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天堂啊,

你在哪里?

我们都喜欢上天堂

天堂没有计算,没有缺乏

我们不喜欢下地狱

地狱只有贪婪和骄傲

天堂啊,

你别让地狱和我们连线好吗?

你别让我们与地狱在面子书里是朋友好吗?

天堂啊,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在哪里?

哪儿没有讯号吗?

天堂啊,

你到底在哪里?

××××××××××××××××××××××××××××××××

孩子,妈妈在写这首诗的时候,心里担忧的是你们的将来,

将来会不会有公义?会不会依然是非不分?会不会清洁?

妈妈相信上帝有他自己工作的方式,

孩子,

天堂在一颗一颗你努力剥开的糖果里,尝一口,他果然还是甜的。

只是剥开那粒糖,手指却流血了。

Advertisements

天堂啊

你在哪里?

我们都想上天堂

因为天堂是充满零食的地方

而不想下地狱

因为地狱是充满功课的地方

天堂啊,

你能微信告诉我你在哪里吗?

你能面子书告诉我你在哪里吗?

天堂啊,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在哪里?

哪儿没有讯号吗?

天堂啊,

你到底在哪里?

××××××××××××××××××××××××××

这是一篇功课,大宝写完之后随手丢在桌上,让妈妈捡来读。

现代的孩子,现代的语言,现代的烦恼啊!

童言母语

闹钟响了好久,妈妈依然起不了身。阿力确定我起身了,一旁闲闲的说,”你开了一晚上的火车,一定很累。”

他接着忍不住埋怨,“被巨声吵醒,起来看看何事,原来有人开火车。”

我呢可是被slugterra 追一个晚上,累到极点。对于阿里的牢骚,不理有他。

早餐的时候告诉孩子这件事。

大宝说, ‘slug小小只而已哦。’

妈妈说,‘我梦见大大只的啊!’

大宝为我开脱,‘哦~~~那是Goon Doc!’

妈妈,‘不一样吗?’

小宝说,‘GoonDoc 是坏人来的,会控制人,去你的脑里面,不懂去哪里跟你打架。可是你还是躺在那边,可是你是跟他打架。可是你就是会输。’

在小宝那么多可是可是可是下,妈妈抓到了点眉目。哦~~~长长叹了一气。那要怎样打才赢啊?为要确保下次做梦我会打赢,探探军情才好。

小宝接着,‘如果是火的,你要用冰和水;如果是冰的要用电。。。’

哦~这样啊!

妈妈一脸茫然,‘可是我梦见哥哥拿hawkeye 的箭去打slug哦’

两个儿子异口同声,‘不可以!’

小宝兴奋的餐椅上站起来,‘要用那个zhe ke 放下面,再zhe ke , 然后开枪’ 比划着手,上下摆动,开枪一样的手势。zhe ke zhe ke …有模有样。

我顿时茅塞顿开,‘原来这样啊!害我匆匆忙忙,临走拿了把刀,想要帮哥哥磨箭’。

大宝陶醉在妈妈的梦中当着自己的英雄,笑眯眯的脸,笑意漾开来,显得有点神志昏乱。。。

这等世说新语,大概也只有我的两个宝贝孩子懂得跟我掰,如此认真看待梦境,不肯矫情,可谓痴人也!

七夕

早上,妈妈开车送孩子去学校。

妈妈说了一篇七巧节凄美的爱情故事。

小宝半边身子挂在车子的沙发上,另一边手在空中摇摇晃晃,“妈妈,现在哪有牛耕田?没有牛郎啦!机器郎!”

妈妈继续掰,“诺,那天空喜鹊搭起情人桥,让牛郎和织女见面,一年就这么一天”

小宝,“没有ipad吗?可以facetime 天天见啊!”

妈妈不理有他,继续的开车。

小宝自言自语的完成他自己的故事“机器郎和ipad女”

大宝依然在梦中,愣愣的,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机器郎和ipad 女”

天边的云彩都镶有金边。这美丽的早晨!

七夕,机器郎和ipad女,情人节快乐!

撑船的老伯把乘客靠岸后,天色已经暗下来。水里的鱼跟老伯说,‘我们回家吧!’

老伯望一望天空,不放心的说,‘还不是太晚,再等一等,可能还有乘客要过对面江’(对面江是沙捞越的熟语-对岸的意识)。

河拌的淡水虾闪着晶晶的眼睛,让河水闪闪发亮,远远近近。

淡水虾彼此嬉笑的说,‘过江几块钱的生意,他以为他很重要,死守着不肯回家,他只是一个穷老头罢了。’ 说完,在水里游来游去,讥笑的表情在水里散开去。

老伯枯瘦的手紧抓着浆,热风吹在他单薄的衣服上,两鬓汗水流下。 老伯的脸上没有疲累,淡淡的笑容漾开来。

*******************************************************

去年丰收节假期,拉让江发生了翻船事件。超载30多人,造成了20多死亡。载乘客的船只有两种:大的快艇称之为express, 小的像老伯的船,三三两两停泊在河岸负责近的地区。

学生丰收节假期后回到学校,说,Kitak naik prahu。。。他也在船上。他断断续续用他的言语参杂着国语诉说着他的经历,我只听懂一半,一半用猜的。说完神秘兮兮小声的,‘老师我带来了umai(鱼生), 婆婆做的,放在你的桌子,你记得吃’,把刚才心惊胆跳的经历画上句点。

第二天早上再看到他的时候,他问,‘udah Makai? (吃了吗?)’

第一次,我用着土语回答,‘udah (吃了)’。

婆罗洲是全世界第三大的岛屿。它由砂劳越,沙巴,印尼共享。 砂劳越天然资源之丰富,无可比拟: 石油,天然气,油棕,木桐,胡椒等等。我们并没有富裕,甚至一条桥,一条通往家乡的马路也没有。我们没有埋怨。我们最富足的地方在于我们和平相处。圣经说,吃素菜,彼此相爱;强如吃肥牛,彼此相恨。 在这里,不同种族,和平相处着,吃着彼此的食物,说着彼此的语言。

一如老伯撑着船,上下船的时候我们都记得问,‘udah Makai?’

操步项目

学校运动会,大宝说他被选到了运动项目。什么项目呢?操步!

妈妈心疼极了,操步呢!最近的天气,走出去都晕晕热热,背脊湿透。怎么能够让我的王子在毒热的烈阳地下暴晒呢?

奶奶很努力的祷告希望好天气,担心的程度比自己当年当老师有过之无不及!

饭桌上,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大宝运动会。爷爷说,不要太早去,老师没那么早到。大宝一生最怕迟到自然不同意。爷爷又说,中午回家。大宝又不肯。奶奶说,不如早上爷爷载去。爸爸说,他自己载去。奶奶千交代万交代要喝水,接着又说中午带水给大宝换。爷爷说他要打包某间饭店的鸡饭给大宝当午餐。爸爸奇怪的问,那间鸡饭店不顺路啊!爷爷理直气壮的回答,不要紧,那间好吃,我会把一半肉拿起来。奶奶一旁说,叫打包的老板分少肉。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大宝无奈的表情,在鸡饭怎样打包的话题里放大放大。

爸爸阿力说,不要给他太多意见,他很乱。

妈妈说,孩子,你看你够幸福吧?那么多人疼你。

看到你骄傲的操步在队伍中,妈妈又是说不出的感动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tpkx9xKvT4

边走边长大

 IMG_7689