风摇摆的小草了,真是乍惊乍喜。

你的生日要到了,一个月以前,你就一直吵,你要ultraman。

妈妈说,给你三件礼物,一个‘文’字,希望你可以斯文一点; 再给你一片海,和一片蓝天。你哭了。你说,‘我不要文,不要海,不要天,我要ultraman!!!’

妈妈用尽办法跟你抬杠,就是要给你无关痛痒的东西,把你气得鼓鼓的。然后,带你到脚车店,你一眼就爱上了那一辆红色的车子。你说,‘爸爸有一驾车,妈妈又有一驾车,哥哥有,我现在也有车子了’。那种骄傲的神情,好比拥有了天地一样的富裕。

然后,我们继续我们的睡前游戏,你不再抗拒那一片海,和蓝天。你要来更多的树叶,贝壳和鱼。这些都是我们睡觉以前,说着玩,带入梦里的生日礼物。

你是妈妈的天使。你再顽皮,再不听话,依然是妈妈的天使。看到你蹦蹦跳跳,妈妈就微笑了。那份生命里真正的欢悦还是在孩子身上。这样的母子情,只有当上了父母的人才能够会意。

妈妈是宠溺你的。物质上,妈妈宠的是故事书,文具,食物,甚至电器,电脑。精神上,妈妈宠着一份不移的爱和保护。只要你要求,妈妈似乎都给你。爸爸常说,你单纯,不需要太多的溺爱,要妈妈老老实实的陪着你长大,那已经是最好的全部。一如你每天起床总会自己哼着歌曲,边穿衣,边走路那样简单和自然。

静心回想,妈妈又自觉太不可能只给你歌曲,生活里面,你总要学会眼泪这回事。只是你的眼泪,妈妈看了,也跟着流的。

对于你,孩子,妈妈希望你永远不要忘记曾经,妈妈给过你的那一片海,和蓝天。

生日快乐。

妈妈字。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我们踏浪去

朋友的孩子,我的孩子,共五个。踏浪去了。

白浪滚滚而来,孩子们在沙滩上来回的奔走,尖叫,和海浪来一场无止尽的追逐赛。

我坐在沙土上,享受孩子给生活的说明。

凉风里,淡淡的安详,然而,那份鲜明的宁静,往往被人漠视了。

望眼天上,词典说,那是穹苍。亦是上天的意识。

看得呆过去,自己夹在中间像是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Read Full Post »

水母目虾

周日,一个星期只有那么一天,全家人可以偷出一个小时往海边走走。一头栽进学校,书本,家务里,忙得抬不起头来。这样忙碌的生活有一个好处,任何一点点稍微身心的放松,都让人满足不已。不用太过豪华的享受,不需旅行,不需要五星级酒店,只要到海边散散步,就已经是金不换的满足了。

换句话说,紧凑的生活让我们更注重身体外在的松弛,过于注重我们的脑袋。

爸爸跑步,大宝小宝在沙滩上写字画画,妈妈走在海水里,寻找感觉温海水和冷海水之间的界限。突然间,看到闪闪发亮的金光一闪而过,在水面上跳跃而去。眼睛一亮,那是鱼。弯下腰再仔细瞧瞧,又不见了所谓的金光,消失得无迹可寻。

突然想起路旁摆档子卖的毛虾,心动起来,大声跟阿力说,‘等一下我要去买毛虾,路边的’。看到它的影子,想吃它。

阿力不以为然,‘晒了一天的档子,毛虾不知道新鲜不新鲜,不要买啦’

讲到玩,妈妈我是不会气馁的。两只脚还在水里,捞来捞去,为要寻找闪闪跳跃的小鱼或小虾。心里盘算着怎样说服阿力爸爸放我去买那不知道新鲜不新鲜的毛虾。

远处看见一位大叔,大叔的装备不巧就像是在抓鱼或抓虾。我跑前一看,跟大叔攀谈起来。是毛虾啊!这毛虾可是活活新鲜从海里在我眼前捞起来的。这么精彩,我决定跟着大叔走,大叔果然是经验丰富,走到的地方都是虾窝。脚下毛虾多得让人心里发毛,我不断乱喊乱跳,不是怕,是很兴奋。

大叔无可耐何的又往其他地方走去。我尾随。一路问大叔,要求买虾。

大叔说他没空,现在涨潮,虾子被困在浅滩里,一下子,退潮了,就再也找不到虾子。所以,要买虾子,要等他闲下来,或者等他的妻子过来。

我不放弃,一直跟着大叔,一边高喊大宝小宝和爸爸,要他们也来参与盛况。大叔顾我不得,忙东忙西,手停不下功夫,分秒必争的样子,自己走远去了。大叔话少,笑眯眯的,看到他左边牙齿不见了一排,右边却整整齐齐排列了坚固的牙齿,专心工作。我这闲人在一旁又叫又跳,大叔脸上也没有厌恶我的表情。

我依然在虾群中游玩。亮眼晶晶的我,远处看见大婶来了。。。哟。。大婶。。。我可以买虾了。大婶健步如飞,大叔比比手势,说了两句我听不懂的话,大婶马上明白过来,跟我们拿袋子。大婶长得像虾。。。横看直看,都觉得她很‘虾样’。可能是日有所思,物有所像,像虾。。。。完全没有贬义。倒觉得大婶能干得很。是一只能干的虾。

阿力将袋子递上,我跳跃于毛虾之间,到大叔身边。似乎忘了什么。。。回头,我又跑向阿力,大声喊,‘给我钱’。阿力递上一张红色的。我转头跑向大叔,心里也害怕,大叔会不会卖我一袋毛虾一张红币啊?心里盘算着合理的价钱,五令吉差不多吧?我可不可以跟大叔说我要两令吉啊?这片海是大家的,你的脚,我的脚都浸在里面,虾子不可以算我太贵啊。还没买,心就觉得自己被骗了。

大叔大婶拿出用具,一勺一勺又一勺将虾子装进袋子里,我的心往下沉沉沉。。。好了,好了。。。够了。再一勺不知道多少钱呀!

满满一大袋。。。我问,‘多少钱呀?’

大叔大婶说,‘不用钱’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再抬头看大叔大婶。心里的内疚浓得化不开, 希望自己可以马上离开。我因为自己口袋的红纸币,把别人框在买卖经营的局限里,低估了自己的骄傲。‘不用钱’把我的自尊买了去,贵得不得了。

不是有这样一句成语吗?水母目虾。

水母没有眼睛,不懂得避开危险。虾看到人就害怕,会避开。所以,虾和水母常常在一起。虾离开,水母亦随之。虾当了水母的眼睛。

我好比一只水母,看不见自己的虚荣和骄傲。大叔大婶的‘不用钱虾’成了我的眼睛,让我看见了自己可怜渺小。

活该水母!小人之心!

Read Full Post »

种了两年多的酸吉树终于开花结果。

开花结果,多么美好的事。

读书读得气馁。越读越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少。读过又忘了,不读,又没有内容可以写。越读越心急。心里的焦虑,越读越盛。

孔子有个弟子名叫冉在。冉在一次思考问题,想不通。坐在树下,想到了午饭时间,还不见人影。孔子差子贡叫冉在回来午膳。子贡回报孔子,冉在不用膳,因为问题还没想通。学生们都讨论,到底冉在有没有必要这样思考问题。有的人说冉在浪费时间,有的人说,冉在不舍的精神是读书应有的态度。

学生问孔子。

孔子回答说,一个人只读书不思考,就是不懂得整理所得的知识,一无所获。

一个人只思考不读书,其实也没有学习,因为他没有东西可以思考。

这下,我恍然大悟,我缺少了思考的能力。

要开花结果,眼下只好一步一步慢慢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再远的路途,也需要迈出脚下的第一步。

但愿我开窍,读过之后,思考。

酸吉树砍了吧。种一棵苹果树,在树下思考,学会思考之余,还当上了牛顿。不失为烂漫的事。

Read Full Post »

水饺

朋友拍的照片,很喜欢,因为有很多支持的手。

吃水饺吃一半,大家起哄,起哄,来来。。。拍照。。。不到五秒的事,咔嚓。。。

这么多手。。。请大家自己认领。

:)

Read Full Post »

新年过后

新年忙,累,慌。孩子玩疯了心。

开学之后,孩子静不下心,妈妈每天回家都要面对大宝小宝不去学校的问题。带孩子到海边散散步。

好久没到海边。凉风吹来,斗数精神,心里不禁喜悦。

大宝新年过后天天上学都哭。口里嚷嚷,‘我要妈妈。。。我喜欢妈妈。。。我要一直跟妈妈一起’

‘为什么妈妈不要生我是弟弟?’

“我真的很sad”

“我很想妈妈”

“看不到妈妈,我不能跟妈妈玩”

妈妈哄骗哄骗,越闹越热。爸爸藤鞭扫下去,四鞭,大宝只好就范了。

讽刺的是,妈妈的研究报告不巧就是school readiness. 朋友说,应用你的心理学知识。我气馁得可以。

爸爸短讯过来,‘reasoning does not work’. 我似乎看见大宝胜利的笑容。

心理学的东西,要‘爱’,要‘沟通’,要‘了解’,要‘让他预备好’, 要‘尊重他’。嗨。。。把它丢了吧!

操练孩子的时候,父母的心真的要坚定。太多的妥协,太多的理由,太多的人权只会让孩子牵着走。

小宝稀里哗啦哭了两天,爸爸一鞭,他马上把心情转过来,不再哭了。

Read Full Post »

小小琴童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